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职场规则  »  【忍杀】第二章作者fqcc

上一篇:天下三部曲之天下一家 下一篇:穿越机器猫

【忍杀】第二章作者fqcc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忍杀】第二章作者fqcc

作者:fqcc字数:14028

亚洲青春草

第二章黑暗的往事,月夜母淫兽

「啊……你……你到底是谁?说,不说清楚我就掐死你。」

「呜……呜呜。」

大家可能看不懂了吧,原来场景是一个脸色仓白的黑发青年女子坐在床上伸出单手将一个其貌不扬的男青年的脖子紧紧掐住,力度之大让男青年快断气了。

「你到底……说不说?」女子靓丽疲倦的脸容上透着狠劲,她急切的想知道自已为何会出现在陌生的房间里,而且旁边还有个陌生的男人,长期以来养成的危机意识让她即使受了重伤也是警觉十足。

「呜……」男子涨好着脸用手指费力的指指女子,再指指自已被卡住的脖子,他的动作一切都显得那么小心,因为他觉得如果让眼前这个美女发现自已有丝毫敌意,会毫不犹豫的结束自已的小命。

「咳咳……咳……掐死我了……咳……干嘛,救了你还要被你杀,还有没有天理的……咳。」男子蹲下腰拼命的咳嗽。

「是你?那真的……不好意思了。」女子在松开紧箍的同时也放下了刚才在旁边取来架在男子心口的水果刀,一脸歉意的笑了笑。

「真好看,比电影明星漂亮多了,只是为何她会受那么重的伤?而且看她身上的血痕恢复得那么快,深入骨的伤口现在都合口了,而浅伤口都结茄变得很淡。」男子心中充满了疑问。

「先生……请问你是谁,我为何到你家的,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随身物品呢……」女子问得很急,冰凉的小手紧紧的抓住了男子的手臂,男子感受着她那柔胰的香软,一时心神激荡,把刚才差点要他命的这双手都忘得一干二净。

「咳咳,小姐,你先别激动,我慢慢跟你说,你身体还没好,先躺着,我倒杯水给你,你的烧还没退。」

「嗯,谢谢。」女子冰冷的脸容难得显露出一丝温柔。

递完水给女子之后,男子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我叫深田一丰,是这间房子的租客,昨晚在经过回家的巷子那里就发现了受伤的你,原本想送你去医院,他们说你受了那么重的伤是怎么回事,要登记,还有我在你身上没有找到你的身份证,当然最主要的是……咳咳……咳咳……不好意思,最近手头紧,身上没多少钱……他妈的,医院不是救死扶伤的吗?都说他们是白衣天使,但说到没钱,他们就比龙之国的变脸还利害,迫不及待的赶我走,所以我没办法,只能在附近小诊所里开了些国产在线精退烧药和治理外伤的肓药,唉,真的是一文钱难倒英雄……你都昏迷了一天一夜了,对了,你的衣服都在衣柜里,里面有一只黑宝石戒指,我没有找走哦。」

「咯咯……你算什么英雄,不过还是谢谢你啦……咳咳。我叫真由美。」真由美的仓白的脸上露出如花般笑容,看得深田都呆了。

「不……不用谢,虽然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但你在这里安心养伤,我明天早上就去找工作。」

「嗯……」说完深田和真由美都陷入寂静无语当中。原来自已昏迷了一天,记得昨晚被狙击手击下深谷后被大树阻断了下落的跌势,不然就算改造过的身体都会散架,虽然大难不死,但已受到沉重的内伤,子弹还卡在身体里,不过不要紧,自已的体内会慢慢的消化掉并排出体外。之后为了逃脱基地的追捕,进入市区前在一家农家的大院里将他们外面晾晒的衣服取走,然后再将面上的人皮脸具取下,(做杀手的,哪会以真面目示人?)接着拖动着受伤的躯体如受惊的小鹿一样东躲西藏,好在遇到这个心地还算好的男人,不然,以当时自已的身体状况,就算小孩子也可以把我干掉了。不知道爱丽莎怎么样了,她不会有事吧……

「特别新闻播报,昨天深夜,在本市效区的一栋别墅里,发生了大面积的枪战,双方进行激烈的驳火,现场一遍狼藉,估事后警方和军方在现场搜索,两方发射了不少于五百发子弹,还有重武器等使用过的痕迹,据统计,现场搜出二十一具的尸体,全部都是男性,大多死于枪伤,通过DNA比对,已经确认一具烧焦的尸体是本国的商人日芯科技的接班人藤田太郎,现场没有搜到生还者。据警方介绍,事件可能涉及跨国恐怖组织活动,但警方已经全力缉捕剩余的组织人员,请市民不要恐慌,相信很快会破案,同时警方悬赏50万美元奖励协助破案的知情人员。我是特派记者惠美子,我的报道就到这里,如有最新状况会报道给大家,谢谢……」

