首页

首页  »  人妻意淫  »  珊与鱼水之续篇

上一篇:出卖前女友的身体,美丽的身体就是应该和大家分享,露脸 下一篇:和守寡多年的母亲住在一个小院里

珊与鱼水之续篇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
鱼水和珊的故事(幸福的夫妻游戏全集)我想各位大大都看过吧共计有八部小弟努力寻找终于找到一篇后续文
章,大家一起分享千万别发重了,嘿嘿狂蜂、浪蝶、鱼水、珊之相见欢在网络上发表过数篇情色文章后,日常生活
中也不自觉得起了些化学变化,拜读了几篇「鱼水之妻…珊」的作品后,内心深处对这位未曾谋面的情色作家,充
满了好奇与向往。好奇的是,珊的配合度之高,鱼水的鬼主意之多,不禁令我啧啧称奇,珊之文章写的非常平实,
平铺直诉的写风,虽没有华丽的词汇,但却满足读者偷窥的心里,向往的是,珊与鱼水之间,确实享尽男女间鱼水
之欢,大胆的刻画出淫男欲女所追求的极乐。


在台吻写文经历一些时日,平时读者与作者的响应,都是针对文章提出见解,但今日不知哪条神经不对劲,居
然在「珊」的文章里与她对话,由于,同是情色写文者,彼此都抱着好奇得情形下,相约下星期见面,并携带男伴。


为了达成与「珊」的邀约,我决定说服久未上网的狂蜂陪我一起赴约,狂蜂是一位工作狂,平实很难得会与网
友碰面,再加上没时间,所以他婉拒见网友的机率也更多。


下班前我拨打电话给狂蜂,话筒中传来沙哑低沉,充满疲惫的声音,我将与珊邀约之事告知狂蜂,他先是犹豫,
但在我的磨工,与嗲声撒娇下勉强答应下来。


终于,到了我们相约之日,在临出门前,我在家将自己彻底的清洗干净,并做了一番打扮,翻开衣柜犹豫了好
一会,本想穿着保守的裤装,但受到文章里的描诉影响,深恐自己的穿着太老土不入时,竟随手拿起去年到巴黎购
置的连身裙。


那是一件细肩的黑色连身露背裙,裙摆长度约膝盖上二十公分,质料则是莱卡弹性棉,所以穿在身上非常紧身,
背部裸露了一大半,由于背部过于裸露,索性连胸罩都放弃不穿,两侧则是绳索交错大胆的缕空。


我刻意选了一件窄细的丁字裤,裤腰是一条细的不能再细的黑绳,臀沟部分也是细黑绳,臀线的尽头,镶着闪
亮的人工钻,不但光彩夺目,更是性感诱人,黑绳的宽度仅能遮住菊蕾中心,两侧清晰可见充满皱则的菊蕾周遭,
穿上丁字裤之后,走到一大片落地镜前转身审视臀部,从后面看起来彷佛真的没着内裤,整个臀形隐约可见,诱人
的程度绝对百分百。


此时,远处传来汽车喇叭声,打开窗户往外探,狂蜂的车子已经停在巷口,在车上对着我招手,我赶紧打开鞋
柜踩上细跟的高跟鞋,临出门前,再外罩一件黑色透明薄纱后,匆忙的走出大门迎向狂蜂。


从大门到巷口约五十公尺,但我却感觉如同走了五百公尺似的,路上的行人与我交错而过,每个人都被我性感
火辣的装扮所吸引,不时的听见旁人窃窃私语:「喂,你看那女的好象没穿内裤,侧面看过去从大腿处到腋下空无
一物,我看不只是没穿内裤,搞不好连乳罩都没穿。」虽然有人议论我的装扮,让我觉得不自在,但内心却感到自
豪,毕竟要装扮性感诱人,前提下还必须有胆识,更要有一对傲人的双峰,以及曲线曼妙的身材。


五十公尺的路,感觉好象在走伸展台,走路时扭腰摆臀的晃动,窄细的丁字裤深陷两片阴唇间,下体不断的遭
到摩擦,使得穴里微微湿润,打开车门坐上狂蜂的休旅车,抬腿跨坐时,裙内风光被眼尖的狂蜂一览无遗,狂蜂故
做擦口水的表情消遣我说:「蝶,你是去约会还是去勾引男人。」我媚笑的说:「既是去约会,也是去勾引男人,
嘻嘻!」在赴约的途中,狂蜂的眼睛余光一直停留在我的粉腿上,裙摆也因坐下而往上缩,内裤隐约可见,当红灯
停下时,前方的机车骑士,不时的透过照后镜往后瞄,更有大胆的骑士停在车旁直接窥视,逼的我不得不双手紧压
裙口。


当车子再度行走时,狂蜂将手搭在我腿上,指甲尖轻轻搔刮我的粉腿,似有若无的刮弄着,我瞪了他一眼,试
图阻止,但是非但没有效果,反而变本加厉的摸向裙口,还好我的双手在裙口处把守着,未让其越雷池一步,但狂
蜂的手三番两次试图突围,看他渴欲一抚私处,而自己也被搞的心神不宁,索性城门大开,引清兵入关,双腿微微
张开,狂蜂见我放行,立刻将手指头抵住阴蒂的位置,隔着丁字裤抠着敏感的阴蒂。


