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午夜骚动  »  武松淫遇

上一篇:车上偷搞阿姨 下一篇:鸡动战士

武松淫遇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
武松抱住瓶儿双腿往前一压,张着口便对着小 舐了起来。


瓶儿全身颤抖着,浪声叫道∶“松哥┅┅不要┅┅吃┅┅小穴穴┅┅脏┅┅脏死了┅┅唉唷┅┅快┅┅快停住┅┅要玩┅┅不要┅┅这样玩┅┅”


武松在瓶儿娇嗲带嗔的惶急声中将湿淋淋的阴户舔了个遍,这才放弃了她的小穴,抬身吻上她的唇。当武松的双唇贴上了她的小口时,瓶儿红唇已是灼热无比了,两个人四张嘴唇紧紧地黏在一起,瓶儿又软又滑的丁香小舌溜入武松的口中,武松也猛吮着她的香舌,贪婪地吸着。


武松将瓶儿吻得遍体趐软,躺在床上娇喘不已,知道这美人儿现在已欲火焚身,再不去干她,准会给她恨恨地咬上一口,於是站回床边,握起阴茎准备直捣黄龙。


才一掰开瓶儿的双腿,哗┅┅真美!两片大阴唇好肥,夹起成一条小缝,好湿,湿濡到反着光泽。武松用手指撑开两片大阴唇,迷人美景尽收眼底∶上面的阴核已呈勃起状态,对下两旁是又红又嫩的小阴唇,再对下就是淫水泛滥的阴道口了,整个阴户看上去既艳丽又淫糜,令人恨不得马上干过痛快。


武松用中指揩磨一下她的阴核,瓶儿马上“啊!”地叫了一声,武松顺势用两只手指插入阴道里。想不到阴道四周的嫩肉将手指裹得这麽舒服,武松抽出手指给瓶儿瞧∶“你看,都湿了哇!”


武松用手指抽插一阵後,见瓶儿穴口已是淫水涟涟,两片小阴唇更是一张一合地抖动着,是时候了,於是握着鸡巴猛然用力狠狠地往小 中插进去,瓶儿发出像惨死一般的叫声∶“啊!啊!慢点┅┅太┅┅太大了!”同时粉脸变色,樱唇哆嗦,娇躯抽搐不已。


金莲和梅儿忙回头看,只见武松看到瓶儿吃痛便顶住不再插,静静地享受着大鸡巴被小 夹紧的美感,双手仍抚摸着玉乳,有时吻吻它,大鸡巴在穴内轻轻地抖着,龟头也在花心轻磨着。


不一会,瓶儿适应了!瓶儿乐极了!瓶儿感到穴不再痛了!小腹也不再发烧了!心头也不再空虚了!她只有欲仙欲死之感!瓶儿一声声的叫着∶“哎呀┅┅哥┅┅哥哥┅┅我的亲哥哥┅┅我的大鸡巴哥哥┅┅我┅┅我美死了┅┅我达到┅┅人生最美的┅┅境界了┅┅哎呀┅┅喔┅┅喔┅┅我美死了┅┅哥哥┅┅你真伟大┅┅你┅┅太能干了┅┅你赐给我痛快┅┅哎┅┅哎呀┅┅哎呀┅┅太美了┅┅哥哥┅┅插吧┅┅小 被大鸡巴┅┅插穿了┅┅我┅┅我也不会怪你┅┅哎┅┅哎呀┅┅美死我了┅色五月四房┅哎┅┅我太痛快了┅┅”


金莲大概怕武松累着,心疼了,下床站到武松後面,双手把住武松的腰,尽管她自己已是骚痒难捺,下体已是源头活水而出,弄湿了那片倒三角的茅草地,但她依然忍饥助战。武松从瓶儿的阴户往外拔出大肉棒的时候,金莲就帮忙往後拉;武松往瓶儿肉洞里插进时,金莲就按在武松屁股上用力推,以增大武松进的力度。


金莲这个举动也提醒了梅儿∶梅儿也应该帮一把,於是梅儿也忍受住自己的饥渴,走到金莲旁面,双手摁上男人的屁股。他们们分工明确∶武松 进瓶儿阴户的时候,梅儿就用力推前武松的屁股,增大武松插入时的力度;等武松全根进後,金莲就双手把住武松的腰往後拉,以使武松的大鸡巴头子从瓶儿 里抽出来;接着又轮到梅儿推武松,以使他 进┅┅