从外面的小客厅里传出电视的声音打破了双方的沉默,深田看着沉思的真由美,伸出食指在她的脸前不停摆动。

「呵呵……你干嘛?」

「没……没有,我看你想的那么入神,你身体现在那么虚弱,你就休息一下,我去煮点粥给你吃。」深田说完就走出房间,去厨房煮粥去了。

看着深田对刚才电视新闻不以为然的表情,她知道深田并没有将她与昨晚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听着深田在厨房里欢快的哼着难听的歌煮着粥,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丝的感动,她也觉得累了,毕竟身体状况很差,还发着高烧,于是她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当深田拿着煮好的粥进入房间,就看到真由美已经睡了,她睡得很沉,只是为什么她的表情那么恐慌呢?好像在发着什么样的恶梦,头部都流了很多汗,于是深田用干净的毛巾轻轻擦干净她那洁白无瑕的脸孔。然后坐在椅子上趴在床边打起瞌睡起来了。

……

在太平洋的一个无名小岛上,一群小女孩被集中在空旷的广场上,人数不下于一千人,广场四周的围场上站着荷枪实弹的警卫,天空上不时飞过巡逻的直升飞机,一副戒备森然的模样。这群小女孩最小不过五岁,最大不超过八岁,她们都是从世界各地孤儿院以各种手段收集回来的,全都是身体健康,脸目清秀的孤儿,从尚未展开的眉目上看就知道长大后都是大美女。其中有一个长着黑色头发和一个长着金色头发的小女孩子聊得特别投缘,虽然她们两人来自不同的国家,说着言语不通的话,但两人是坐着同一条船来到这个无人岛,又同时囚禁在同一个囚室里面,而且是双方的年纪都不大,所以不时的用着手语在聊天,聊的特别投缘。这时广场的高台上走上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穿着蓝白的海豹式作战军服,蹬着宽大的黑色军用皮鞋,头带红色军帽,一对宽大的墨镜将他冷峻的眼神完全遮掩,他在高台的中央站定,只是他手上拿着两个充满污血的球体。

「静一静……」

广场的女孩子们看到这个男人都停止了交留,想听一下他想说什么。

「我叫迈克,你们从今天开始也可以叫我做教官,我是你们的总指导,从今天起,我会教你们所有杀人的技巧,对,你们没有听错,就是杀人,杀别人,也可以杀自已身边的人,如果有本事的话可以连我都杀掉,听清楚了没有。」迈克响亮的训话声让场中的女孩子乱作一团。毕竟只是几岁的小孩,有的连刀都没碰过,一个女孩子哭了起来,接着二个跟着一大群都哭起来。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放了我们,我想回去院长那里……放了我们……呜……」

「哇……」

看着面前乱成一团的小孩,冷峻的迈克露出冷笑,他将手上两个血淋淋的球体举了起来,只见球体上的是被黑色长发遮蔽住,一阵海风吹过,长发散开,露出了里面的真面目,原来是两个死不瞑目的小孩头。场上的小孩一时全都鸦雀无声。

「看到了吗?这两个是昨天逃跑的人,但被我们抓住后就地处决,我可以老实告诉你们,这里四周都是海,都是红外线探测仪,就算被你们避过,没有船你们是逃不掉的,不要妄想逃走。知道吗?」迈克这一刻在女孩子们的心目中变得像恶魔一样的恐怖,她们不敢再反抗,包括场中黑发和金发的两个女孩子,她们两个紧紧的抱在一起,无声的哭泣着。

岛上的一个豪华办公室里,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男人坐宽大的大班椅里,双腿跷在大班台上,含着一口雪茄,侥有兴趣看着显示广场上情景的监控银幕,不时发出啧啧的满意声,身后两个穿着秘书模样妖娆女子分别在两边帮中年男人按摩,还不时将旁边的水果放进他的嘴里。

「呯……呯呯」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中年男人发出威严的声音。

「噗……噗……」一个红发靓丽女子踩着五寸尖头黑高跟走了进来,只见她身着一件短西服,只扣一粒钮的西服完全挡不住内里汹涌的前胸,里面穿着薄透的白色小背心而没有配带纹胸,而下身穿着一条半掩丰臀的短西裙,两侧还是开到大腿根部,将套着吊带肉丝袜修长双腿显露无遗,她一脸严肃的来到大班台前。

「将军阁下,请问你找下属有什么事?」红发丽人张着性感的红唇声如黄莺。

「嗯,你们两个先出去。」说完向身边的两个秘书挥挥手。

「是……」两个秘书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房间「依莉亚,我对你们找的这批孤儿很满意,相信你们能出色的完成之后的任务。」

「谢谢将军的赞赏,我们会努力栽培她们的。」

「嗯,亚德博士的那份科研项目进行的怎么样?那可是我们组织最大的机密,除了你之外,只有我们上层的二三个人知道,如果成功,我们组织可以说从此掌握人类的命运,在世界上自成一国也不是梦,你可要好好帮我跟紧。」

「是,将军。」

「对了,现在先由迈克教导她们杀人和生存的技巧,在淘汰一批人后再由你来传授她们媚术,再过几年时间等到亚德博士项目成功后再开始改造剩下的优胜者。」这一刻,将军虎目射出摄人的精光,令到依莉亚不敢直视。