在光天化日下,手指头爱抚的快感,显得格外的刺激,当再次遇上红灯时,狂蜂立刻将排档杆排入P 档,侧身
埋首在我的双腿间,将丁字裤拉到一边,舌尖对着阴部做猛烈的攻击,我激情的抓住头顶上的扶把,一手压着他的
头往穴里塞,喉间发出浪叫:「啊…你……好…坏…嗯嗯…啊啊啊……」或许是在光天化日下,又是在车上随时可
能被发觉,因此感觉格外的刺激,一个红绿灯的时间虽然短暂,但我却在极短的时间内,犹如跑百米似的,迅速达
到高潮,满足而兴奋的看着狂蜂,此时候面传来汽机车喇叭的催促声,狂蜂赶紧起身换档、加油,一边开车,一边
伸出舌头将唇上残留的阴精卷入口中吞食。


高潮过后的我,仍然心跳不已,脸上红晕未退,羞怯的看着狂蜂卷食阴精入口的表情,低头一看,狂蜂的裤裆
高高隆起,于是谄媚的靠在他的肩上,在他耳边低声的问:「老公啊,要不要婆帮你消肿啊?」他一边开车,一边
笑着点点头,一手拉着我的头往下沉。


我推开他的手,解开安全带,转身低下头去,双手灵巧的解开拉炼,将一根粗壮黝黑的肉棒拉出,舌尖轻轻点
击马眼,一手套弄着肉棒,舌尖在龟头上舔绕了一会后,先将龟头含入口中吮吸,进而吞吐肉棒,狂蜂不安分的右
手将我的裙子往上拉,令我的美臀对着窗外,当红灯停车时,我还茫然不知的努力吞吐肉棒,而狂蜂竟大胆的将电
动窗往下压,一旁的女机车骑士似乎察觉车窗摇下,好奇的往右一瞥,正巧看到我在车上为狂蜂口交,当我吐出肉
棒改吞为舔时,总觉得听到车外吵杂的机车声,抬起头来,眼睛一张,才知窗户被开启,当我的目光与女骑士交会
时,顿时让我觉得尴尬脸红,而女骑士也脸红的把脸转向一边。


正准备调整坐姿时,猛回头,却发现我座位的窗户也被打开,陡峭的臀部,窄细的黑绳深深坎入唇间,湿透的
丁字裤完全暴露在外,淫翡的画面,惹得旁边的汽车驾驶人打开窗户,欣赏美艳绝伦的玉臀,顿时让我糗的无地自
容,赶紧关窗,拉好裙口坐下,嘟着小嘴痛骂狂蜂,并在他的大腿上重重的捏了一下,听到哀嚎声,方使我怒气稍
减。


狂蜂见我生气,于是百般的安慰,碰到红灯停车时,硬是将怒挺的肉棒收回裤子里。当车子开到华纳威秀后,
我们在附近的停车场将车子停好后,狂蜂搂着衣着暴露的我走在大街上,一路上,一对对的眼睛望着我,并不时的
有人回头望着我的背影,离赴约地(星巴克)的这段路上,我开始后悔不该穿着窄细的丁字裤,虽然路人对我的视
奸,我早已习以为常,甚至于感到兴奋,但最让我感到无法忍受的是,丁字裤深陷唇缝,走路时摩擦所带来的快感,
早已让我的内裤湿透,一股黏搭搭、湿淋淋的感觉,总让我觉得下体发出浓郁的淫水味,路人都能闻到,让我有种
随时会崩溃的感觉,更可恶的,是狂蜂不时的揉戳我的臀部,即使在人多的地方也不放过我。


在星巴克门口张望了一会,一辆出租车在车阵中疾驶,方向灯一打,车头一歪,迅速的插停在门口,先下车的
是,一名长相斯文的男子,接着走下来的是,装扮火辣、身材曼妙的女子。两人一到星巴克,同样是左右张望,当
我们四人目光交会时,狂蜂用手肘顶了我一下,示意要我去搭讪,虽然有些紧张,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搭讪:「请
问…你…你……是珊吗?」珊,眼睛一亮,立刻笑说:「我是珊,你是衣蝶哦!很高兴能跟你见面,我帮你介绍一
下,他就是鱼水。」珊的话刚说完,鱼水礼貌的伸出手与我相握。


跟着,我拉着狂蜂对鱼水夫妇说:「他就是狂蜂,也就是「我的网络恋情」里的男主角,嘻嘻!」狂蜂似乎有
些不习惯,虽然表情有些蝒腼,但还是大方的与鱼水夫妇握手。


我与珊各自拥着男伴走入星巴克,两名男生在找到室外座位后,分别帮我们去柜台点咖啡,我跟珊两人彼此互
看一眼,同时露出会心一笑,为了打破窘状,我先开口问珊,写文多久了?怎会想要写色文?


