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原创色句  »  都市玄幻:欲之沉沦(6)作者:p474400487

上一篇:恋人咖啡室 下一篇:要了女友闺密好友的第一次

都市玄幻:欲之沉沦(6)作者:p474400487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字数:6897



今晚对于方静汶来说,可以说是幸运,又可以说是不幸,被第一名陌生男子强奸时,她没有是悲痛欲绝,早以下定决心要告他,当第二年陌生男子,也就是凌战在解救她后,突然又强奸她,她当时内心是憎恨,是痛不如死,本来也是要将他告到坐牢的,可是,现实却是残酷,也可以说是美好的,凌战异物常人的粗长阳具,带给她从没感受过,语无伦次,无法形容,无法自拔的充实满足,当时她只感觉忍受了八年的寂寞空虚,终于可以发泄了,终于不用在忍受了,那时她抛弃了坚贞,抛弃道德,抛弃了爱情,尽情的享受那种销魂的充实,那一刻她是愉悦的,是享受的,是沉沦的……

当时她得到高潮发泄后,因为不想再忍受那种寂寞空虚的日子,鼓舞勇气,舍弃自尊,要求凌战负责,那时她其实很害怕,因为她不知道凌战会不会接受她,即使现在肌肤早就变得白净嫩滑,也有很多人在追求她,但她脑海始终还不时记得,前男子嘲讽对她说,他喜欢白净的女人,不喜欢黑的这一句异常讽刺的话语,,其实她也不是没考虑过接受第二段的恋爱,可是她又异常害怕再次受到爱人无情的抛弃,所以一直以来她也不敢迈出那一步,即便是忍受无数日夜的寂寞空虚,她还是不敢。

不过今晚她终于迈出了哪一步,接受了新的恋人,虽然这个人是刚刚强奸自己的人,可是,不管怎样说也是她第三个男人啊,又是自己喜欢的类型,难道要告他吗,真的毁掉他的前途吗,然后接受另外一个人吗,可是最重要的问题是,那个人能有他如此粗长的阳具吗,最后她的得到的结果是没有。她当时得到凌战答应后,内心很欢喜,很激动,却又很复杂,很彷徨,。直到此刻,她知道这个决定是她这一生最正确的,因为就在不久前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做高潮迭起,那种连续的高潮,那种极度的敏感,那种无法描述的快感,她内心的彷徨,复杂的心情已经被浓浓的爱意代替了……

〈着凌战清秀的容貌,方静汶靓丽的脸庞露出幸福的微笑,侧身的娇体,紧贴清瘦的温暖躯体,闭上眼睛沉沉的睡着了……

时间在悄然流逝,熟睡的凌战,忽然眉头微皱,无意识的张口喃喃轻声道:「放开我母亲!!」

梦中一名身材高挑,丰润成熟,样貌端庄艳丽,身穿白色精美裙袍,曼妙身姿尽显的女子,一手拉着一个五六岁,样貌天天操天天可爱的小男孩,一边在热闹的大街上行走,一边不时低头微笑轻声细语的温柔说道,而小男孩不时兴奋的反问,然后就高兴的跳几下,惹得艳丽女子开心娇笑……

逛了很久,小男孩累了,女子就抱起他继续行走,不知不觉小男孩就睡着了,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闻着女子熟悉的体香,模糊的发现女子正抱着他快速的奔跑,而且还看见背后有人在快速追着,小男孩好奇问道,得到女子温柔的回答是,背后那人是跟她们玩耍,看谁走的快,被追上就输了,那时他很开心,拍着手掌说好,还叫女子跑快一点,完全没注意女子满脸慌张焦急的样子……

⊥这样一追一逃,女子就带着他慌不择路越跑越偏僻,最后更是走到树林里了,,片刻,女子满脸焦急慌乱的将他放在一个勉强容下小男孩的小山洞,急忙告诉他现在要捉迷藏,见他躲起来,千万不要出来,等会她赢了就来接他,小男孩信以为真,满脸开心的点头,然后女子就用草将洞口遮挡住了,快速离开……
这个小男孩不是别人,正是凌战,艳丽女子就是他的母亲,白艳。小男孩凌战满脸开心的在洞口小心翼翼的躲起来,没多久,突然听见外面有打斗的声音,而且还有好像母亲的娇喝声,,虽然好奇不过他那时真以为是捉迷藏,所以就没有出去。

过了一会儿,伴随白艳的一声惨叫,打斗声停止了,当时凌战以为白艳遭遇不测,真的想出去一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就在那时,白艳的声音再次响起,娇骂道放开我淫贼,接着「嘶」的轻微一声传来,紧接着白艳惊慌绝望的道,不,啊痛,啊!!