「是。」

「呵呵呵……不用紧张,在教导她们之前,你先好好的侍候我,你是我的宝贝。」

「嗯,将军真坏,吓得依莉亚心都跳出来了,你可要好好的补偿我。」说完依莉亚迈着性感的猫步走到了将军的面前,将将军的双腿放下,然后打开裤子的拉链,一条狰狞的巨棒就立在了她的面前。

「将军,你的小弟弟真棒,我渴望了很久了……咯咯咯……」

「你这个小妖精,几天不干你就饥渴成那样,那就来吧。」

依莉亚横跨在将军的身上,将短的不能再短的西服裙撩起,露出了里面C型的内裤,内裤都湿透了,香滑的淫液不时从两侧流了出来。她伸出一双纤嫩的手将C裤取下,无毛的淫穴暴露在空气当中,蝴蝶型的粉嫩阴唇流出大量的淫液,直接落在巨大的龟头之上,让龟头变得油亮。没有前戏,也不需要前戏,依莉亚带着迷人的笑意稳稳的把将军狰狞肉棒完全纳入自已的淫穴内,一时之间办公室内春意无限,淫声不断……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迈克将一千女孩子分成十多个小组,然后带着一众教官不断传授着杀人术,生存术,和艰苦的身体段炼,每天都会有人顶不住训练而死亡,也有人会心存侥幸逃走,但无一不是被捉住处决或被周围的猎狗咬死,然后将她们的头颅摆在广场的旗杆上以作警示。这还罢了,还不定期的要每组的成员自相残杀,条件很简单,给你一把刀,给你每人两天的粮食,然后把你们丢到另外一个无人岛上,自已去生存。你可以猎食,不好意思,没有,岛上没有生物。所以她们只能互相盯着同伴的口粮,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她们无所不用其极的撕杀,真至吃饱肚才停下来,但晚上睡觉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们害怕自已睡着会被所谓的同伴干掉,在这岛上没有亲情没有人情,只有最原始的兽性。初初杀人时,不少女孩都会出现不良反应,但杀到最后,她们的眼神越来越冷,杀人如杀鸡一样。而黑发女孩和金发女孩就不一样,不知为何会那么亲密,好的如一对亲生姐妹,她们虽然言语不通,但密契十足,她们总能挣回足够的食物,看得暗处的教官们点头不已。一个星期后迈克才将她们放出来,死去的人会被抛下大海喂鲨鱼,而放出来的人阴冷十足,人性已经渐渐离她们而去。在一年的训练中生存下来的女孩子已经不足五成,在杀人的训练当中,她们还会不时被教授新的知识,包括常用的八国语言,再学会别国语言后,黑发女孩和金发女孩终于可以正常的沟通,原来黑发女孩叫真由美,日之国人,而金发女孩叫爱丽莎,是浪漫国度法老国人,她们两人不单共同竞争还共同学习,在这冰冷的地狱里存在了难得的友谊。于是在这无名岛里生活了六年,真由美和爱丽莎都十二三岁了,少女的身体初长成,当初进来无名岛的女孩子只剩下了不足三百人,可见地狱的残酷。这时迈克不再是她们的教官,而是换了一个妖艳的女子,她自称「依莉亚」。这是个外表冷艳内心刻毒的女人,她的第一项命令就是将剩下的女孩子强行开苞,而且每个女孩子被不下于十个的强壮男人强暴轮奸,虽然她们这几年将神经段练的极度大条,但毕竟还是处女的女孩,身体还没完全长开,在一天一夜的轮奸中,大量女孩因阴道肛门内出血或忍受不了自杀而死,就算剩下来的都淹淹一息,或变成疯子,疯子当然当垃圾处理掉了,而还能喘气的就被迅速送往医治,在经过基地大量珍贵的秘药和医疗器械的治疗下,她们神奇的在一天后康复,接着她们又被送去密室再次被强暴,然后再一次被治疗,如是这般,在足足过着这种半年的黑暗生活下,剩下的只有一百个女孩子,她们对于性爱不再陌生和抗拒,甚至享受起这种被强暴的快感。剩下的都是精英,这个时候,依莉亚才正式开始教授她们真正的本领,从化妆到如何穿着打扮,从媚术到礼仪或性爱手段不一已足,没有教会如何在社会上生存,只是教会她们如何利用用自已的身体每一部份去杀人。而且中间基地又派出大量的忍者教官教会她们传说中的忍术,(在这里我就不一一说明她们学会什么忍术了。)在足足学习了五在线亚洲中年之后,她们已经变成了无所不用其极的杀人利器,但基地组织对她的期待更高,于是将亚德博士新出研究成果,那是可以将人类的右脑开发至百分之八十以上甚至百分之百,全身的身体机能会变得无比强大,而且身体结构也会随之产生变异,没有人会知道用在这些精英女子上会如何,之前用在普通的成人身上,但由于他们没有强壮的体魄或粗大的神经,大多爆血而死,最好也是变成疯子。真由美与爱丽莎现在都十八岁了,在这个无人岛上生活了黑暗的十一年里,她们都除了学会无数的杀人术之外,也长得婷婷玉立,她俩是很要好的朋友,如果不是她们俩个相互扶持,可能在第一阶段就会被淘汰掉。她们成绩非常优异,在这里所有的女子都不再拥有自已的姓名,只有编号,真由美是2号,而爱丽莎是8号。在某年的一天,真由美和爱丽莎,还有其它女子被通知进入基地神秘的实验室里进行正式的身体改造,当她们纷纷被注射进不名的液体,然后插上大量的输液针管入身体表面,最后带上头部测量仪放进一个充满溶液的玻璃罩里面,一切都显得那么顺利,基地的上层和科研人员都在密切的留意这一百个女子的变化。过去一个小时后,正当他们以为快要成功时,其中一个女子身体变得肿胀,口吐鲜血,看来她经受不了药物的改造,扭动了几下就断了气,而这时其它玻璃罩的女子也纷纷出现类似的情况,甚至有点变得疯疯癫癫,最后经过六个小时的改造之下,成功的只有不足五十名,也就是少于百分之五十的机率。但这几十名女子基本上都是变成没有思维的人,只是机械式的听从命令,只有少数几个还保持着自已的思想,真由美和爱丽莎就是其中之一。接着她们被分开去试验改造成果。结果发现她们无论从身体反应到力量都出现惊人的增长,而且还会自我学习和增长,而故事开头真由美吸食精血可以增强实力就是她们的能力之一,她们子宫和胃部可以吸收和消化平常男人的精血,只是代价是子宫再也不是孕育生命的地方,而是杀人和补充力量的杀人利器。虽然她们不是变成底裤反穿的超人那样强大,但比起各国的所谓特种精英还是强大很多,于是他们派出大量这种女子改造人分散到世界里接受任务,之后的反馈回来的消息也证实了这一点,不过也引起了各国的注意。上层和亚德博士都不明白为何有几人能保持自已的思想,于是经过开会决定将她们其中的一人挑出来做分析,虽然可能会造成试验品死亡,但不分析以后很难大量制造这种恐怖的战斗强人。于是他们挑出了爱丽莎,真由美难以想像当时爱丽莎离别时那绝望的眼神,所以她决定在当天晚上去单独营救她唯一的好朋友。当她杀死十来个看守后潜入实验室时,亚德博士和他的助手正准备剖开被捆绑的爱丽莎。这时外面突然传来爆炸声和飞机的轰鸣声,她知道基地被攻击了,所攻击的强度来看,基地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解开爱丽莎,接着劫持亚德博士和他的助手一起离开基地,通过亚德博士她们知道其中一条秘密通道,在杀死阻挡的守卫后,他们一行四人上了潜水器开始逃离。一切都显得那么顺利时,一枚脱离目标的导弹却在他们的水域上空爆炸,强大的冲击波将潜水器中的四人冲撞得都震晕过去……