在珊回答的同时,我仔细的端详一下,发现珊的身材比例很美,身高应是与我相仿,高度约在一六八公分,穿
着也很大胆、入时,上身是一件紧而窄的小可爱,长度很短,整个肚脐眼完全裸露,里面肯定也是没穿胸罩,因为
隐约可以看到激突。下半身着短裙,低腰而又超短的裙子。


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一眼,这一点,从她身后的男生眼光里透露出来,我好奇的起身,表示要去拿烟灰缸,走到
珊后面,看见珊的性感丁字裤,裤头完全裸露在外,裸露的程度几乎达到三分之一,臀沟明显可见,雪白的臀部,
让男生为之倾倒,为之疯狂。


当我拿着烟灰缸回坐后,我低声的说:「珊,你好辣哦!短裙后面丁字裤都跑出来跟大家打招呼了,后面的男
生都在偷看你耶。」我边说,边注意珊的动作。


珊在得到我的警示之后,微微起身调整坐姿,但看得出她左右为难。因为裙子实在够短,裙头不但够低、而且
宽松,往上拉,虽然可以避免股沟外露,但这样前方又会露出私处,在无计可施下,珊只好将身体坐着挺挺的,脸
红的对我说:「还不是鱼水,我都说了这件短裙原本够短不能再改,他却非要我再拿去改短,这下好了,往下拉,
免费请看股沟,往上拉,免费请看私处,搞的我变成all free」。


珊刚抱怨完,狂蜂与鱼水正巧手拿咖啡回坐。鱼水刚坐下,珊表示有话跟鱼水说,说完就拉着鱼水站起来,往
一旁走去,狂蜂好奇的问我怎回事,我将刚刚的情形告诉他,狂蜂眼露惊喜,又做擦口水样,我重重的捏了他一下
说:「你给我正经点,别让人看笑话,死色狼。」看着不远处,只见珊对着鱼水拍打,而鱼水还一边嘻笑,一边故
做闪躲,虽听不见他们的对话,但肯定是抱怨鱼水要他改短裙的事情。不知何时狂蜂眼睛转往我的身体瞄,看看我
的身体侧面,对着我说:「蝶,从侧面看你,感觉好象没穿内裤耶,内裤腰部的细绳,正好被交错的绳索遮掩住。」
说完手指头不断的,在我的腰上玩弄绳索。


我用力的瞪了他一眼说:「喂…别玩了,小心你把绳索玩断掉。」见他仍不听劝阻的玩弄绳索,于是在他的手
背上,重重的拍打一下。


当鱼水、珊回坐后,我们开始打开话匣子,天南地北,无所不谈。两个好色的男子,开始有意无意的看着对方
的女伴。狂蜂听了我刚刚说珊的事情后,眼睛一直在珊的身上打转。鱼水并非浑然不知,而是抱着你看我的女人,
那我也不客气日本一区不的看回去,于是目光不断的,在我的腰部扫瞄,试图侦察我是否穿着内裤。而我跟珊两人也很有默契
的,使出浑身解数,两人眼露媚光,搔首弄姿,媚诱对方的男伴,虽然大伙初次见面,但彼此谈话,越说越投机,
最后在鱼水的提议下,我们坐上狂蜂的休旅车直奔KTV 欢唱去。


在路途上,狂蜂一面开车,一面谈笑风生,眼睛不时的,透过后照镜端看后座的珊,只见珊依偎在鱼水身上,
眼睛斜视前方,目光正巧与狂蜂交会,狂蜂不好意思的将眼睛转回,当狂蜂眼神再次闪过后照镜时,发现依偎在鱼
水身边的珊,神态妖媚,大胆的将双腿微微张开,裙内风光,一览无遗,窄小的紫色丁字裤深陷两片阴唇间,些许
不安分的阴毛外露,但珊丝毫不在意,而且腿部越张越开,鱼水看在眼里,了然于胸,索性大方的将手伸入珊的裙
底。


坐前座的我,总觉得狂蜂开车似乎不是很专心,侧头看他一眼,见他眼神不时的飘向后照镜,在好奇心的驱使
下,猛然回头看鱼水与珊在干嘛,猛一回头,看的我脸红不已、心旌摇晃,除了两人热吻以外,鱼水更是将手指头
顶着珊的丁字裤,在穴口的位置上磨蹭几下后,用力往下挤压,内裤伴随着手指头陷入珊的阴道里,珊情不自禁的
在喉间发出轻哼,当珊偷偷睁开眼睛想看驾车的狂蜂时,意外的发现我正望着他们,两人顿时脸红,我赶紧转头看
着前方道路,珊急忙拉出鱼水的手,车上四人都是脸红脖子粗,只盼赶快到目的地。


狂蜂开车一向飞快,连续抢了好几个黄灯,很快的开到KTV ,车子停妥后,两对男女一前一后走着,走在前头
的珊,似乎感觉到后面有一对眼睛直盯着她的裙头,但珊丝毫不介意的扭腰摆臀,卖弄风骚。


我嘻笑的侧头问狂蜂:「怎样?珊的身材很火辣吧!我看你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狂蜂听完我的话,尴尬的
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不是很自在。


进入KTV 后,由于我们未事先订位,所以必须在楼下大厅稍后,排队的人数不少,大家在排队之余,不是看报
纸,就是看杂志,但当我跟珊进入大厅后,立刻引起众人的目光。


珊的穿着火辣,正面望过去,短裙的裙头在肚脐眼下方约十公分,丁字裤隐约可见,裙子短到不能稍微弯腰,
否则必然走光,上身更是明显的看出乳头不大,但乳房却丰满尖挺,身体一动,乳房总是晃动不已,惹得厅上男女,
纷纷投以异色的眼光,但珊似乎被鱼水调教习惯,所以非常适应在众人面前接受视奸,一旁的鱼水也知道大厅的情
景,脸上表情甚是得意,毕竟能带着火辣的女伴,怎能不受人羡慕。