接下来躲在山洞中的凌战就听见白艳传来阵阵「嗯,嗯」的闷哼声,虽然轻微但是却很清楚,而且这时还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果然是个骚货,夹的那么紧,才几下就流那么多淫水,然后又道是不是很爽,很舒服,是不是比你丈夫的阳具大之类的话,同时还传来怪异「啪啪啪」的声音,快速又响亮。

⊥那些过了一会儿,凌战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走出山洞,顿时,发现不远处,母亲白艳,白色裙袍被撕裂,秀发凌乱,紧咬下唇,嘴里有血痕,艳丽的脸庞红润妩媚迷人,额头又细微的汗珠,眉头微皱着,眼神空洞绝望,却又有点迷离,流着泪看着天空,躺在地上,双手被绳索捆绑着,十指紧扣紧紧的握住,表现出内心的悲痛欲绝,被撕裂分开两边的裙袍,饱满雪白柔软的双峰毫无保留的暴露无遗,平坦的柳腰完美衬托出双峰的惊人弧度,峰顶上两颗粉嫩的樱桃,坚挺着随着双峰的摇摆而摆动,身下的裤子被脱了扔在旁边,修长白净的双腿,被跪在样貌粗旷,满脸胡须,凶神恶煞模样,眼神淫邪,身材颇为强壮,脱了裤子的男子,大手捉住膝盖无情的大大分开……

年少无知懵懂的凌战,当时十分好奇,快步跑过去,并且边跑边好奇问白艳他们在干什么,当时两人都是一愣,然后白艳扭头,满脸慌乱惊恐的大声叫他快跑,不要过来。

原本眼神凶光闪烁的男子闻然,突然咧嘴一笑威胁他说:「不想她死就给我乖乖过来!!」那时白艳正要说话,男子见状立刻猛烈的抽插起来,顿时白艳一阵「啊啊啊」的惊呼娇吟,接着他才恶狠狠道,还出一声,他就立刻了凌战。最后,满脸艳红憎恨愤怒的看了男子一眼后,再次扭头满脸惊慌焦急的看着凌战,咬着下唇不敢说话……

当凌战满脸害怕的来到男子旁边时,男子淫笑一声,叫他看他们交合的部位,凌战低头一看,只见这时母亲最羞涩,神秘的部位毫无保留的呈现眼前,浓密又柔顺的乌黑纤细芳草有些占有一滴滴细小的水珠,被大大分开的双腿中央,被芳草遮挡住的神秘私处,此刻正完全吞噬男子的阳具,接着随着丑陋粗大阳具的进出,不停的外翻并带出一丝丝的淫水,滴落在地上,飞溅在芳草上,。

也就在这时,白艳满脸焦急羞涩痛苦的惊呼,叫他不要看,还骂男子是畜生,不是人,有本事就杀了她们母子之类的话,可是男子没有理会她,一手将旁边属于她的内裤塞进她的口,不让他在说话。

当时的凌战懵懂无知,也因为年少看着丁香五月啪一点感觉也没有,反而感受的问男子,他们在干什么,是在玩游戏吗!!男子看了一眼白艳,淫笑道是在玩游戏,然后就不理会凌战,趴在白艳身上,一手揉搓她的饱满柔软乳房,一边张口吸吮另一边的樱桃,不过当凌战看见后,立刻就破口大骂男子,白艳的奶子是他的,他以前每天都会吃,不过现在没有得吃,不过还是不允许他吃……

男子闻然明显一愣,再次挺直身体,哈哈大笑称赞凌战,说了三个好字,,至于白艳听见后更是羞涩的恨不得想自尽,狠狠的瞪了凌战一眼,发出「唔唔」的声音……

男子边笑边问凌战,想不想现在吃奶,凌战当时低头看着刚才被吸吮,带有唾液,散发光泽的粉嫩樱桃,想起奶水的香甜,忍不住偷看一眼羞涩万分,痛不欲生的白艳,点点头也不说话。