「哼……嗬嗬……」真由美从恶梦中惊醒过来,她全身都冒着冷汗,黑暗的过去让她心有余悸,加上这一年的东躲西藏更是让她精神崩得像快要断了弦的弓。突然身边响起了脚步声,她想也不想合掌如刀向异响处挥去。

「啊,是我啊……」听到叫音刀常就停在离那人心口一公分的位置上。

「喂,你不要每次都给那么大的惊喜好不好,我心脏小一点都会被你吓死。」

「哼……谁叫你不吭声的,下次别不动声响的靠近我知道吗?」真由美神情冷冷的对着身边的深田说道。

「都不知道是不是欠你的,救了你谢谢都没一句,我还在你昏迷的三天里照顾你,哼,好心没好报。」深田气愤的对着真由美咆哮。

「真……真的吗?对……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昏迷了三天?」真由美目瞪口呆的看着深田。

「哼……」深田没有理会她,显然真的有点生气了。

这时,真由美这时才细细看清楚我们的男猪脚的样子,深田是那种长得一般,属于那种扔到人群中都找不到的那种,但他的眼睛却很明亮,给人一种很真诚的感觉,身高并不高,大概一米七五左右,还好身材有点健硕,属于那种运动健将那种。真由美灵动的眼珠一转,一丝狡黠的神情浮上脸庞。只见她悄悄的站起身来靠在他的身后,一双纤手抓住深田的手臂轻摇,像小女孩那样嘟着嘴,不时的他的耳边喷着香气,还用只穿着宽大T恤的双峰隔着衣服不断磨擦着他的手臂。

「不要生气嘛,对不起啦,我也不知道自已昏迷了那么久,头脑不太清醒,所以对你语气那么重,原谅一下,好不好?」真由美的神情让人看得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嗯?……」感受纤嫩的小手的触感和隔着衣服磨擦手臂的丰乳和小女孩般的撒娇,宅男一般的深田哪里顶得住这种风流阵,小弟马上举旗致意,其实他哪里有什么生气,毕竟自已是个男人,在真由美的道歉时所有闷气都烟消云散了。真由美不小心看了深田的身下,看到他的旗杆撑的那么高,不由得惊讶于他的本钱不小,对于经验丰富的她来说,男人身体一点秘密也没有,而且细细磨擦也让她虚弱的身体也变得很敏感,身下饥渴的秘穴不时流出香甜的淫液,于是捉狭之心更甚。