而一边的我,同样接受人们的视奸,大厅上众人的目光焦点,落在我的侧面,一眼望过去就可以知道没穿胸罩,
侧看紧身裙,只见交错缕空遮掩住丁字裤的腰线,透过紧窄短小的连身裙,丝毫查绝不出臀部后面的裤线,猜测可
能连内裤都没穿,明显的激突总是引人遐思。狂蜂眼睛不止偷偷瞄珊,同时也注意到厅上人的目光。


我跟珊两人在大厅上等候,一开始就习以为常的,接受众人的注目礼,但后来却更大放浪骇行,鱼水的手经常
有意无意的,搭在珊的臀部上游离,还故意的将她的短裙往上拉,好几次珊的小屁屁几乎曝光,连我都看的胆战心
惊,但鱼水拿捏得非常好,总是在小屁屁即将现形的临界点时,再将短裙往下扯,如此一拉一扯,搞的大家心理七
上八下,我在一旁直为珊捏了一把冷汗,而珊似乎也察觉鱼水是故意的,但她相信鱼水总会有分寸。


鱼水的行径,我不知该怎么解读,是因为刺激,还是故意让大家一饱眼福。鱼水捉弄珊的同时,眼睛未曾远离
过我的身体,也不知道狂蜂是否也是故意,只见他搂腰的手,不时的玩弄交错的绳索,手指更是大胆的穿过绳索,
不断的用手指头在绳索缝内来回的抚摸,刚开始我还有些抗拒,但后来适应后,反而配合他的动作,当手指轻捏腰
部时,我会故意的做出陶醉的神情,眼神迷离,鼻翼煽动,面颊艳红,呼吸急促,酥胸微微起伏,正面看去激突隐
露。


真正的感受到穴里传来异样,那是他故意在臀部后面,手指头捏着臀后的丁字裤线头,将丁字裤往上一提,原
本已经崁入穴缝的丁字裤,无形中深陷的更严重,突如其来的动作,害我差一点叫了出来。


鱼水见我被狂蜂逗的如痴如醉,一时豪兴大起,将珊的短裙往下扯,宽松超短的迷你裙,经鱼水一拉,臀沟几
乎裸露将近一半,细嫩的双臀夹着一条细线,丁字裤的尽头,是一个金属做的心形,两边各有宽约两公分的金属流
苏。


虽然,珊对鱼水的配合度很高,但毕竟第一次与情色写手见面,心中总希望能给对方好印象。珊见鱼水肆无忌
惮的逗她,再是狂浪大胆,也难免有些羞怯,脸红低声的对鱼水说:「老公,你别再让我出洋相了好吗?大厅那么
多人,等进包厢再让你尽兴好吗?」鱼水见狂蜂与我,两人盯着珊的臀沟,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这才得意的住手。


等了约三十分,终于有包厢给我们使用了,我跟珊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总算可以不再忍受别人的目视。


进了包厢后,鱼水与狂蜂两人点了一些小菜,以及两打的啤酒后,鱼水将灯光调到最暗,而我跟珊两人则拼命
的点歌,虽然一开始,我们两人点了将近二十首歌曲,但真正唱的却没几首,因为鱼水一直劝酒,所以四人忙于饮
酒。


当酒酣耳热之际,无形之中,行为也变的放浪骇行,当屏幕正播放着重金属乐曲时,珊,竟然大胆的崛起屁股,
将短裙往上拉到腰际,性感的美臀在鱼水的腿上,左右摇晃的磨蹭着,鱼水见珊酒后放浪,豪无忌讳,索性配合演
出,一手拎着丁字裤的裤头往上一拉,丁字裤陷入阴唇间,柔细的阴毛从裤缝窜出,鱼水对着珊的臀部,重重的舔
了一下,珊,眼神迷醉,低声轻哼……「嗯」。


狂蜂见鱼水夫妻胆大妄为,于是不客气的将我搂着,右手穿越我的腋下,将整个乳房握个满怀,手掌用力的揉
戳乳房,一手将我的裙子往上拉,接着拨开我的双腿,原本紧闭的双腿,半推半就的张开,鱼水一边挑逗珊,一边
转头看向我这边。


此刻我正门户大开,狂蜂知道鱼水与珊正在看这边,不但不以为意,反而大胆的,当鱼水与珊的面前,将我的
丁字裤拉扯到一边,当我忍不住要出声阻止时,狂蜂火热的双唇立刻覆盖下来,我只能由喉间发出「嗯!嗯!」的
低吟,顿时,秀气性感的阴毛,伴随着下方鲜嫩白净的浪穴,赤裸裸的暴露。


在酒精的作祟,以及昏暗的环境里,配合着舞台效果的圆球转动下,狂蜂、鱼水,两人尽情的在我们身上挑逗,
我跟珊好象食用春药似的飙性。


狂蜂与我热吻后,身体往下一滑,头部落在我的两腿之间,将我的身体往前一拉,由原本的坐姿转为半躺,双
手一撑,将我的双腿置于他的肩上,我羞怯的转头,看了鱼水夫妻一眼,见他们正望着我们,本想阻止狂蜂,但心
中突然产生一种表演欲。