最后男子将凌战的身体坐在白艳的柳腰上,而凌战当时就趴在她身上,一手揉搓握不住的饱满柔软圣峰,张口吃下粉嫩坚挺的樱桃,尽情的吸吮起来,而身下男子却一边淫笑,一边猛烈的抽插,至于白艳,当时她不停摇头,流着泪,眼神羞怒,绝望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没多久,吸吮樱桃的凌战感觉母亲白艳身体一颤,口中的樱桃好像变得坚挺一些,鼻子发出急促的娇喘,「呜……」的一声,娇体一僵,然后一直无法吸吮到樱桃奶水的凌战,突然感觉到樱桃再次有香甜的奶水,再次流出来……

凌战当时就松口抬头看了一眼樱桃,发现樱桃真的有白色的奶水冒出,接着满脸高兴的,抬头一看白艳,顿时,发现白艳满脸潮红,眼神慌乱迷离,而这时男子突然一声低吼,他立刻扭头一看,发现男子猛烈抽插几下就用力一挺,就一动不动了,而这时白艳「呜呜呜」的摇头,眼泪不要命的流,他见状一手拿出她口中的内裤,只听见她大哭着道,呜呜呜,不,呜,不要射在里面。呜呜。
不过很快就被男子再次塞上了,狠狠瞪了凌战一看,叫他继续吃奶,那时他真的被男子凶狠的眼神吓到了,乖乖的再次低头吃下冒出奶水的樱桃,害怕又尽情的吸吮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艳又是娇体一颤,「呜……」的娇喘一声,没多久男子将凌战扔到一旁的地上,然后拿来塞住嘴巴的内裤,趴在她的娇体上,张口含着流出奶水的樱桃,用力的吸吮起来,下体更是猛烈的撞击私处,一旁的凌战看着母亲满脸潮红,眉头紧皱,表情痛苦,流着泪,娇喘着仰头并轻摇着头发出「啊啊,啊,好痛,啊,啊,轻点,啊啊。,不要,啊,啊,」的娇吟声,晶莹被捆绑的双手十指紧扣的用力握住,清楚的看见十只手指都有些发白了。

当时凌战害怕极了,身体颤抖着,坐在地上,看着男子猛烈撞击母亲娇体,听着用力吸吮发出的「唧唧」声,「啪啪啪」的响亮撞击声,忽然男子姿势一变,松开樱桃再次挺直身体,双手将母亲的双腿按在肚子上,将两人的结合处清楚的暴露无遗,凌战看见男子的抽插更加猛烈几分,丑陋粗大的阳具不停进出母亲的私处,而母亲随着猛烈的撞击前后的不停挪动,每一下的撞击娇体都是一颤,饱满柔软的双峰也随意撞击上下摇摆出惊人的弧度,被吸吮的通红的樱桃,坚挺着并且流出一丝丝的奶水,顺着樱桃流下也被吸吮的通红的乳晕上,仰着头,修长的白净脖子有着一个个的微红吻痕,应该是凌战来到之前被吻的,性感的红唇大张,娇喘着,眼神迷离悲痛,流着泪看着男子发出诱人的娇吟求饶道:「啊。啊,啊,不要,啊啊,求你,啊。啊,不要再,啊。啊。!!」

∩惜能等白艳将话说完,凌战就看见母亲表情又似痛苦,又是愉悦的紧皱着眉头,眼神迷离又喝望看着男子,张口的红唇呻吟道:「啊啊。啊,噢……」最后一声发出舒畅愉悦的淫叫后,头颅一仰,雪白如玉的嫩滑娇体,微微拱起,娇体一震,接着一僵。

⊥在此时,男子突然低吼一声道:「哦,夹的好紧,不愧是绝艳剑姬,白艳仙子,不但样貌绝色,身材婀娜性感,私处更是一绝,即便生下孩儿还能如此紧窄,夹的如此舒服,我就知道你是一个骚货,果然没有猜错,哦,不行了,太舒服了,噢……」话语刚落,男子下体用力一挺,身体一颤,接着就一动不动了……

