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出墙淫情  »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17)作者:costinia

上一篇:路上,车上作者:不详 下一篇:情网 Web of Desire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17)作者:costinia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作者:costinia 字数:9120 前文:thread-9152309-1-1.html 第十七章 经历沐浴冲刷洗礼过的警花美母仿佛获得了重生,湿漉漉的秀发如同瀑布一 般披散在身后,尚未沥干的身上只穿着一件性感的紫色薄纱半透明情趣睡裙,透 着薄薄的纱裙,丰满圆润的乳房清晰可见,粉红色的乳头紧紧贴着睡衣,露出诱 人的轮廓。透过薄薄的纱料,深邃的乳沟隐约可见。 如柳的腰肢下面,一双白皙性感光滑的美腿还在滴淌着晶莹的水珠,更衬托 出了妈妈的火辣身材,一双完美的玉足踩着粉色的拖鞋,配合着令人血脉贲张的 紫色诱惑,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扑鼻而来,空气中弥漫着淫荡和性感。 隐隐约约我注意到妈妈的骚屄上没有内裤,圆润雪白的肥臀自然的扭着,暴 露在空气中,从下面看去,可以隐约看见那红粉色的大阴唇和乌黑浓密的阴毛。 「难道妈妈是在以这种方式勾引我嘛」,我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和兴奋,颤 抖的说着: 「妈妈,你……」 余音未落,妈妈冰冷的声音传来,彻底浇灭了我的热情。 「志伟,妈妈知道你这些天过得委屈,吃了不少苦头,妈妈这些天也累了, 你还是早点休息吧,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妈妈希望你把这些都忘记,不要 留下什幺心理阴影」。 「妈妈,你受委屈了」,我缓步走到妈妈身前,一把抱住妈妈,顿时香软柔 酥的感觉传遍全身每一个毛孔。 「志伟,妈妈知道,可是妈妈现在很疲惫,想要休息了」,妈妈开始在我的 怀抱中挣扎。 「不要,妈妈,从那次开始我就爱上了你,爱到无法自拔,你太美了,儿子 还想,还想……」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落在我的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上次我们已经做出了有悖伦常之事,但那是被迫的,我们不能再次做出这 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是最后一次警告,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痴痴的怔住了,那个性格独立干练的妈妈又回来了。我也是太傻了,天真 的以为妈妈穿了一件性感的内衣就会心甘情愿的和我发生些什幺,或者那根本就 是妈妈自己解脱的一种自我庆祝吧。 不知什幺时候,妈妈已经挣脱了我的身体,迈着依旧优雅的步伐走回房间, 听见「砰」的一声,房门冰冷的关闭了。 难道我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嘛,如此美若天仙,性感诱人的妈妈近在咫尺 却遥若天涯,夜夜骑 夜世上还会有比这更加悲催的嘛。哎,我还是天生胆小,刚刚如果霸 王硬上弄不好现在已经开始鱼水之欢了,自己还是太没用啊,错过了这幺好的机 会。 我悻悻的摸着已经硬胀的鸡巴,看来今天又是用手解决的命了,也罢,被囚 禁这幺多天,难得恢复自由,洗个澡睡吧。 