如此一百多下後,便使瓶儿淫水泉涌,全身抖动,渐入高潮地喘着道∶“喔┅┅喔┅┅真美┅┅美死我了┅┅哎呀┅┅好哥哥┅┅我舒服极了┅┅我作梦也┅┅想不到┅┅真的想不到┅┅想不到它会使我这麽快乐┅┅哎┅┅哎呀┅┅我┅┅我实在┅┅美死了┅┅哎┅┅哎哟┅┅用力┅┅用力┅┅再用力┅┅对┅┅对┅┅哥┅┅哥哥┅┅我愿给你 一辈子┅┅”


疯狂的性交已使每一个女人都不顾羞耻了,她们的心全灌注在武松那似虎如狼的勇猛大鸡巴上。当然,最舒服的还是男人,他 得舒服,她们的助战又使他毫不费力气,两头都是他美。


不久,瓶儿子宫一阵阵强烈收缩,接着全身一阵抖颤,一阵高潮的电流马上袭击全身,瓶儿疯狂的叫喊着∶“啊!我的亲丈夫┅┅哎呀┅┅心肝┅┅小穴活不成了┅┅要┅┅要泄给哥哥的大鸡巴┅┅了┅┅不行了┅┅啊┅┅天呀┅┅”如此泄了三次,瓶儿全身软趴趴地昏迷了过去。


武松见瓶儿如此不耐战,知道她因西门庆死後久未实战,是以这麽快就举旗投降了,便拔出阳具,转个方向对着金莲。她本来站在武松後面把着武松的腰往外拉以增加他 瓶儿的拽力,一边趁梅儿往前推的空档也色急地用手在自己阴核上揉着,现在见武松拔出了阳具对着她,便急急平躺在床上,双腿八字型地大开着,好似欢迎着武松的大鸡巴干进来。


武松眼前的金莲身体肌肤胜雪,圆润丰满的臀部,双腿平滑修长,一对乳房像刚剥开的荔枝果肉一般地细嫩柔软,却又颤抖抖地富有弹性,两个奶头像葡萄般凸起着,那惹人的身材不像已婚妇人,倒像是刚破瓜的少妇,真是完美无缺,光泽细嫩,而且那种少妇的成熟味道,更是叫武松心跳不已。


金莲的骚穴洞口此时已是淫水四溅,浪态百出,武松压上去後,把那热烫的鸡巴抵住金莲的阴唇外轻轻磨着。武松磨了会儿,自己也欲火如焚,血脉贲张,那只大鸡巴已大量充血,涨得有如一根烧红的铁条,於是对着湿润的阴户,把坚硬的阳具用力一插,全根被金莲淫水充盈的阴户包了进去。


金莲那小 被武松的大鸡巴塞得满满地一丝丝空隙都没有,金莲躺在下面,水汪汪的媚眼流露出万种风情,她腰儿扭、臀儿摆,企图从武松身上求取由她的丈夫那儿得不到的性高潮。在干穴的过程中,不停地发出“啪!啪!”的肉与肉碰撞声和“噗嗤!噗嗤!”阳具插入阴户挤出空气声。


金莲的花心一松一紧地吸吮着武松的大龟头,看来金莲小 的内功还不错,武松边插边道∶“我的小亲┅┅亲┅┅我好舒服┅┅加重一点力┅┅加快点┅┅你的小 真棒┅┅套得我的大鸡巴┅┅真爽┅┅快旋┅┅旋动你的大屁股┅┅对┅┅对了┅┅就是这样磨我的鸡巴头┅┅”


金莲浪哼道∶“啊┅┅大鸡巴┅┅哥哥┅┅啊┅┅让我尝到这麽好的┅┅滋味┅┅心肝┅┅宝贝┅┅插┅┅插快一点┅┅好美啊┅┅快┅┅快┅┅再快一点┅┅也┅┅也用力一点┅┅插死算了┅┅我要┅┅要上天了┅┅我的┅┅亲丈夫┅┅小穴穴要┅┅泄了┅┅泄给我心爱┅┅的┅┅亲丈夫了┅┅嗯哼┅┅”


金莲已被武松插得浑身趐麻,媚眼如丝,花心颤抖,淫水不停地往外流,丰肥的粉臀一直挺送迎合着武松的抽插,娇喘呼呼、香汗淋漓。金莲的浪叫声及那骚媚淫荡的表情,刺激得武松好似出闸猛虎逮到猎物般地狼吞虎咬,择噬而食,双手紧抓她那两只浑圆的小腿,用足力气,一下比一下又猛又重地狠 着。大龟头像雨点似地打在花心上,含着大鸡巴的大小阴唇,随着大鸡巴的抽插不停地翻出凹进。淫水搅弄声、娇喘声、浪叫声、媚哼声,汇在一起,交织成一曲春之交响乐,好不悦耳动听,扣人心弦。