当着鱼水夫妻前,狂蜂埋首在我的两腿间,伸出湿热滑腻的舌尖,对着阴蒂轻舔、轻顶、轻勾,嘴巴紧紧贴住
阴部,将阴蒂含入口中吮吸,狂蜂灵活的舌头,令我忍不住提臀相迎,并伸手推着后脑往阴部塞,一手隔着衣服揉
戳乳房,媚眼如丝、春情荡漾的在音乐声中,发出荡人心神的呻吟,当舌尖探入阴道里搅动时,原本低吟转为高亢
的浪叫。


「啊啊……好……羞……狂……深……好深……好麻…好酸…嗯嗯…嗯嗯嗯…」当我将臀部提到最高处时,双
腿一阵颤抖,身体疙瘩大起,一股浓稠的阴精狂泄而出,满足的看着狂蜂一眼后。转而看向鱼水夫妻,此时,鱼水
看了我们大胆的性秀后,竟掏出硬挺的肉棒,双手将珊的肩膀往下一压,珊,知情识趣的蹲跪在地上,一边套弄鱼
水的肉棒,一边伸出舌尖,轻轻舔绕着红肿的龟头。


狂蜂见状,竟也站起身日本阿v视体,拉着我跪下,抬头仰望狂蜂,嘴角一歪,眼神一瞥,示意要我比照珊。


侧头看珊正为鱼水吞吐肉棒,一边套弄,一边吞吐,另一手还揉着阴囊,不时的将媚眼抛向我,眼神之中似乎
有着较劲的意味。两人眼神交会后,发出会心一笑,我转头回正,对着狂蜂怒挺的肉棒,先是伸出舌尖舔去马眼上
的淫液,进而舔绕硕大的龟头,一边舔,一边用眼睛余光,看着陶醉在珊口交中的鱼水。


灵活的舌尖舔绕完龟头后,随即滑落到龟头下方的凹槽,轻舔、吮吸,檀口微张,将肉棒身叼在嘴里,贝齿轻
轻的往下刮弄,直到根部,脸颊处碰到阴毛后,改叼为含,将睾丸含入口中,让睾丸在口中接受舌头的洗礼,一手
伸到臀沟轻轻的刮着菊蕾与会阴。当两粒阴囊受洗后,整个人钻到狂蜂的双腿正中间,一边伸手向前套弄肉棒,一
边舌尖对着阴囊、会阴、以及充满皱折的菊蕾,进行似有若无的搔刮游击。


珊,见我大胆狂浪的,钻入狂蜂腿中挑逗后,立即站起身体,示意鱼水双手搭在椅背上,在鱼水背后蹲下,双
手掰开鱼水的双臀,舌尖对着臀沟来回的舔着,当舔到菊蕾处时,舌尖微微抵住,暗中使力,让舌尖由柔软,变的
又尖又硬,舌尖轻轻顶入菊蕾中,脸颊深陷臀沟,由鱼水的神情就可以看出,他正享受前所有的刺激。


狂蜂被我舔弄得疙瘩大起,拉着我回到他的前面,怒挺的肉棒在我的红唇上摩擦,要我为他吞吐,我神情妖媚
的将眼神往上一飘,长发拨于耳际,双眼一闭,将龟头含入口中微微用力,檀口往前一挺,在龟头冠状下的凹槽顿
了一下,开始缓慢的吞入,直到龟头来到喉道口,一股欲咳反胃的感觉,让我不得不停顿下来调整气息,此时胸部
起伏甚剧,稍待十余秒后,从新调整含棒的角度,猛一前冲,鼻尖顶着小腹,整个龟头瞬间插入喉道,经此刺激,
喉道迅速收缩,吮吸了龟头几下,喉道发出强大的反胃动作,恶!恶!我立刻反向吐出。


双唇紧紧抠着肉棒回吐,脸颊也因用力而呈现凹陷,回吐后,在龟头即将离开小嘴时,猛然吞入、吐出,开始
大力的吞吐,并迅速的套弄肉棒,狂蜂的肉棒上满是我的唾液,整根肉棒看起来水亮亮的。当我正沉醉在吞吐运动
时,珊,突然问我:「蝶,你吞那么深,不会觉得难过吗?」我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没再理会珊,继续的忙着吞
吐,突然珊又开口,这次开口却让我大吃一惊,珊说:「蝶,看你吃的津津有味,似乎不错吃的样子,我可以跟你
交换吃一下吗?」珊说完后,抬头用眼神征询鱼水,没想到鱼水居然笑着点头。


这时我吐出肉棒,同样抬头望丁香五月成着狂蜂,他只是笑着耸肩,一副可以配合的样子。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又何必故作矜持,反正两相比较我毫不吃亏,我笑着站起来,伸手往后一拉,刷…一声,
身体一个抖动,双手往下一扯,整件连身裙应声而下,滑落地上,白晰无暇的乳房,经我一挺胸,更显得尖秀挺拔,
立刻吸引鱼水的目光,下身仅剩高腰窄细的黑丁,黑丁下包裹着鲜嫩的阴唇,见鱼水与珊木瞪口呆的望着,我大方
的微微低头,眼眸上勾,媚眼中充满勾魂摄魄神态。