怀揣无尽的失望,走进洗手间,猛然我的眼前一亮,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 看到卫生间的垃圾桶还残留着妈妈被调教时的衣物:一双被割断鞋带的黑色高跟 鞋,一件黑色的贴身欧式警服,一条黑色的小内裤,一双被割裂支离破碎的黑色 丝袜。 想象着妈妈穿着这些衣物凌辱受虐的场景,消退的欲望又重新涌起。 我反锁上门,生怕妈妈突然进来,如获至宝一般,小心翼翼的拾起那堆衣物, 鉴定起来。我摊开黑色的三角内裤,裆部赫然存留着一片清晰的水渍,我迫不及 待地举起它放在鼻子上深深一嗅,传来妈妈下体特有的味道:刺激诱人的骚水味 混合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淡淡的汗酸味,不禁神清气爽。原来妈妈在受虐的时候下 面也会流水啊,果然是个天生淫贱的婊子! 放下内裤,我拾起那双刚刚褪下的黑色丝袜,虽然被刀片割裂的面目全非, 但是那丝丝的感觉依旧像滑嫩的皮肤一样。我把裤子褪到的漆盖处,从内裤里掏 出已经勃起肿胀的阴茎,翻开包皮露出里面红紫发亮的龟头,把一只丝袜套在阴 茎上,龟头紧紧抵住袜尖足趾部位,传来一阵湿润,想来是妈妈被调教时精神紧 张,玉脚沁出的香汗。 最后,我拿起一只高跟鞋,把裹着丝袜的阴茎放在里面,上下疯狂地蹭磨套 弄起来。脑海里不断联想着妈妈被摆成各种淫荡姿势被调教虐待的场景,我几乎 忘掉了时间的存在。在美丝香鞋的摩擦之下,一股无法抑制的快感从龟头处渐渐 涌向全身,终于一股滚烫的乳白色的液体从阴茎里喷发而出,射穿了残缺的丝袜, 射满了黑色的高跟。 偷偷拿妈妈的衣物自慰让我有一种偷情的快感和刺激,身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我满意的用黑色的胸衣仔仔细细的把鸡巴擦拭干净,看着妈妈穿过的衣物上沾满 了我的精液,间接的,我的鸡巴和妈妈的骚屄,骚脚,美胸又有了一次亲密的接 触。 「嘿嘿,骚屄妈妈,既然得不到你的人,那幺儿子用你的衣物发泄一下不算 过分吧」,我愉悦的打开喷头,享受着射精之后的愉悦。 待我一觉醒来,已接近黄昏时分,长久以来积压的疲倦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 放松,美美的睡过之后,我觉得整个人都获得了重生一样。我从床上爬起,打开 房门,一股美味的饭香从厨房传出,原来妈妈早已起来,为我们的重获自由在准 备晚饭。 「志伟,起来了啊」,看到我走近,妈妈和蔼的说道,语气中全无昨日的威 严,一时让我有些不能接受。 而更让我不能克制的是妈妈一身简约大方的打扮:乌黑的秀发盘在头上,嘴 唇上涂了水蜜桃色的淡淡唇膏。上衣身穿一件粉红色调,点缀着白花的吊带睡衣, 下身是一粉红色的超短裙,两边开着半尺长的缝,可以清晰的看见白皙的大腿, 光滑修长的大腿上穿了双粉色的丝袜,脚踩一双简约大方的粉色单鞋,上头还扎 着蝴蝶结,一身粉红色的香艳诱惑。 「志伟,妈妈昨天可能态度有些不好,不过你也不小了,一些基本的道理不 用我多说吧」 而我此刻的注意力全然没有放在谈话中,只是心存疑惑,既然没有勾引我的 意思,为什幺还要穿的这幺火辣呢?这不是诱人犯罪嘛。 正当我疑惑之际,妈妈的手机铃声突然想起,我注意到妈妈看见来电的联系 人之后,脸上绽出了花一般的笑容。 「喂,小凌啊」,妈妈语气轻柔缓和。 「要晚一会啊,没关系,我可以等你,做了很多菜,都是感谢你的」 「这可不行,你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我和志伟一定要好好感谢感谢你」 「恩,好。一会见」,妈妈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 此时此刻,我才明白过来,原来妈妈是为了报答凌昭,可为什幺我感觉妈妈 对凌昭的感情已经远远超出了感激呢,难道这身打扮是为了把自己献给凌昭?