「喂……我真的感谢你救了我,还日夜的照顾,嘻嘻,小女子没有什么报答你的,那就让我侍候你一次做为回报怎么样?嘻嘻。」说着还戏谑般的用纤手有意无意的抚摸上他的帐蓬。

愿意,怎么不愿意?身后这个女子简直是心目中女神级别的,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很想,但身体的不适应却背叛了他的思维,对于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深田来说真由美真的是太胆大了,让他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他有如惊弓之鸟。只见他「唆」的一下子摆脱了真由美,然后以博古特9秒79的速度快速的跑离卧室。

「我……我肚子饿了,我去作饭吃……你……你想吃什么?」声音响起,人已在客厅外,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哈哈哈……胆小鬼,哼,我想吃你做的面,还要两只煎蛋,快点哦,我也饿了,对了,我叫真由美,你呢。」

「我……我叫深田一丰,知……知道了。」说完深田就做面去了,还欢快的哼着难听的歌。

「嘻嘻,这人真不错,只是胆小一点。唉,忘了件事。」真由美低声说完,就打开卧室里深田的个人电脑,她想上去网站看一下自已瑞士银行帐户的情况。只见她打开电脑时,浏览器上弹出多个关于M系的网业,其中还有我们最熟悉的M系资源聚合。从他的回复来看,他竟然是一个叫兔大,一个叫W大的粉丝,而他好像最鄙视一个叫勃起的人兄,说他老是写那种以大欺小的文章又淫荡。注定要被淫魔榨干UB掉……

「呵呵,想不到他竟然喜欢这种调调儿,不过我喜欢。」真由美恶作剧的微笑再一次涌现。她没有再留意,而是新开一个窗口,在输入瑞银的网业后登陆并输入密码。

「FUCK……」真由美这次真的笑不出了,只剩下深深的沮丧。因为他的帐户被冻结了。那可是她那一年来接任务的钱啊,她还要等着救命呢,想不到他们真是神通广大,换了身份都他们盯上,怎么办呢?真由美又快速输入一个日银的帐户。「呼……还好,没事。」这个帐户的钱不多,只有五百万美金,那是她很次任务后抽取一少部份钱存入这个帐户上,连爱丽莎都不知道,她不知道为何要成立这个帐户,只是摸摸自已挂在心口的玉石,心中不由得一紧,那是院长告诉她在孤儿院的门口捡到她时,她身上就佩戴着的,那是唯一可以寻找到亲人的证物。这个秘密她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就是最好的朋友爱丽莎也没有说过。

「煮好了,快来吃,要趁热哦。」深田的声音在厅里响起。

「哦,知道了。」真由美真的饿了,只见她三下五除二的把面前的面条干掉,还打深田的那一份也吃掉了,深田一点都不介意,他眯着明亮的眼睛脸带微笑的看着真由美一点都不淑女的食相。

「我吃饱了……谢谢你煮的面,嗯,我要出去一趟办点事。」说完就回到卧室里面拿回自已的随身物品,穿上那天偷来的衣服,头发随手一挽就踩着高跟鞋走出门去。

「你……你还会回来吗?」深田不知道自已为何会这样说,只是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情愫缠绕着他,可能在自已家里住了几天让他迷恋上这个美丽的少女。

站在门外的真由美回头看着深田,脸上浮上一丝微笑,「嗯。」

「早去早回,哦,对了,我找到工作了,明天就去上班。」

「那恭喜你啦,我会的,再见。」

……

戴上人皮脸具的真由美漫无目的流连在繁华的京东夜色街头。刚刚她去过自已的几处住处,但没有接近就发现大量的可疑的人,她不敢再回去,于是她回到与爱丽莎接头的秘密地点,那是郊区外山中的一个无人山洞,只见墙上留着她的暗记,说是三天后再见,真由美也留下了信息之后就离开。真由美不停的思考着自身的情况和今后的布局,这时不知不觉的来到一条偏僻无人的窄巷里。

「嗯?有趣……呵呵……正好补充一下我失去的力量。哼……」说完真由美好像慌张的回了一下头,然后开始快步的急着离开。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跟了两个非主流的一高一矮的黄毛男青年,看着真由美惊惶失措的样子,两个青年都发出爽快的淫笑。

「嘻嘻……小妞,别跑的那么快嘛,看你一个人走了那么久,是不是被你男友抛弃了很寂寞吖,来,让哥哥俩安慰安慰一下你。哈哈哈……」两个淫贼看着前面妖娆的身躯,下体火热的快步跟上。看着渐渐走近的两青年,真由美表现的更加慌张,她的脚步在加快,后面的两人也在追赶,仿佛在戏弄两人似的,无论怎样追赶也追不上,但也不会让他俩落下,最后真由美走进一个无人仓库后才停了下来,后面的两人也追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停下。