〈着眼前一动不动,表情享受陶醉的男子,满脸潮红,眼神迷离失神的母亲,都一动不动的在急促喘气,懵懂无知的凌战被着诡异的气氛吓到了,就在他快哭出来时,男子突然趴在母亲身上,看着秀发凌乱,半张红唇,急促娇喘着,满脸潮红,妩媚迷人,眼神迷离失神,散发勾魂夺魄的白艳,男子先是一愣后,厚大的嘴唇狠狠的吻向,性感的红唇,并且舌头入侵在白艳的口中。

男子的刚才的话仿佛印证给凌战看一样,虽然看见母亲回过神来时,企图扭头挣扎,不过挣扎片刻发现无法摆脱后,就不在挣扎任由男子乱来,但是没多久,竟然发现母亲的娇舌竟然主动与男子的舌头交缠着。

片刻凌战发现母亲,原本悲痛,绝望,空洞的眼神,变了,看着男子异样连连,有复杂,有期待似得,男子好像也发现了,解开了白艳捆绑着的双手,接着凌战看见了难忘的一幕,只见母亲双手环抱男子的身体,主动热情的与他热吻,不但如此,而且还被动变主动,翻身压着男子,热吻几个呼吸后,忽然就见母亲坐起来,两腿跪在男子腰间两侧,开始稍微起来,接着再次坐下的动作,动作先是缓慢接着越来越快……

凌战当时不知道母亲为何会变得如此淫荡,如同饥饿的荡妇一样,不,应该说当时他根本就不知道母亲的行为代表什么,只是后来回想起来才知道那种行为的意义。

其实当时的白艳被男子征服了,起码是身体上的征服,在主动起来时,她就知道了将来与男子必定纠缠不清,所以当时她就开始用身体贿赂凌战,她当时一边动作一边看着凌战,眼神愉悦的微笑叫他过来身边,然后一手抚摸他的脑袋,一边温柔似水的问道:「你是不是很想吃母亲的奶水啊??」

凌战当即点头,看着通红的樱桃称是,然后白艳再次道:「原本你父亲是不让我给你吃奶子了,不过你居然如此喜欢,娘亲也不忍心,所以以后只要你想要就偷偷跟娘亲说,我就给你吃奶子好不好!?」

年少的凌战闻然,当即喜不胜收高兴的说好,最后道:「不过这件事不可以告诉任何人知道吗,不然不但你被其他人嘲笑还被你爹打,娘亲也会被人嘲笑的,知道吗,今天这件事只有我们知道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知道不??」

凌战当时就点头答应,而男子只是淫笑一声也不说话,接下来白艳将凌战放好坐在男子身上,面对面挺胸对着他,那时他毫不犹豫的张口就吃下樱桃吸吮起来,而白艳仰着头,双手抱着他的脑袋,一边动作,一边发出愉悦的娇吟……
过了良久,白艳突然抬头凌战的头颅,红唇对他他的嘴唇的吻下去,那时凌战只感觉母亲的嘴唇又柔软,唾液又是甘甜可口,喷出的气息清香,接着就感觉口中有一条滑溜的动作入侵并在肆虐,他知道那是母亲的舌头,他双手揉搓白艳的双峰,吞咽她的唾液,没几下在白艳的引导下,凌战与母亲进行了第一次的热吻……

⊥这样过了大概十多分钟,白艳娇体一颤一僵后,抱着再次吸吮奶头的凌战身体,一动不动了,片刻,白艳满脸潮红的羞涩站了起来,顿时,凌战看见难忘的画面,只见母亲的私处被撑开,里面正不停的流出混合后的白色液体,同时也看见了男子坚挺丑陋,粗大的占有白色液体的阳具,事后男子穿好衣服,凌战忍不住问为何他的阳具如此大,他的如此少,能不能让他的也如此巨大,男子先是哈哈大笑等你长大就有了,接着他忽然对着站在旁边,摆弄着撕裂裙袍的白艳道,不如我收你孩儿为徒弟,那么以后我们不就可以经常见面了……

哪知白艳先是白了他一眼,然后想了想,竟然满脸艳红羞涩的点头答应了,之后男子离开为白艳买新的衣服,而白艳再次要求凌战保密,并且承诺以后他可以随时随地让他吃奶子……

紧接着,他被男子收为了徒弟,也就是教导他各种御女技巧的师傅,也是唯一的师傅,他将他所有的知识都无私的交给他,并将增阳秘法交给他,并在他年少的身体开始实验的第一人……

