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青春叛逆  »  九阳4~6

上一篇:香山玉踪引子+第一章 下一篇:三步法搞定98后女友的菊花

九阳4~6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作者:hide1988 字数:8860 前文:thread-9069307-1-1.html

   四、紫竹情事(二)

  不是很粗,但格外长而向上弯曲的阳久久线精品具就这样没入了雪白中带着红润的柔美 之地,邬倩倩低着头呜咽叫喊着,眼睛直直的盯着交合之处,享受着许久未曾有 过的充实,万般娇羞但又异常欣喜,一股邪恶淫荡的需要从腰腹间升起。

  她为自己的反应感到害怕,也知道自己已经定亲,不该这样,但它进入阴道 后的充实,那因为弯曲度而对平日碰触不到的地方的顶触,这样的快感在石千山 身上是曾未经受过的,这让她欲罢不能,陶醉其中完全不能自已。

  李剑吟同样兴奋的低吼着,一手抱着美人儿性感结实的美腿一手环着纤细的 柳腰,享受着多汁蜜壶紧紧的包夹,片刻之后开始缓缓抽送,在少女那天生紧窄 娇小幽深的名器中不停进出。十几丈的距离,对练武之人来说真的有等同无,楚 阳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人的交合之处,看着那湿淋淋的肉棍慢慢拉出,尽 根没入,娇美的蜜唇时开时合,虽然以两个楚阳的经历来说,对这种事情都不陌 生,但此时的身体却只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初哥而已,这样激情的刺激让他忘却了 一切,本能的在肉棍上上下撸动起来。

  「啊~~哦~~好舒服,唔~~好深,师兄,好美……。」邬倩倩呻吟着,不由自 主地扭动着光滑玉洁、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在李剑吟的抽插下,本能的收缩小 腹,火热淫滑的阴道肉壁不停的吸夹着进出的火烫,美妙难言的感觉让她的呼吸 越来越急促,身体随着李剑吟的抽插疯狂的摇摆。

  身前美人儿娇羞火热的回应迎合,让李剑吟的操干越发凶猛,这样抽插了上 百下,似是还不过瘾,又将邬倩倩翻转过来,让她扶着紫竹,弯腰翘臀摆出淫荡 的姿势。那绝美的弧线,斑驳阳光下雪白晶莹的肌肤,顿时让两个男人看花了眼。

  「快,快嘛,唔~~好痒……。」许久没有动静,邬倩倩忍不住转过了头,从 香肩处情迷的看着木呆呆的男人。

  「师妹,你真的好美,石千山他何德何能,能得到你的青睐!」李剑吟怒吼 一声,撩起邬倩倩半掩着雪臀的衣袍,狰狞如弯月般的肉棍再次没入淫滑的肉穴 之中,随着他越来越重地在少女窄小的阴道内抽动、顶入,那天生娇小紧窄的阴 道花径也越来越火热湿濡。

  不愧是名器,即便骚水已经分泌了不知多少,但也仅仅在肉棒的抽带下流出 了些许,大部分依然被收在穴中,浸泡着其中的肉棍,嫩滑的阴道肉壁在肉棒的 反复抽插下,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紧紧缠绕在进出的肉棒上,无比舒爽的快感 让李剑吟的挺动越来越沉重,越来越疯狂,邬倩倩那哀婉撩人断断续续的娇啼声 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

  「啊~~嗯~~啊~~唔……。」

  邬倩倩似是忘却了一切,完全沉浸在了波涛汹涌的肉欲快感之中,根本没发 现自己的叫声完全超出了心中的底线,星眸暗掩,秀眉轻皱,樱唇微张地娇啼声 声,好一幅似难捺、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迷人娇态。

  「好美,好紧,水好多,嗷~~师妹,太爽了,这样的宝穴,怎么是石千山那 种货色能够独享的……。」

  湿热紧窄的蜜穴,少女情动的呻吟以及那迷人的娇态,让李剑吟欲火越来越 高,他一边抽插一边捉住了邬倩倩一条颤抖的美腿,在她的娇呼声中,猛地提起 驾到了自己肩头,两条玉腿顿时一上一下呈一百八十度打开,然后将肉棒向那玄 奥幽深、紧窄无比的火热阴道深处狠狠一顶。