珊见我豪放的除去衣物,当人不让的抓住衣服摆往上一撑,一对美乳绷然而出,接着将超短而低腰的短裙往下
拉,露出紫色的丁字裤,裤前是一片透明的薄纱,薄纱里蕴含着肥美可口的鲜蚌,不但明显的看出阴毛,更有不安
分的阴毛从裤沿钻出。


当珊与我互换位置,两人错身而过时,彼此高度相同,乳头交错而过,虽只是瞬间,但两人不由自主的颤抖一
下,顿时疙瘩涌现,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脸上露出慧黠的眼神,嘴角露出春情的荡意。


当我走到鱼水面前时,脸上竟然豪无羞涩,心中只想一尝色文中的鱼水。仰头送上鲜红的双唇向鱼水索吻,彼
此伸出舌尖,卷缠着对方的舌头,互吞对方的唾液,鱼水一手揉着我的乳房,一手拉开我的丁字裤,手指头探入阴
蒂里抠挖,激情的我只能发出低哼…嗯……嗯,淫水随着抠挖缓缓的流出,粗大的肉棒,正硬挺的顶着小腹,我随
手一伸,将肉棒握在手中揉戳,并一前一后的套弄,接着小嘴摆脱鱼水的纠缠,身体往下一滑,面对着肉棒,不加
思索的含入口中吮吸一番。


那头的珊也正在跟狂蜂打起舌战,狂蜂的手深入珊丁字裤里,玩弄珊柔细的阴毛,手指头缠着阴毛又拉又扯,
只见珊不断的扭动臀部闪躲,当狂蜂手指触碰阴蒂时,珊,忍不住打冷颤,随着阴蒂被揉捏在手,身体不断的打哆
嗦,淫水流出后,丁字裤更是湿透,狂蜂将珊置于座位上平躺,身体倒转过去,与珊改用69式口交。


只见珊,檀口大张将肉棒含入,狂蜂由上而下不断的,把黝黑粗壮的肉棒往下面抽送,犹如打桩机似的,一下
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快,身下的珊,只能发出语不成调的低吟…嗯……我……嗯嗯…狂蜂的舌头
如蛇一般的,钻入珊淫荡多汁的蜜穴,淫水流出后,将沙发弄得泥泞不堪。


鱼水在我的吞吐下,尽情的将肉棒深入喉道,一手拉着我的头往前拉,将我的小嘴当作浪穴抽插,当插入过深、
过猛时,我总会一手抵着他的小腹,以防过度深入,在吞吐的同时,手指往后,指甲尖轻轻的刮弄菊蕾,鱼水不断
的低哼:「嗯嗯…好……棒……好痒……好刺激。」在低哼的同时不断的颤抖。


狂蜂与珊69式口交到激情时,狂蜂抓住珊的双腿往上一拉,狂蜂直挺挺的站着,珊倒挂在他身上,双腿夹紧狂
蜂的颈部,狂蜂低头舔食浪穴,珊,因倒挂而脑部冲血,虽然这姿势不好受,但仍然抓着肉棒,一吞一吐的为他口
交。


没一会,珊大喊吃不消,狂蜂遂将她放下平躺,并将她的双腿往上一弯,变成M 字形后,肉棒抵着穴口,臀部
往下一沉,硕大的肉棒尽跟没入,珊,眼睛一张,口中倒吸一口气,惊叹的哼着:「好…好……大……胀……的好
满…嗯嗯……给……给我……」。


在吐出鱼水的肉棒后,我将丁字裤拉到一边,一手轻推,鱼水知情顺势的坐下,我站起来坐在他身上,一手握
着肉棒引领至湿淋淋的穴口,肉棒对准,慢慢的沉臀坐吞,硕大的香菇头,借着淫水的滋润,破唇而入,当肉棒被
完全坐入浪穴里时,龟头紧紧的抵着穴心,一股又酥又麻的感,觉立刻涌上心头,我双手扶着鱼水的肩膀,开始扭
腰摆臀,顺时针方向的动了起来,让穴心接受龟头的研磨,犹如磨豆般的磨着,酸、麻、酥、痒、的感觉,迫使穴
心开始涌出大量的淫水,胸前一对美乳晃荡不已,惹得鱼水张口一含,将乳房含入口中,乳头在他的嘴里被舔着、
拨弄着,并不时的被轻咬、轻扯、轻拉。


随着肉棒的研磨,浪穴里流出的淫水,一次又一次的淋上龟头,鱼水吐出奶头,喊着:「哇…好棒……衣蝶…
你好…好会磨……」受鱼水的鼓励下,我开始臀部一上一下的,让浪穴吞吐肉棒,坐吞时,臀部撞击鱼水的双腿,
他动情的拍打我的臀部,啪啪…声响,不断得充斥耳边,高潮也随之而来,我加快坐下、起身的动作,阴道内不断
的收缩,突然身体一阵哆嗦,口中浪叫:


「鱼……啊啊……不……不行…顶不住……啊啊啊…」在鱼水臀部往上用力一顶时,我的阴精狂泄而出,不禁,
虚脱的将头靠在他肩上,娇喘连连,两眼疲惫的转头看着狂蜂与珊。


只见珊的一双粉腿,高挂在狂蜂雄厚的肩上,肉棒不断的进出浪穴,速度一次比一次快,力道一次比一次重,
每一次插入都顶浪穴深处,每一次撞击都带给珊无比的舒畅,桃源蜜穴里的爱液,不断的发出「唧唧」声音,扣人
心悬的奇妙响声,让狂蜂更加疯狂的抽插,当狂蜂一边抽插浪穴,一面低头将珊的奶头含入口中时,珊,忍不住大
声浪叫:「啊……我……不行了……好麻……嗯嗯……」在高亢声中,珊的阴道深处喷发出热情、滚烫的阴精,狂
蜂见珊达到高潮,脸上红晕大起,顿时觉得该让她休息一会,遂拔出肉棒,只见肉棒拔出后,一股浓稠的阴精缓缓
流出,穴口仍一张一合的收缩着。


当所有点唱的歌曲播放完毕后,我连忙拿起歌本胡乱的又点了十余首歌曲,当音乐再度响起时,鱼水抽出穴里
的肉棒走向珊,狂蜂也向我这边走来,两人身体交错时,彼此伸手互相击掌,既有换手、又有加油的意涵。


狂蜂走到我身边,将我调整姿势,让我趴在沙发上,头部向着鱼水夫妻,沈腰、翘臀,陡峭的臀部向后挺出,
娇艳欲滴的阴唇,彷佛像是招呼肉棒进入似的,当我抬头看前方时,恰巧,珊也被鱼水调整与我相同的姿势,此时,
我与珊呈现面面相对,而鱼水也在她的正后方,肉棒顶着珊的浪穴。


我回头对着狂蜂媚笑的呼唤:「峰,来…快进来……我……我要…给………给我……」听我声声催促后,狂蜂
将肉棒顶着穴口,双手抓住我的蛮腰往后一拉,臀部向前一挺。借着淫水与阴精的滋润下,噗吱…一声,龟头冲破
蜜唇,穿越阴道,一路摩擦着阴道壁,直底穴心。重重的撞击,带给我无比的舒爽,长驱直入的动作,展现狂蜂无
比的狂野。


对面的珊,同样的眼露媚丝,因为鱼水的肉棒,正在她的浪穴里做活塞运动,只见鱼水不断的往前顶撞,一手
用力的拍打细嫩白晰的臀部,珊,虽然感觉臀部略有痛楚,但仍卖力的将臀部往后送,迎合肉棒的撞击,胸前一对
美乳摇晃不已,喉间不时发出淫荡的叫声。


我跟珊两人,同时接受后方热情的撞击,两人都兴奋的,眼睛半张半眯,彼此相对,居然也擦出火花,珊对着
我送出火热性感的香唇,双唇一到,我毫不犹豫得迎上前去,四片嘴唇紧贴后,彼此伸出舌尖,互相缠绕,暗渡唾
液,正值意乱情迷之际,珊忽然收回舌头,仰头浪叫。


「啊啊……不……不行…了…鱼水……快…我要…高…高潮……嗯嗯…」当珊发出荡人魂魄的叫声时,子宫不
断的收缩,阴道一紧一松的吮吸着肉棒,鱼水加速冲刺,抽插的速度突然由快转慢,由轻转重,口中发出低吟:「
哦……嗯嗯……啊……」大气一吐,身体直打颤抖,肉棒吐出滚烫的阳精,射入浪穴深处,两人同在达到顶峰,珊
无力的将上身趴在沙发上,喘息调整急促的呼吸,而鱼水则趴在她汗流浃背的背上,两人满足的看着前方。


受到鱼水夫妻的影响下,狂蜂也展开最猛烈的抽插,我也努力的挺臀相迎,让肉棒插的又深又重,当穴里不断
的传出,酸、麻、酥、痒、的感觉时,一股电流闪迅速闪过我的背脊,令我失声惊叫:「啊……好……酸…好麻…
嗯嗯……不行…快……要…啊啊啊……」。


高潮前,阴道里加剧的收缩,狂蜂感受到阴道变的紧而窄。饱受刺激的肉棒往前顶刺,口中哼着:「哦……好
…舒服…我…要…射…射了…啊……」在同一时间,我的阴精、狂蜂的精液,同时喷发狂泄,两人重重的,呼出深
沉的气息,无力的与鱼水夫妻相望。


四人满足的露出会心微笑,当狂蜂的肉棒从穴里拔出时,浪穴里流出阴精,混合着精液滴到沙发上,我转身将
半硬的肉棒,含入口中吞吐,并用舌尖清理残留在龟头上的液体。


珊,在受我的影响下,同样的转身含住鱼水的肉棒,将肉棒上的阴精、精液吞食干净,舌尖做最后的清理动作,
直到鱼水满意的,抚摸她晕红的脸颊,珊这才离开肉棒,拿起桌上的冰水猛喝一口。


当所有的歌曲再次播放完毕,鱼水提议一起去用餐,在包厢里,两个大男人很快的整装完毕。而我跟珊两人则
动作迟缓的穿着衣服,由于两人的内裤已经湿透不堪,鱼水提议不如不穿,因为穿着湿透的内裤毕竟不舒服。听鱼
水建议后,珊直接穿上短裙,并随手将内裤收放到皮包内,原本我还犹豫不决是否真的不穿内裤,但见珊胆大不着
内裤,在有样学样的情形下,直接穿上连身裙,同样的将内裤收藏至包包理。