「想……想不到你这个小妞这么能跑,你……以前跑……田竞的吗?跑啊,怎么不跑啦……等会让你看看我们的利害。」

「咯咯咯……是吗?不知道你们两个能不能满足我呢?来嘛。」真由美回过身来站定,一改之前惊慌的表情,拨动一下遮掩住绝世脸容的长发,语气变得风骚无比。

「哦?想不到这小妞这么骚,哟,还看不起我们,看哥们的身体可强壮。」说完他俩扯开花式短衬衣,露出还算健壮的上身,然后拍拍心口淫笑着说:「小妞,怎么样,等下哥哥就让你来个欲仙欲死。」

「踢踏踢踏……」真由美面带微笑扭动着纤腰迈着修长的双腿走到两人的中间,然后伸出纤嫩的双手抚摸着两人的胸口,然后不停的挑逗着两人黑黑的乳头。两人被摸得极为舒服,他们想不到眼前这个女子是多么可怕的存在,性欲的挑逗将他们理智击得粉碎,只见高个张开满是烟酒气味的臭嘴狠狠的吻向真由美性感的红唇。真由美只是轻皱了一下眉头,就与他舌吻起来。而矮个的大手却攀上她的丰乳上,隔着T恤和内衣狠狠的揉搓着并不断变换着形状。这时真由美的小手离开他们的胸口,慢慢的往下抚摸,直到两人顶起的帐蓬处,两只葱白的玉指灵巧的勾开裤链,让两条凶猛的肉棒暴露在空气当中。

「啵」的一声,唇开,真由美舔舔性感的红唇,媚眼如烟扫了两人一眼,接着分开双腿蹲了下来。她将两条肉棒紧紧抓住,感受着它们的热度和浓浓的臭味,一时之间她也深陷欲望中不能自拔,重伤后的身体变得极度敏感而饥饿,两腿之间的淫穴排出大量的非麝非兰香气的淫水,湿透了短牛仔裤后沿着白嫩的白腿滴滴答答的落左水泥地上,还溅湿四寸高的黑皮尖头高跟鞋。

「骚小妞,看来你很喜欢我们的大屌,先把大爷的臭屌舔干净再说。哦哦……哦……」

真由美抛了一个媚眼给他俩,然后将两条肉棒扯到自已的嘴边,伸出艳红的舌头,开始贪婪的舔弄着他们的龟头和棒身。舌头时而舔弄着龟头的铃口,时而推开包皮舔动着肉根,甚至将两条肉棒同时塞进嘴里用力的吸吮,那超越妓女的技巧和吸力,让两个非主流抖动不已,嘴里更是舒爽得直呻吟。

「哦……这个小妞难度是欲求不满的臭婊子?不……比那些臭婊子还利害……爽……爽死老子了……」高个如风箱般粗喘着气。

「对,这婊子太……太利害了,给她弄的爽死……比前几晚强奸的小妞还利害……哦。」同样陷入性爱中的矮个不由得胡言乱语起来。

听了矮个的话,真由美迷离的眼中不由得精光一闪,接着马上又隐没下去。只是舌头擅动得更利害,嘴里的吸力变得更强。

「哦,哦……」两个非主流全身抽搐,龟头的铃口扩张,一股股充满活力的精液喷薄而出。

「呜……呜……」真由美将两条射精的肉棒塞进喉内,用力的吸食着喷出的精液,对于她来说,这才是真正的美味,她双手用力的搓动着他们的阴囊,让精液射得更快。

「哦……爽死啦,我射……我射死你这个臭婊子……哦……」两人只顾着痛快的射精,完全没有留意自已的射精量比平时大得多,只是感觉到在真由美嘴里的吸吮吸得发麻,让他们射精没有停止的迹象,在射了十几股后,两人的脸色都开始变得仓白,但完全沉醉于快感中的两人还不知道自已已踏进鬼门关了。

「啵……」真由美停止了吸吮并让两根肉棒退出嘴里,她媚眼如丝的看着两人,长长尖舌不时舔食着残留在嘴唇的精液,一点都不想浪费。在吸食了他们的精液后,原本略带仓白的皮肤开始恢复粉嫩。

「呼……真他妈的爽……没试过射的……那么。爽,这……这女人真是极品。」两人喘着粗气,尤如做了一次剧烈运动一般,全身都被汗水湿透。

「咯咯咯……这么快就不行啦,还以为你们有多利害呢……咯咯」真由美说完就站起身来后退了几步站定,小手掩着嘴巴嘲笑着。

「臭婊子,谁说我俩兄弟不行,你看,我们小弟还那么精神,来来……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高个被眼前这美女说中了痛处,真邪门,平时哪里会那么快射精的,所谓输人不输阵,只能硬着头皮顶上。