  这样的姿势让两人的耻部紧紧贴合在了一起,他的阳物深深的进入了少女阴 道的最深处。

  「啊~~好深,啊~~太深了……。」

  正沉溺于欲海情焰中的邬倩倩,眉头紧皱,小嘴大张,在这又狠又猛地一顶 之下,发出了不知是痛苦还是兴奋的娇呼,只感到那巨大的龟头在自己深处的花 蕾上一触,那敏感之极的地方被顶到,身体不能抑制的颤抖起来,有些疼,但更 多的是那种难以言喻的美妙迅速的蔓延全身。

  她一只手扶着竹子,另一只手迷乱的抓住李剑吟的屁股,雪白粉嫩的可爱小 手上,十根纤纤玉指痉挛似地抓进他的肌肉里,绝美的容颜,完美的身体,加上 那淫荡无比的姿势,让正在观看这场大戏的楚阳欲火陡升,越来越压抑不住,随 着邬倩倩的的呻吟,楚阳闭上了眼睛,一股股浓白的精液喷发而出。

  楚阳这观看之人都忍不住,更何况身在其中的李剑吟。

  「干!师妹,你,你~~嗷~~我不行了!」

  在邬倩倩穴肉的强烈紧缩之下,李剑吟大吼一声,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耻 部死死的抵在穴肉之上,似是要将卵蛋也一起挤进去一般,随着他的大吼,将一 股股精液送进了少女的阴道之中。

  「啊~~好烫,好美,啊~~师兄,我也要,啊……。」

  伴着少女的娇喊,正在大力喷射的李剑吟,只感觉身下这千娇百媚的少女, 那洁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软阴阜一阵急促地律动、抽搐,紧接着那 湿热的肉壁一层层不住的夹裹着其中的肉棍,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吸力不停的 吸扯着龟头,似要将自己的精华完全吸咂而出。

  足足持续了近一分钟,脸色已经煞白的李剑吟才反应过来,靠着眼中的一点 点清明,身体猛地后退,带着汁水淋漓的淫液,将肉棍从少女蜜穴中拔出,身体 一个踉跄萎顿在地,随着他的肉棍离开,在邬倩倩雪白平滑的小腹和阴阜一起一 伏的狂乱颤抖中,少女那湿漉漉、亮晶晶,玉润无比的嫣红玉沟中,微微张开的 粉红小肉孔一阵无规律的颤动,一股乳白粘稠的玉女爱液伴着精液狂泻而出。

  「果真不愧是名器!」李剑吟一脸后怕的看着眼前狼藉不堪的迷人三寸之地 低喃着。

  许久,瘫软在地的邬倩倩才悠悠醒来,「师兄,我,我怎么了?」

  「没,没什么!」李剑吟站起身,「师妹,时候不早了,我们去找孟师叔吧!」

  「都是你,非要~~非要这样,把人家都害成什么样子了!」邬倩倩也清醒过 来,潮红的小脸上,一双美眸又惊又怕的环顾四周,一边擦拭下身一边站了起来, 匆忙而羞涩的穿起了衣服,「唔~~好舒服呢,身上暖洋洋的,这是怎么了?」

  「能不舒服吗?吸收了我这么多功力!」李剑吟眼神复杂的看了邬倩倩一眼, 低声嘟囔着。

  「师兄你说什么?以后,以后我们不要再这样了,我都已经……。」邬倩倩 又羞又怨的嗔怒道。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不过师妹,石千山他……。」

  看着穿戴整齐的两人,楚阳知道没什么听下去的必要了,看了一眼邬倩倩, 轻叹一声,飘身而去。

  日落之后,楚阳接到了师傅外出归来的消息,激动之下也顾不上稳固九阳剑 尖给身体带来的变化,随着谈昙奔向紫竹园议事厅,刚到门边,便听到了一个让 他恨到了极致的声音。

  「师傅,是哪个贼子将你伤成这样,请师傅明示,千山定将他……。」

  「好了,咳咳~~,你有这份心,师傅就很欣慰了,楚阳、谈昙要过来了,不 要让他们知道。」

  「师、师傅……。」楚阳哽咽着,看着眼前十几丈外坐在厅堂中央的白面长 须男子,眼睛顿时湿润了,就如过了一个世纪一般,孟超然说是自己的师傅,却 如同父亲,襁褓中将自己一手带大,上一世就是因为此次出行受了重伤,才让石 千山有了可乘之机,导致了后来的惨剧,以至于楚阳的性格大变。