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愈发不爽,虽然凌昭救了我们一家,于情于理都该好好 报答于他,可是想象着妈妈又要委身凌昭胯下,我真的很不爽啊! 在欲望和情绪的双重折磨下,看着厨房里还在忙碌的骚货美母,我的小宇宙 终于爆发。走到妈妈身后,左手隔着粉红色的睡衣把玩着妈妈的乳房,右手撩起 性感的超短裙,抚摸着妈妈的丝袜美腿。下体已经支起了巨大的帐篷,隔着细腻 的丝袜,抵住妈妈丰腴的肥臀。舌头则是细心的吮舔着妈妈的粉嫩的脸蛋,沿着 优雅,完美的曲线,触到了娇羞的耳垂。 如同触电一样,妈妈「啊」了一声。 「你干什幺啊,快放开妈妈」,妈妈开始在我怀里挣扎。 「你打扮成这幺骚不就是为了勾引凌昭嘛」,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魂都 飞出去了。 「不……不是的,志伟」 「还狡辩什幺,我的骚货妈妈,那是谁在被人虐待的时候小屄还流水啊」, 我一面说着,一面加快了双手抚摸的节奏。 「你在胡说些什幺啊」,妈妈还在挣扎,但明显感受到她已经开始呼吸急促, 看来我真的要好好免费国内自感谢慧姐,没有她的开发,妈妈不会像现在一样敏感。 妈妈不停着耸起肩膀,挡住敏感的耳垂,我则移开那迷人的香肩,加快了舌 尖打转的速度,很快我的唾液弥漫在妈妈的耳垂,耳洞中。 「啊……啊……志伟……知不知道你在做什幺啊」,在我的抚摸吮舔下,妈 妈已经开始了低声的呻吟。 「当然是在孝顺伺候我的警花妈妈啊」,我故意把警花两个字咬的很重,双 手对丝袜美腿的刺激愈加强烈。 听到警花儿子,妈妈仿佛陷入了一种魔咒中的情欲,渐渐放弃了抵抗,任由 我玩弄着。 看到妈妈已经就范,我不胜欣喜。放开了把玩丰乳的手,转而跪到了地板上, 把妈妈两脚叉开,头部夹在中间。从足部开始,沿着小腿玲珑曼妙的曲线,一直 伸到白皙粉嫩的大腿根隔着丝袜开始舔起光洁的玉腿。光滑的皮肤和柔嫩的丝袜 不断刺激着舌尖最敏感的神经。很快,口水浸润了粉艳的丝袜。 而整个过程中妈妈不断的抖动着双腿,似乎很享受,全然把昨天教育我的话 抛在了脑后。得到默许后,我更加大胆,周而复始,舔了三个来回,舌头在丝袜 的刺激下微微发麻。 「妈妈,我们换个姿势」,我站起身来,只见她的面颊已经泛起了潮红,眼 神闪烁着情欲的迷离,乖巧的任由我摆布。 我抱着警花艳母,放到了操作台上坐好,使得双脚离地大概一尺高,然后跪 在脚下,抬起一只美足,吻起那淡粉色的凉鞋。 「妈妈,好喜欢你的小脚啊」,沿着玉足的边缘,嘴巴把鞋尖鞋跟都舔了个 遍,尤其是鞋尖处翩翩起舞的蝴蝶结,更是翻来覆去的舔,混有皮革和体香的味 道不断传来。 「恩……啊,妈妈也喜欢被舔。志伟,把……鞋子……脱了,更舒服」,妈 妈已经媚眼如丝,享受着我的舔舐。 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褪下拖鞋,抓起纤细的脚踝,忘情的欣赏,白皙如玉的 美腿,晶莹剔透美脚,精心修剪的趾甲上面涂满了鲜红色的指甲油,美的无懈可 击,隔着粉色的丝丁香五月婷袜,隐隐约约又充斥着若隐若现的神秘美。这双玉足虽饱受蹂 躏,却又依旧完美无瑕。 我把她们放在脸上,轻轻地用光滑白皙的脚底板摩擦着我的脸庞,迷恋的闻 着玉脚上散发出来香艳的气息,那种香酥柔顺的感觉让我飘飘欲仙。 抚摸了一会,我从脚尖处撕开了细腻性感的肉色丝袜,那白皙漂亮的脚趾完 全暴露在我面前!我的心跳不断加速,捉住纤细的脚踝,慢慢的放到了嘴里,开 始轻柔的吮吸。精巧的脚踝,如玉的脚面,光滑的脚底,美艳的足趾,甚至每一 个脚趾缝都翻来覆去的舔了几遍。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足部传来的舒服不断刺激着妈妈,我吮舔 的速度开始加快,慢慢的,妈妈的丝袜小腿,美脚上已经满是口水。 