「好啊,不过我侍候的有点累,我先把衣服脱了,你俩也来侍候我一下,侍候好我,说不定等会有惊喜给你们哦。」

真由美慢慢的将身上衣服脱下,她脱得很慢,动作非常优美,眼神还不时的挑逗着他们,让他们两条刚射完精的肉虫再次高高的涨起,在真由美脱掉最后一条内裤只剩下一双高跟鞋时,他们瞪大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这具完美的娇躯。纤细的腰肢加上丰满臀部,无毛的下体之上粉嫩的阴唇不停的吞吐着淫液,D 级的玉乳高高挺立,两粒粉红的乳头在昏暗的光线中显得那么耀眼。真由美一点都没有害羞,她坐在仓库里的办公台上,将两条修长的双腿呈M字型的张开,然后用纤嫩的玉指不断的搓揉着两片粉嫩的阴唇,还让沾上淫液的手指放在嘴里吸食。

「嗯……你们两个傻蛋,还不过来……哦……」

两个非主流听到真由美的召唤如奉音仑,如鬼子进村一样弯着腰快速的走在真由美的面前,两人紧紧盯着那粉嫩的阴唇和玉乳,脸上露出贪婪的神色,接着他们如饿鬼一样分别找上自已的目标。高个将头埋进了玉乳上,双手用力搓揉,丰满的双乳在他手上不断的变换着形状还出现了红色的手印,而嘴里叨着乳头用力吸吮,还不时用牙咬,仿佛恨不得要把乳头咬下来那样。而矮个子则埋首在她的双腿之间,用粗糙的舌头插进淫穴里面,不断的刮动着阴道里面的淫肉,还叽咕叽咕的吸食着流出的淫水,被刺激到的真由美大腿紧夹住矮个的头部,小腿环绕他的颈部,用力的将他的头部往里面带动。

「哦……你们真会弄……哦……用力……用力咬我的乳头……哦……你的舌头真有用……啊……」

听着真由美的淫言乱语,两人不由得更加卖力。玩了一会,两人换了一个位置,高个蹲下身,竟然用舌头攻击起充满皱褶的菊门,粗糙的舌头一点都不嫌脏,还在肛肠内扫动,肛门的胀麻感让真由美变得更加淫乱,那淫穴在肛门的刺激下流出长长的淫液,打湿了高个的脸部。而矮个却找起她的修长健美的双腿,只见他小心的将真由美的高跟鞋脱掉,真由美的脚型相当完美,让矮个激动不已。他伸出舌头开始舔弄起她那嫩嫩的脚趾,脚掌,和粉红的脚跟,将她的脚舔得湿透,一点死角都不放过……

「哦……爽死了……哦……我被你舔的魂都丢了……哦……你们真坏。」

这时,两人停止了舔弄,站起身来,用手不断的摞动粗硬的肉棒,一脸淫笑的看着已经进入性爱状态的真由美。

「嗯……你们太坏了……我不管,你们要满足我……来吧,用你们的大肉棒来安慰我吧……哦……」

「臭婊子,是你说的,嘻嘻……你想让我们满足你哪里?」

「坏……坏人……哪里都可以……我现在只要你们的大肉棒……哦……」

「杰杰……杰。」两人互看了一眼,矮个淫笑着将真由美拉到自已的身下,示意着她将自已的肉棒含进嘴里,真由美饥渴的身体让她毫不犹豫的将眼前的肉棒完全的吸纳进嘴里面,然后快速的吞吐起来,而他亦很配合的抽动起来。高个却则站在真由美的身后,大手紧握纤细的腰身,一招老汗推车将粗硬的肉棒毫不费力的顶入淫穴之内,之后挺动着腰身「哦……大哥……这贱人的嘴里好紧……吸……吸力真大,我的龟头都麻了……」

「是啊……这婊子的阴道好紧,哦……好爽……里面好像有无数的肉手在抚摸拉扯我那里,还吸……吸得我的灵魂都出来了……真他妈的爽……」

三人在这荒废的仓库里进行着激烈的性爱,只听到淫言猥语不时传出,淫水汗水绞在一起。两个非主流在品尝极品的肉体时,真由美感觉他们准备再一次进入到射精的高潮当中,不由得加大了吸力和绞榨,让他们两人激刺到极点。他们双腿开始发抖,腰身停止了抽插,接着在他们怒吼中再一次喷在充满活力的精液。真由美饥渴的吸食着,她的皮肤变得越来越粉嫩,妩媚的双眼快滴出水来。而两个非主流却越来越消瘦,双目赤红的他们完全陷入性爱的高潮中而不自知。

「嗯……再来……再来。啊……我还要……」吐出两人的肉棒后真由美反身将高个压在地上,用饱满的丰乳顶在他的脸上,让他吸食自已肿胀的乳头,而空虚的淫穴迫不及待将粗硬的肉棒再次吸纳进去,里面的淫肉马上进行绞榨,而她并没有动起来,而是撅起雪白的丰臀,将鲜嫩的菊花呈现在矮个的面前,连射两次精的矮个已经强弩之末,但他还不管不顾的挺起肉棒插入那令人销魂的菊花里面去。