  转过头,看向方正脸盘,面带微笑,一脸正气的石千山,楚阳心头的怒火熊 熊燃起,这一世,如何也不能让这个人面兽心道貌岸然的混蛋得逞。

  「呵呵,莫要做这小女儿姿态,跟谈昙坐下吧,为师要与你们说一些事情。」

  孟超然一脸微笑看着楚阳。

  几人落座,孟超然含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第一件事,为师隐隐觉得这 段时间修为似有突破迹象,接下来要闭关潜修,除非有要事,莫要打扰,第二件 事,千山与邬师兄之女邬倩倩择日便要完婚。」

  有些歉然的看了石千山一眼,「千山,为师怕是不能……。」

  「师傅身体,呃,不,修为要紧,师傅放心,师弟们交于我便好!」石千山 似有些痛苦,一脸郑重的说道。

  「好!」孟超然捋了捋长须,看向楚阳,「你也已经十六岁了,不可再与谈 昙整日瞎胡闹,多点时间帮你师兄一把,好了,就这样吧,楚阳留下,你们二人 先下去。」

  五、自作孽

  楚阳静静的看着孟超然,看着他拿出一块写着楚字的紫晶玉髓,听着他淡淡 的叮嘱,便如上一世一般无二,记忆中,就是这次之后,下一次见面时便是天人 永隔。

  「都听清楚了吗?」

  楚阳木然的点点头,神情有些恍惚。

  「唉,你呀你,何时才能让为师不再操心。」孟超然苦笑一声,「记着,此 次你师兄外出福祸难料,谈昙便交于你了。」离开孟超然的房间,楚阳向自己竹 屋走去,脸上异常平静心中却如狂涛骇浪般翻腾。

  「邬师姐要跟石千山去铁云了?难道,一切真的不能改变吗?天外楼的覆灭 真的不能避免吗?……。」楚阳拳头越攥越紧,脸色渐渐沉重下来,往事从脑海 中浮现,石千山与邬倩倩去铁云,大赵与铁云征战开始,铁云国主铁补天遇刺身 亡,铁云覆灭,天外楼作为参与者被连根拔起,师傅被石千山下毒,战死当场…

  …。楚阳越想越是胆寒,记忆中一些微小的事情是有了变化,但在这样的天 下大势面前,面对大赵军师第五轻柔率领的百万大军,自己一个小小的武士还能 改变什么?如果给自己三年时间,或许还有可能,但此刻,距离铁云灭国也不过 半年时间而已。

  「第五轻柔!」楚阳念出这个名字,眉头皱的更加纠结,面对这个怪胎,即 便你知道的再多,也不会有任何把握M算是前世号称是神盘鬼算的莫天机,对 第五轻柔这位世俗国家的宰相,号称一人可当百万师的大赵军师,也只有甘拜下 风!想起莫天机,莫轻舞的绝世容颜又出现在楚阳脑海,那个怡然独立世间,只 为自己轻舞的女子,那个自己负了她一生的女子……。

  「不!」楚阳怒吼一声,莫轻舞是他心中最大的痛,这一世,他不会容许她 再受任何一点委屈,「既然我再活了一次,即便不能改变,那我也要死在你们前 面!」

  双目赤红的楚阳大喘着粗气从沉思中醒来,这才发现,不经意间竟然走到了 后山,平复了一下纷杂混乱的情绪,抬腿向着来路走去。刚到半山腰,一抹身影 出现在楚阳眼中,秀发飞舞,白衣飘飘,月光下如同仙子下凡,看到这个熟悉的 身影,一道亮光划过脑海,楚阳的眼睛眯了起来,隐隐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不 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从嶙峋怪石缝隙中看去,不远处的人由一个变成了两个,邬倩倩、石千山!