在柜台结帐时,大厅上的客人以及服务生,每个人都睁大眼睛看着我跟珊,我的裙摆在包厢里的时候,因为坐
下时未拉衬,所以裙摆变的有些皱,自然变的更短,一双粉雕玉啄的美腿,让大家大吃冰淇淋。而珊的情形更离谱,
因为短裙过短,不敢将裙头往上拉,深怕私处外露,只好拼命的往下拉,但如此一来,后面的股沟完全暴露,一眼
看去,清楚可见未着内裤,裸露的程度,不输鼎鼎大名的股沟妹。


结帐时,因买单人数众多,我跟珊两人只好脸红的,站在一旁接受大众的洗礼,忍受众人对我们的视奸,两人
因未着内裤,而大厅里冷气又开的特强,下体感到一片冷飕飕,身体不断的打哆嗦,狂蜂见我略有不适,赶紧搂着
我,珊则双手交叉抚臂,当鱼水买单完毕后,我们很快的走出大门,狂蜂要我们在门口等,不久狂蜂开车过来。


上了车之后,车行不到一公里就遇上临检,警察探头入窗。当他闻到浓浓的酒味后,立刻要狂蜂下车接受酒测,
狂蜂无奈的下车表示只喝几瓶啤酒,但一旁的警察却拿出酒测器,我跟珊两人一起下车帮忙求警察,珊,一下车就
挨着警察身边嗲声的说:「警察大人,别这样嘛!人家也没喝几杯,而且我们正在赶时间,好拉…下次不会了……
你就饶了我们一次嘛!」警察见珊装扮火辣,嗲声嗲气,并且抓着他的手臂,未着内衣的乳房,不断的磨蹭,一时
间竟茫茫然,听其言让狂蜂免于酒测。


上车后,珊嘻笑的对狂蜂说:「喂,狂蜂我帮你逃过一劫,你要怎样谢我啊!」狂蜂油条的笑说:「我除了以
身相许,再不就是拿衣蝶来做谢礼了,两样你选择一样吧!」听了狂蜂的话,我忍不住一旁抿嘴偷笑。


珊却出奇不意的,在狂蜂的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下,笑说:「就这样好了,便宜了你。」一旁的鱼水含笑不
语,笑看珊的热情与调皮。


不久车子来到纱帽山,我们进入一家温泉餐厅,在餐厅里再一次的接受视奸,珊把裙子往上拉,避免股沟外露,
两腿则交叉护着私处,我也端坐正直,两腿交叉,丝毫不敢弯腰,裙底内凉冷的感觉,让我有些迫不及待想赶快去
泡汤,一方面暖活身体,一方面清洗下体,因为我总觉得下体,不断的发出浓郁的味道或许是心理作用,深恐他人
嗅到。


用餐完后,我们先在户外散步,帮助消化,走着走着,竟走到一处僻静的树林里,我见此处极为偏僻,拉着珊
问:「珊,你下体难不难受?」珊点点头表示满不好受的。


我接着提议,既然一会要泡汤,不如先来各刺激的如何?珊,愣了一下,随即脸红的点点头,于是由我先行抛
砖引玉,我回到狂蜂身边,双手反勾着他的颈部,垫脚索吻,一手隔着长裤上下的揉戳肉棒。珊,见我开始挑逗,
于是也对着鱼水做出相同的动作。


当我的小嘴离开狂蜂的双唇后,身体往下一滑,蹲跪在地上,一手拉开狂蜂的拉炼,一手将裙子往上撩,口中
含着肉棒吞吐,一手套弄肉棒身,一手在自己的浪穴上,不断的抚摸阴蒂,当肉棒被我逗的硬挺不堪时,我站起来
双手搭着一旁的树干,腰部一沉,臀部一翘,将滑腻充血的阴部向后挺出,狂蜂见状二话不说,挺棍就穴,一接触
穴口,立刻往前摆腰挺臀,粗大的肉棒应声而入「噗吱」,野外做爱不如室内,所以一开始就采取速战速决,撞击
力道勇猛无比。


一旁的鱼水与珊也如法炮制,只见珊撩起短裙,翘着细嫩的臀部,臀部后方的肉棍不断的插入、抽出,珊,满
脸春意,如诉如泣的呻吟。


珊与我如同飙性,随着抽插的力道与速度,加重、加快,我们两人由低吟转成浪叫,淫叫的声音此起彼落。


「啊啊……好棒……狂……插…的…好深…嗯嗯……给我……要…用力…嗯嗯…」我的叫声刚歇,珊的淫叫又
起。


「鱼……鱼水……用力……操……操我……啊啊…好麻……啊啊…啊啊啊…」在野外很快的,我跟珊一前一后
的达到高潮,狂蜂、鱼水,正想做冲刺时,突然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两人惊吓之余,立刻拔出肉棒,赶紧塞棍于
裤,我跟珊也吓得花容失色、,两人赶紧将裙子往下拉,拉着狂蜂、鱼水走回温泉区。


【完】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上一篇:出卖前女友的身体,美丽的身体就是应该和大家分享,露脸 下一篇:和守寡多年的母亲住在一个小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