这双完美无瑕的玉足简直让我欲罢不能,我忘情的舔着,也不记得到底是舔 了多少遍,脚趾,脚面,脚心对我来说都是无上的佳肴。吮舔完毕,我爱恋的把 这对完美无瑕的玉脚放在胸口上用力摩擦。 而此刻的下体已经暴涨欲裂,我搬来一条凳子,正对着妈妈坐好,使得下垂 的双脚刚好能对着鸡巴的位置;由于双足悬空,没有着力点,妈妈全身的重量就 会从双脚传来,作用在我硬胀的鸡巴上。我心急的脱下内裤,露出早已勃起的大 鸡巴,迫不及待的捉住两只嫩脚,夹在鸡巴上开始慢慢的摩擦。由于空间狭小, 妈妈的两腿被迫呈现菱形,淫荡的姿势看起来简直让人血脉贲张。 柔软的美脚完全包裹在我的鸡巴上,上下撸动,我不断的变换着双脚的位置 姿势,以求获得不同的快感。我轻轻的把鸡巴放在妈妈左脚脚背上,让光滑细腻 的丝袜脚背托住阴囊;右面的美脚则是压住我青筋暴起的鸡巴,前后搓动。而妈 妈更是完美的配合着我,下面的五根调皮美艳的脚趾来回的刺激我敏感的睾丸, 上面则是全方位多角度轻重缓急节奏感强的踩踏,无以伦比的快感不断的源源不 断的从下体传来。 在妈妈给我足交的同时,我歪下头去,仰视着妈妈无限诱人的裙底风光。光 滑白皙大腿的尽头是一条粉色透明的蕾丝花边内裤,小巧的三角裤仅仅挡住了中 间最神秘的肉缝,枝繁叶茂的阴毛已经从内裤两边,纷纷侧漏。透过透明的小内 裤隐约看见了隆起的阴阜,又黑又密的阴毛完整的覆盖了整个阴户。两片粉嫩的 大阴唇微微分开着,少许淫液已经渗透出来。 初经人事的我完全禁受不住丝脚的摩擦,很快就有了射精的冲动,想到接下 来的盛宴,我恋恋不舍的把玉足从鸡巴上移开。 「怎幺?志伟,不舒服吗」,妈妈的语气里满是关切。 「没有,让儿子也伺候伺候您吧」!说着,我把头深深的扎向妈妈的下体, 把丝袜褪到膝盖处。隔着粉色蕾丝透明内裤开始抚摸隆起的的阴户,用手指不断 挑逗,很快淫荡的内裤已经有些湿润。我趁热打铁,把内裤裆部勒成一条细绳, 使得阴户完美的彻底呈现在我眼前。 「啊……不要啊」,嘴上还在抗拒,但是妈妈的大腿却在不断的张开,配合 着我下面的挑逗。 妈妈的阴户是那样的诱人,手感是那样的细腻润滑,阴毛是那样柔嫩,散发 着女性下体独有的骚香。粉色的大阴唇一张一合的,仿佛在诉求着什幺。俨然就 是一副精美绝伦的画卷。我轻轻的分开粉嫩的大阴唇,食指伸进湿滑的阴道里, 伴随着前后移动,指尖不断挑逗着妈妈如同绿豆般大小的阴核。 「啊……好舒服啊……啊」,妈妈闭上双眼,身体发颤。 「脱了……脱了小内内」。 得到妈妈的允许,我更加兴奋,我轻缓的从左腿处脱下妈妈粉色的内裤以及 充满情趣诱惑的粉色丝袜,而右腿则是原封不动。这样一部分丝袜散落在地上, 而完美的右脚脚踝上还挂着淫荡的蕾丝内裤,场面看起来更加香艳淫靡。 我又用力分开了美腿的角度,脸正对着妈妈美丽的阴户,两片鲜红肥嫩的大 阴唇和乌黑茂密的阴毛一览无余。顿时一股淫荡美艳的气息传来。我的嘴终于和 妈妈的骚屄接吻了,如同进入了迷人的桃花源一般。我用心仔细耕耘着妈妈下面 肥沃的土地,粉红的大小阴唇,紧窄的阴道,迷人的阴蒂,舌头在湿润的阴道里 徜徉,吸收着逐渐溢出的琼浆玉液。 「啊……啊……受不了……啊……啊」 伴随着妈妈忘情的浪叫,下面蜜穴逐渐开始泛滥,从肉缝里潺潺流出。双腿 更是紧紧夹住我的头。已经有小股带着妈妈独特体香的琼浆玉液恣意的飞散到我 的嘴唇上。 「啊……啊……好舒服……宝贝儿子……太舒服了……受不了啊…… ……好舒服……啊……啊……啊「 而我不断的舔着妈妈的蜜穴,双手还不断的抚摸着妈妈两只充满诱惑的玉腿。 妈妈身体抖动的幅度更大了,一双纤纤玉手不断的轻盈柔顺的揉着自己的大 奶子。 骚屄里的淫液愈加泛滥,不一会,又是一股琼浆玉液从美艳的骚逼里洒落在 我的嘴里。 妈妈双腿夹紧的更加频繁,两只玉脚也开始忘情的乱蹬,脚尖上粉色的内裤 不知什幺时候,已摇摇欲坠的飘落到地上。 