  九阳功法灌注全身,楚阳身体轻如鸿毛,隐匿着气息不断接近,直到十丈左 右才慢慢停住,入眼的景象让他一阵咂舌。

  只见白衣若仙的邬师姐正跪在石千山的胯间,一双小手轻微的扒拉着什么, 片刻之后,一坨毛绒绒的东西从石千山的衣裤中掏出,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这么晚了还让人家来,就不怕被人发现!」邬倩倩握着毛绒绒的肉团,抬 头看去,嘟着小嘴哼道。

  「嘿嘿,他们怎么会到这里,就算被发现又怎么样,你现在是我娘子,人欲 敦伦不是正该做的嘛!哦~~好舒服,倩倩,嗯……」石千山卵蛋被握着,爽的龇 牙咧嘴。

  「哼!还没成亲,怎的就成了你娘子,等铁云的任务结束再说这话不迟!」

  邬倩倩瞪了石千山一眼,握着软塌塌的肉棍上下捋动的小手忽然用力。

  「嘶……,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呢!」石千山倒吸一口冷气,怫然不悦,「你 以为我会那么傻吗?若不是你爹答应在我们动身前成亲,这种九死一生的任务, 鬼才会答应,倩倩,为了你,我可是把命都豁出去了!」

  邬倩倩愣了一下,脸色一阵黯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爹爹答应了, 我无话可说,但你也莫说这等恶心人的话,不过是为了掌门之位而已!」

  「那又怎么样!」石千山怒声道,「你跟我之前也已非完璧,早已不知被哪 个野汉弄过多少次,还装什么忠贞女子l些给我弄,不然铁云之行便另选贤能 吧!」

  邬倩倩又羞又恼,但无言以对,屈辱的低下臻首,红唇微开轻轻含住了黑色 龟头,用香舌在马眼上舔弄着,同时细嫩的小手握住肉棍一上一下的套弄着,石 千山看着身下天香国色的美人儿,一时间被舔得畅快无比,软软的肉棍慢慢胀大 起来。

  「嗷~~好爽,噢~~喔……。」安静的夜里,石千山如同鬼叫,但那胀起的肉 棍却不过一指长短,跟那硕大的卵蛋相比,就如同冬瓜上残留了一条瓜蔓,楚阳 看在眼里,心中恍然,怪不得邬师姐昨日仅仅被挑逗了几下就完全沦陷,心中似 是抓住了那条隐隐的线索。

  「哦~~小淫娃,真的好会舔,用力,嗷~~就是这样……。」通体舒畅的感觉, 弄得石千山不大的龟头绷涨得油油亮亮,每当邬倩倩的舌尖划过,他的身体就一 阵颤抖,享受了一会儿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如此,大手探下,伸进了衣襟之中,肆 意揉搓着那对丰满的椒乳。

  「嗯~~啊……。」身体敏感的邬倩倩虽然还因为刚刚的事而不满,但在石千 山的玩弄下,还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咿呀呻吟,套动肉棍的手更加疾速,小嘴又 吸又吮吞噬着乌黑的肉棒,发出啧啧的声响。

  「嗷~~师妹,嗷~~轻一点,别这样,我,啊……。」石千山哪经的起这狂风 暴雨的攻势,没两下龟头狂涨,一脸纠结的看着邬倩倩,邬倩倩哪里会理他,不 仅没有停下,反而吮咋的更加用力。

  「啊~~我,啊啊啊!」一阵如夜枭般的低吼,石千山身体猛地一颤,肥大的 卵蛋阵阵收缩,将一股股的精液挤进了那秀美嫣红色五月小说的汹之中,足足喷射了几十 股才停了下来。

  「你,唔……。」邬倩倩有些得意有些轻蔑的看着石千山,刚要开口说话, 一股浓白的精液从檀口中涌出。

  「哼!以为这样就能结束了吗!」石千山气喘吁吁的瞪着邬倩倩,明显被她 的眼神刺激到了,右手一翻,两颗粉红色的药丸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手指一弹, 红芒闪过,没入了樱红的唇间,同时左手迅速的托住她满是污渍的下巴,向上一 抬,咕咚一声响起,药丸伴着满口的精液吞入了邬倩倩腹中。