那时男子将各种扭曲道德的道理将他洗脑了,让他觉得他与她母亲的双修是很正常的,甚至还让他知道即使是他与母亲双修也是正常的……

那时他可是幸福得很,男子的教导很有趣,他又喜欢又好学,男子经常用实战教导他,至于那些女子,都是被男子迷昏带回来,或者是被他征服甘心情愿的,当然他也有福利,就在跟着男子半年时间里,他就已经品尝过超过三十为不同女子的奶子……

不过他还是喜欢母亲白艳的奶子,原本五六岁的年纪已经不可能再次品尝母亲的奶子的,但是由于当初的承诺,而且师傅与母亲几乎每次见面,都找机会在除了他没有其他人发现的情况下,疯狂的双修一番……

⊥这样过了一年,之后师傅带他去游历了,一走就是几年,那几年对他来说,又是新奇又是好玩,他那时见过无数的女子,在他的偷袭,或者协助下,帮男子迷昏,或者下药将很多美艳的女子送到师傅的床上,有的被征服了,有的事后自尽了……

当时他的阳具已经与师傅的基本一样大,他也知道了性欲,他很多次要求师傅也让他试试,不过却被他坚决拒绝,说要等他十六岁待他正式步入急促发育时才能破处……

一眨眼又过了几年,那年他刚好十六岁了,师傅终于答应了他可以破处品尝女子了,让他自己寻找猎物,那时刚好被他遇见了一位样貌绝色的女子,女子实力高强,经过打探知道女子是某个门派名声大噪的天之骄女,不但样貌绝色,身姿绰约婀娜,气质高雅冷艳,而且才智出众,聪慧异常,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奇女子,被无数青年才俊追求,就在,在不久前传言与某大门派被认定下任掌门的才俊订婚了,而且听说是两人是日久生情的。

凌战一番打听后,还是决定要对她下手,因为他在第一次看见女子就已经忘不了她,经过多日的小心的观测,终于在一天晚上,他成功用迷烟,迷昏了女子。
当他带女子回到房间时,师傅早就在房中等待了,当师傅看见手中女子时,当惩愣住了,能等他反应过了,就被食饭点穴了不能动弹,然后将手中的女子夺走,就在房中,他眼睁睁的看着喜欢的女子,被师傅脱光了衣服,被师傅的嘴唇从头到脚吻过,舔舐过遍……

女子确实的惊艳无比,即使他的师傅阅女无数也无法保持冷静,急不及待就脱光衣服,坚挺的阳具,对着女子的圣洁秘处就是一婷婷色香 挺,那一刻凌战内心暴怒,看见女子眉头一皱,圣洁的落红就不明所以的滴落在床上,当即他不顾一切的冲开穴道,面目狰狞的看着师傅,问他为何那样做,得到的无情回答是,他看上了女子,作为他弟子应该无私奉献给他先享用才是,最后他暴怒的离开了房间……
一个时辰后,他听见原来的房间中,传出女子悲惨的尖叫,接着响起他师傅的惨叫,他当时一惊,知道女子实力高强无比,即便与师傅两人联手也不见得能拿下女子,所以就暗中观察起来,他由于当时暴怒忘记了告诉师傅那个女子的底细,所以他当听见师傅惨叫后,第一时间知道师傅完了,果然,惨叫刚落几个呼吸,房中的门被打开,绝色的女子,披头散发,衣服凌乱,并带有血迹,嘴唇红肿,流着泪,眼神痛不欲生,绝望,白净的脖子一个个微红的吻痕,走姿怪异,有些合不了双腿的夺门而出,细心的凌战看见了女子下体的裤子那些血迹是她流出来的……

当凌战进入房间一看时,忍不住反胃呕吐起来,他的师傅死状实在太惨,四肢被砍,粗大的阳具被砍掉并且被踩烂了一截,剩下的身体被一分为二,内脏,脑髓满地都是。

当晚他就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哪里,并且往远离万里的家中回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金币+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上一篇:恋人咖啡室 下一篇:要了女友闺密好友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