「哦……」三人同时发起舒爽的呻吟声。接着两男用力的挺动腰身,快速的抽插着那令人欲仙欲死的迷人洞。

「嗯……好棒……你们太棒了……啊……用力……啊……」真由美已经进入狂乱的状态,她的双手从按住高个的胸变成紧握住他的颈,一下一下的配合着他们的抽插。

「哦……爽死啊……我那话儿爽得快熔化了……嗬嗬……」

「好棒……你们的肉棒……又长又粗……太……太厉害了……哦……用力。」被双面夹击的真由美她也进入高潮的临界点,只见她纤嫩的双手变得比钢铁还硬,不由自主的握紧高个脖子,渐渐用力。而高个瞪大着双眼,双手用力的握住她的双乳往外推,双乳都被他抓出血痕,因为他觉得自已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想快点摆脱掉,但身下的肉棒却违背着他的意志,被绞榨和吸力十足的淫穴弄得龟头发麻,只能机械式的用力抽插。而身后矮个哪里看得见大哥的情况,他被那充满肠油的菊花绞榨得头皮都发麻,根本就不用他多用力,每当他抽出肉棒时菊花深处都会将它吸进去。这样激烈的性爱持续了五分钟左右……

「哦……」真由美率先进入高潮,双穴喷出滚烫的淫水和肠油打在他俩的肉棒之上,她的全身透着粉红,双穴绞榨和力度变得惊人,而她握住高个颈部的手突然加大力度。

「呜……」被握得透不过气的高个濒临在死亡线上,他脸部灰白,恐惧的抽搐,接着竟然喷出金黄的尿液,火热的尿液将真由美进一步推向高潮的顶峰。

「哦哦……讨厌……啊……你竟然射尿出来……哦……爽……爽死了……我榨……榨死你……哦。」

「呜……」高个在射完尿后接着开始射出他人生中最后的精液。

「哦……我又射啦……」矮个也开始喷射了。

他们两人在喷了十几股后变得稀薄,但两穴强大的吸力下将他们的血液混和着剩下的精液抽离出体内,一股股血精让真由美高潮迭起和狂乱。

「啪」枯瘦的高个终于被扭断了脖子,他的舌头伸得老长,突出的眼珠写满恐惧的神色,但下体的肉棒还在回光返照般的射着血精。而身后的矮个也发现了情况不对,身上的精气和血肉不断抽离,他无力的推动着眼前变得越来越白嫩的恐怖丰臀。嘴上发着无力的呻吟声。在吸食了大约二分钟之后,真由美才从性欲的高潮中脱离,她停止了吸榨。

「啵」身后的矮个的干枯身体终于摆脱了食人的菊花,失去支撑力的他一下倒退撞到墙上,然后坐在靠墙的长椅上虚弱的呼吸着空气。

真由美将变成肉虫的肉棒退出粉嫩的淫穴,站起身来,不停的扫视着吸食后恢复正常的身体,之后露出满意的笑容。她没有理会已经被她吸成干尸的高个,而是穿上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走到矮个身前。

听到高跟鞋在地面的敲击声,矮个瞪大着双眼看着地上变成干尸恐惧的抖动,他不知道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真是上的山多终遇虎,报应来的真快。

「女……女侠……请放……放过我吧……」矮个已经慌不择言了,只想着怎样活命。

「咯咯咯……你以为我还会放过你吗?从你透露出前几天强奸那个女孩时,你们就已经是个死人。你知道吗?前几天我看过新闻那被你们强奸的女孩从自家的小区楼顶跳楼自杀,虽然被抢救了,但活过来后变成植物人,真的生不如死……呵呵,那就让我送你俩下地狱去赎罪吧。」说完,真由美用穿着高跟鞋的脚对着他那变成肉虫的下体闪电一划,那罪恶的根源就离体而去,接着在还没喷出鲜血时双手紧抓他的头部,然后将他埋在她那丰满的玉乳里,口中念了一声忍语「忍术,玉乳大风车之术……」这时真由美快速的收回头部的双手,改成紧握自已双乳,用丰满的乳肉挤压他干枯的头部,然后以自已身体为轴心旋转起来,矮个身体被她那违背常理的动作带动着空中旋转,而紧夹的双乳如同铁球一样挤压着他的头骨和空气,在越来越快的旋转中,他的头骨开始开裂,口鼻眼鲜血横流与下体的断口处在空中形成一白一红的光影。

「啪。啪啪……」空气中传来如同磨骨般剌耳的声音,接着矮个身形在光影中飞离出来,「噼啪」的一声跌在地上,他的整个头部夸张的变成长板形,一只眼珠掉到地上,另一只都爆掉了,满是鲜血从变形的脸上流出,当然呼吸早就停止了。

「咯咯咯……能死在你喜欢的肉体上,也算死而无憾了。嗯,吃的真饱,看来得回去了,不然怕那傻瓜在等。咯咯咯,龙之国有句名言,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看来在他那里还是安全的,过几天再会爱丽莎吧。」她穿上衣服,看也不看地上的两具尸体就往深田的家里走去,因为她知道过两天他们的尸体会变成水之后消失不见,这种人死了也没有人会关注,正是她补充她力量的好养份。

未完待续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上一篇:天下三部曲之天下一家 下一篇:穿越机器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