  邬倩倩大惊之下,跪在地上大口的咳着,咳了半响,除了粘稠的白色污渍跟 亮晶晶的口液,哪里有那红色药丸的影子。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邬倩倩抬起头,惊恐的看着石千山。

  「嘿嘿,你是我娘子,我能给你吃什么?」石千山贱贱的笑着,「不过是淫 欲蛇花做的药丸而已,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谁知道你是这么一个人人都能骑的 破烂货,白费了我的千两黄金,哈~~也不能说白费,现在不就,嘿嘿……。」

  「你,你好下流!」邬倩倩气的小脸通红,指着石千山骂道。

  「我下流?」石千山怒冲冲的将手中另一颗药丸吞入口中,「我再下流,现 在也不过干过你一个女人,你呢!生的如同仙子,其实却是荡妇,我不嫌弃你, 你却要鄙视我,骚货!说!到底被多少男人干过!」

  石千山说着将邬倩倩从地上拉了起来,压在旁边圆滑的巨石上,疯狂的撕扯 她的衣服。

  「我没有,没,啊……。」邬倩倩本能的抵挡着,但在那淫药的作用下,随 着衣衫飘飞,呼喊之声慢慢化作了羞怯的呻吟,片刻之间,月光下出现了一具只 着肚兜的诱人娇躯,绝美的容颜,天鹅般的玉颈,从肚兜侧面凸出在外的半个浑 圆大奶,还有那俏挺浑圆的雪臀,修长完美的双腿……,但这极美的画面却被一 双邪恶的大手完全破坏殆尽。

  石千山淫邪的笑着,一双手肆意的在动人的胴体上上下肆虐,或许是他的玩 弄,或许是淫药的作用,邬倩倩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不堪,她用玉手捂着檀口,雪 白的贝齿紧紧咬着春葱般的玉指,强忍着身体中那令她将近崩溃的麻痒和刺激, 抑制着喉咙中的呻吟。

  「嘿!荡妇,这里就我们两人,还装什么,想叫就叫出来便是。」

  「啊~~你~~你才是,唔~~你才是荡妇,不~~啊~~不要这样,天呐,啊……。」

  「还说不是,下面都湿成这样了,你不是荡妇谁是!」

  「唔~~那是你,啊~~你给人家吃了,啊……。」

  石千山满脸淫笑的欣赏着身前美人儿那又是娇羞又是不堪的俏脸,一手捏着 她那晕红如火的桃腮,另一只手在粉臀大腿内侧不住游移,不时将他粗大的手指 深入其中扣挖一番,这样的淫弄之下,她那本就敏感的身体哪里还忍得住,说话 都开始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六、不可活

  「不~~不要,啊~~我要,不要折磨我了,师兄,啊~~倩倩错了,再也不敢了, 给我……。」

  「你到底要,嗯~~还是不要呢!」石千山双目赤红,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刚 才怒火中烧下,他也吃了淫欲蛇花药丸,此刻作用凸显,胯下软趴趴的阳物早已 挺立,却是比刚才还要大了三分。「要,我要啊~~给我,师兄,倩倩要师兄的阳 具……。」邬倩倩断断续续的呻吟着,小手探下,捉住那一手可握的火热肉棍时, 脸上出现迷醉的表情,一边娇吟一边向自己腿间拉扯,同时抬起一条粉腿,勾住 了石千山粗壮的腰肢。

  虽然知道邬倩倩那主动的情态是那淫药的作用,但楚阳还是惊呆了,昨天的 她已经够让楚阳不能置信,现在的她却是更加淫荡三分,这还是记忆中那个傲然 俏丽,如同冰山雪莲般的师姐吗?还是说,只是自己接触太少,没有发现她的本 性?简直比上一世青楼中最淫荡的妓女还要淫贱三分。「妓女…

  …。」想到这两个字,楚阳心中一痛,因为眼前画面而怒挺的阳物也有些无 精打采起来,上一世是多么混乱而痛苦的一世啊!不想去想,那纷杂的记忆却不 住涌现,为了绝情绝性,为了那所谓的九阳无情剑道,将她封闭筋脉,扔在了妓 院之中,看着一个个脑满肠肥的家伙肆意亲吻她的身体,一根根恶心的阳物塞满 她身上的每一个洞口,将无数的精液送进她的身体深处,那岂不是就是妓女?