金莲抵档了半个时辰後,终於不支而退,缴械投降了,只听她媚态十足地浪道∶“哥┅┅好哥哥┅┅哎呀┅┅我的亲哥哥┅┅哎┅┅哎呀┅┅美死我了┅┅你这麽能干┅┅哎哟┅┅哎┅┅对┅┅对┅┅对了┅┅再重一点┅┅真好┅┅实在┅┅好痛快呀┅┅大鸡巴哥哥┅┅你真利害┅┅哎哟┅┅顶得┅┅顶得我┅┅好舒服呀┅┅哎┅┅哎呀┅┅快┅┅快┅┅快用力┅┅我┅┅我要去了┅┅泄出了┅┅”刚叫完便全身一抖,接着大屁股的阴精直泄而出了。


武松见她高潮已到,兼渐趋昏迷,便仅以龟头顶住花心四周轻磨着,待阵阵阴精直泄而出,眼见饥渴的金莲也被自己征服了,便把阳具插了几下,拔出来,用她们的肚兜擦一擦,向梅儿爬过去。


梅儿早已在一旁看得全身发热,浪水直流了,要不是刚经人事不久,恐怕早就冲过来抢夺大鸡巴了。武松看着梅儿结实而玲珑的玉乳在她胸前起伏不定,平坦的小腹,引人遐思的三角地带充满了神秘感,令人向往,黑黑阴毛藏着刚开发的阴户,微露着粉红色的阴唇,还滴着浪水呢!


武松趴到梅儿身上,龟头在阴户口一动一动地顶着,撬开她的阴唇,徐徐插入。梅儿先是痛得娇呼不已∶“哎呀!”跟着一声娇叫∶“痛死我了!松哥┅┅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


梅儿一边娇哼着“受不了”,一边还把肥臀上挺,想把武松整条鸡巴都吃尽到小穴里才算充实满足,但是她又感到小穴里被大龟头撑得满满的、胀胀的,是又痛又酸、又麻又痒,那使得自己更形肉紧起来。


娇小的阴户被流出来的淫水弄得湿淋淋又粘糊糊的,武松的大鸡巴在梅儿毛茸茸、红通通的小 里也感到渐渐地松了些。武松一面玩弄着她那一双肥嫩尖翘的乳房与红艳的乳头,一面欣赏着那细皮嫩肉、雪白娇嫩的胴体,也加快了大鸡巴抽插的速度。


这种轻怜蜜爱、恣意挑动的攻势,渐渐地使得梅儿脸上的表情改变了,显出一种快感、惬意、骚浪而淫媚的神情,只见她双腿时而乱动,时而缩抖,时而挺直,时而张开,娇靥上两颊赤红,媚眼微张,春上眉梢,大屁股也挺着直扭,知道她尝到甜头,渐入高潮了,武松於是开始用劲地狠插猛干起来。


大龟头次次猛捣花心,干得梅儿是欲仙欲死,眸射淫光,娇浪透顶,春我要色综合情荡漾着叫道∶“啊!我好痛快!我┅┅要┅┅泄┅┅身┅┅了┅┅喔┅┅”


梅儿被武松的大鸡巴 得媚眼欲睡,欲仙欲死,小 里的淫水一泄而出,直往外冒,花心猛的一张一合吸吮着龟头。武松依然埋头苦干,直感到梅儿的嫩穴里阴壁上的嫩肉把大鸡巴包得紧紧的,子宫口不断地吸吮着大龟头,真是妙不可言,爽在心头,不由暗赞∶尤物!真是天生的尤物!


“啊┅┅亲哥哥┅┅我好┅┅舒服喔┅┅真美┅┅松哥┅┅心肝┅┅真美死┅┅我┅┅了┅┅我┅┅要┅┅要┅┅泄┅┅了┅┅”

人国产av
她在一阵扭动屁股、极力迎凑、尽情浪叫後,小穴心猛收缩着,泄了一大堆阴精後,便四肢大张地抖颤着。


武松连续大战三女,令她们三人在自己胯下皆俯首称臣,娇呼自己亲丈夫,使自己如君临天下似地得意不已。武松又从瓶儿开始,继而金莲和梅儿,轮番地又再干多她们一次,才在阳具的趐麻快感中把阳精射给瓶儿,让她享受男人精液喷洒的舒爽感。一阵绻缱,温柔地拥着她们三人,频频吻遍她们的娇躯,使她们美得浪趐趐地睡了。




【完】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上一篇:车上偷搞阿姨 下一篇:鸡动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