  火红的衣衫,绝望心碎的眼神,純均台身化飞灰……,楚阳热泪盈眶,心如 撕裂一般,跪在了地上,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眼睛望向天空,这一世便是负 尽天下人,也绝不负你!

  「谁!」石千山转头看向楚阳的方向,但楚阳跪在地上,入眼的只是一片乱 石而已。

  「啊~~这么晚了,哪里,哪里会有别人,夫君,倩倩好难过,快一点……。」

  邬倩倩情动之极,小嘴呜咽着贴向了石千山的嘴巴,香滑的小舌不住翻腾, 同时,胯下的小手捉着黝黑的肉棍,上下骚弄着濡湿淫滑的穴口。石千山本就已 经头晕脑胀,被这样一番挑逗哪里还忍得住,衣服都顾不上脱下,双手钳住美人 儿的柳腰,腰部猛地用力,黑黝黝的肉棍挤开白嫩的小手,挤开湿滑的肉唇,陷 入了那淫水泛滥的嫩穴之中。

  「唔~~啊~~好舒服,师兄,倩倩喜欢你的大肉棍,啊~~好美,好相公,用力, 用力啊!下面痒死了……。」渴望许久的嫩穴被火热侵占,即便有些短小,但此 刻的邬倩倩还是舒爽的大声浪叫起来,一手搂着石千山的脖颈,纤腰奋力的扭转, 带动雪白的丰臀前后挺动,下面柔软的绒毛之中,嫩红的小肉嘴不住的吞吐着其 中的硬物,另一只手也不甘落后,从雪臀之后滑到了被淫液沾染的亮晶晶的肥大 卵蛋上肆意的揉捏。

  石千山低沉的哼哼着,被邬倩倩的浪态刺激的欲火再次高涨,猛地将她压在 了石面上,大手扣着雪白臀肉,指头深深陷入其中,另一只手提着丰润的大腿, 不顾一切如捣蒜一般狠狠的挺操起了那变得嫣红的嫩穴。

  在这狂风骤雨般的操干下,十七岁少女雪白的玉体如同大浪中的小舟一般, 颠簸起伏,蜂腰扭动,身体如乱舞的狂蛇不住扭曲,乌发在夜风吹拂下四散飘飞。

  「好相公,干我,干你的小荡妇,啊~~倩倩要死了,好美,啊~~再用力,嗷 ……。」邬倩倩畅快的呻吟着,玉臂紧紧搂着石千山的头颈,雪白的长腿一次次 开合,颤抖着夹紧,用力的扭动,用她娇嫩的蜜穴厮磨逢迎着身下肉棍的进出。

  「干死你,干死你这个小淫娃,嗷~~好爽,好紧,嗷~~这么多的水,舒服死 了,这药果真是物有所值,哦~~要,要射了……。」保持这样的姿势操干足足半 个小时,石千山终是忍不住了,身体颤抖着,死死将邬倩倩抵在了石面上。

  「唔~~射给我,倩倩要相公都射到里面,倩倩要给相公生宝宝,啊~~好烫, 唔~~好多……。」

  静静看着死命抵在一起的两人,楚阳捻着手中的石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喃喃自语道,「本来还想做那勾引兄嫂之人,让你也能多活几天,现在看来,自 作孽,果真不可活!」

  「相公,我,我还想要……。」媚眼如丝的邬倩倩扭动着身体低声呢喃。

  「嘿!我好像也还可以呢!不过,相公累了。」石千山淫笑着拔出了他那一 片污渍,但依然挺立的黝黑肉棍,大咧咧的躺倒了地上,淫笑着看向月光下赤身 裸体,连肚兜也不知去向何处的绝美胴体。

  「坏蛋,就知道作弄人家,相公,以后,人家就乖乖的做你的小娘子……。」

  邬倩倩迈动长腿,走动之间,微微有些红肿的嫩穴因为肌肉的挤压流出一股 股浓白的液体,顺着大腿缓缓滴落。

  「哼!果然是个欠干的荡妇,如果不是今天把你干爽了,你就不会做我的乖 娘子是不是?」

  「好相公,不要这样说人家,唔~~以后,以后倩倩只做你的小荡妇……。」

  说话间,邬倩倩已经走到了石千山身前,背对着他分开双腿,纤纤玉指扶着 他那耸立的阳具,在他胯间慢慢蹲下,如水的月光落在她身上,美艳绝伦的侧脸 就如上天鬼斧神工的杰作,美眸紧闭,檀口轻喘,柔顺乌黑的长发如瀑布一般散 在胸前,半遮半掩着那对傲人的雪白,香艳而淫靡。

  「想做我的小荡妇?那你告诉我,这里到底被多少人进去过!」石千山忽然 用手指抵住了即将吞没肉棍的蜜唇,一脸兴奋的说道。

  「相公,不要问了,人家以后不会啦……。」

  「我要知道!」

  「三~~三个,四个,啊……。」

  「是谁!」

  「不,啊~~不能说,夫君,求求你,不要……」

  「小荡妇,今天我就要干死你,我要干破你的骚穴……。」石千山怒气冲冲 的松开了抵在肉唇上的手指,屁股狠狠的向上一挺,伴着邬倩倩高亢的呻吟,肉 棍再次没入了那一片狼藉的穴口之中。

  「啊~~啊啊!!夫君好厉害,夫君用力,啊~~倩倩的小穴是你的,用力,啊 ~~干破吧……。」这一次的交媾不仅让淫药药效完全发挥,更是引动了邬倩倩身 体最原始的情欲,她淫媚入骨的浪叫着,雪白动人的玉体随着石千山的猛力插入 拼命的扭动,胸前一对与她年龄不相称的丰满玉乳被放肆的捏成各种形状,仿佛 要被捏爆一般。

  两人疯狂的操干,不住的变幻着姿势,时而站着时而坐着,时而面对面环抱, 玩到兴浓之处,邬倩倩甚至将身体向后对折,像一个拱桥一般挺着胯部,任由石 千山骑在上边兴奋的抽插,一个时辰的时间,石千山又射了两次,最后无力的躺 在了地上,任凭还未满足的邬倩倩自由发挥。

  邬倩倩扶着身旁的巨石,横坐在石千山的胯间,丰满的雪臀,饱满如新出馒 头一般白嫩的阴阜急速的撞击着他的小腹,啪啪作响,紧窄的阴道都上,嫣红的 肉芽被刺激的如同雨后樱桃一般闪着妖异的光泽,两片肉瓣也早已在肉棍的摩擦 下变成了诱人的鲜红色,一次次的紧缩,死死筘着其中的阳物。

  「啊~~啊~~受不了,不行了,要死了,啊啊~~快,嗷……」邬倩倩淫媚放纵 的娇啼忽然变得高亢起来,美眸紧闭,晶莹的泪滴夺眶而出,她完美无瑕的雪白 玉体极度痉挛着,哆嗦着,但雪臀却旋磨的更加放肆,阴道口开始急速的收缩…

  …。

  楚阳抬起了手,眯着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邬倩倩这样的情态他昨日见到过, 自然不会忘记李剑吟当时那恐惧之极的样子,果然,片刻之后,石千山的身体忽 然开始抽搐痉挛,脸色变得煞白,那极度兴奋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惊恐。

  「不~~呃~~不……。」带着疑惑跟惊惧的石千山猛地伸出手推向了邬倩倩那 疯狂旋磨的翘臀,啪的一声轻响,一道乌光闪过,他的手停留在了臀面之上,口 中也再发不出一丝叫喊,只余喉咙中似是痛苦又似兴奋的嘶呀喘气声。

  「相公,啊~~好多,好烫,射的好多,啊~~好美,美死倩倩了,啊~~天呐, 我还要,还要……。」

久久人人9  若是石千山没有给邬倩倩吃那淫药,或许她会察觉他的异常,若是他自己没 有吃,自然更是不会让邬倩倩兴奋到此时此景,若是……,但仅仅是若是而已, 此刻,那无比动人的畅美而高亢的呻吟,却如同催命的符咒,石千山的声音越来 越低,眼睛越睁越大,越来越无神……。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上一篇:香山玉踪引子+第一章 下一篇:三步法搞定98后女友的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