此时,我不但加快了舌头的攻击,不断触动着柔嫩的肉壁,时不时发出吸水 的声音;同时还会用牙齿撕咬着妈妈的嫩穴,强烈的刺激使得妈妈的淫水不断顺 着雪白的大腿,粉色的丝袜向下流淌,极其淫靡。 「啊……啊……宝贝……志伟……别咬啊……疼……啊」,显然牙齿的刺激 让妈妈无处遁逃。 「快说,你是大骚逼,是骚警花,是下贱的婊子江秀」,看着此时已经痛苦 不堪的妈妈,我联想起在慧姐,慧姐他们的调教下,妈妈也是如此发情发浪,而 妈妈越是淫荡,我就是越兴奋。 说着我又加大了力度,舌尖开始疯狂的舔,牙齿时不时咬住妈妈娇嫩的阴唇, 用食指和中指夹紧,使劲蹂躏着妈妈那已经充血胀大的阴蒂,另一只手则不断的 在玉腿上抚摸,掐捏。 「啊……受不了了……我说……我说……我是小骚货……我是骚屄……江秀 ……淫荡……的警花……操我啊……要高潮啦……骚屄啊…… ……江秀……骚屄啊……受不了啊……好舒服啊……高潮……啊……啊「, 妈妈已经彻底语无伦次,全身开始痉挛。骚逼里的淫液全部喷射到我的嘴里,脸 上。 忘情的快感几乎使妈妈迷乱,妈妈大口的呼吸着,雪白的大屁股在空气中裸 露着,双腿大大张开,露出了布满淫液的阴户,残余的蜜汁正沿着洁白的大腿缓 缓的滑落,在我嘴巴的蹂躏下,妈妈高潮了! 高潮之后的妈妈媚眼如丝,深情的的注视着我,撩人的拨弄了自己散乱的秀 发。 「也让你的儿子爽一爽吧」,我和妈妈互换了位置,让她跪在地上,头部对 准我的胯下。 「小坏蛋,就知道欺负你妈妈」,妈妈嗔怒道,但还是脱下我的内裤,轻轻 弹了弹我硬胀的鸡巴,用漂亮的香舌轻轻的在龟头上舔了几个来回。 我把鸡巴故意向妈妈的樱桃小口里推送,知道感觉龟头抵住了喉咙,拉着妈 妈芊芊玉手,鸡巴在樱桃小口中不断的进进出出,巨大的阳具充斥着妈妈的嫩嘴, 没有办法,妈妈只得尽力张大嘴巴,方便我的大鸡巴在有限的空间里猛烈的抽插。 我抱住妈妈的头,无情的操弄着,每次都想尽力射穿她的喉咙。由于小口里 被满满塞住,妈妈只得呜呜呜的不停叫着。口腔的温暖让我的鸡巴产生了温暖的 快感,舌尖更是灵巧的在龟头上打转,刺激着我最原始的欲望。慢慢的,妈妈有 些充血,面泛红光,香艳的唾液沿着朱红的樱唇,流落在白皙的酥胸上,两只白 皙的大奶子伴随着抽插的节奏疯狂的晃动。 「啊……啊……妈妈……好舒服啊……要射了。我的声音开始颤抖,鸡巴传 来的快感让我飘飘欲仙。突然全身一阵颤抖,抱着妈妈的头,巨大的鸡巴完整进 入了妈妈的口腔,伸入到喉咙。一股股精液如同喷发的岩浆一般,狠狠的射向她 身体最深处,而妈妈也被迫全部吞下去。大约十几下以后,我才停止了疯狂的射 精,拉出鸡巴,把残余的精液对准妈妈的红唇,她则是淫荡的用舌头舔了舔龟头, 乖巧的在自己嘴唇上转了一圈,吃的干干净净。 而这仅仅是乐谱的序章,欲望冲开了理智的大门之后,我和妈妈双双不能自 拔,我抱起性感娇羞的妈妈,放在床上,骑跨在她的身上。双手隔着衬衣,握住 妈妈的乳房,有节奏的开始揉搓。妈妈也非常享受的闭上双眼,一脸轻松,安静 的躺在床上,任凭我的双手在曼妙迷人的身躯上游走,挑逗。 我解开了粉红色的蕾丝胸罩,一对完美无瑕的大奶子宛如两只轻盈的玉兔, 调皮的蹦了出来,雪白的乳沟更是充满了令人遐想的诱惑。 我把头深深的埋在妈妈的乳沟里,伸出舌头沿着深邃的沟壑,不断攀向高耸 的乳峰,直至的乳头,开始忘情的吮吸。同时右手抓着左面雪白的乳房来回揉搓 刺激,白嫩光滑的手感更是给我带来了无以伦比的快乐。妈妈不由得全身颤抖, 两只粉嫩的乳头在连续的刺激下,逐渐变硬,诱人的乳头边上也泛起了红红的小 颗粒。 「啊……啊……好舒服啊……快点给我啊」,妈妈又进入了迷乱的呻吟享受, 强烈扭动腰肢,浪叫的声音愈发强烈。 我放开那对傲人的双峰,把手伸进妈妈的短裙里,手掌在滚圆的雪臀上抚摸, 细腻的丝袜,有弹性雪白的肌肤,手指已经攻向了神秘的禁区。隔着丝袜内裤, 拇指和食指骤然发力,掐捏了肥美的阴户。 「啊……痛」,还沉浸抚摸中的妈妈毫无防备,下体突然传来痛感,不由得 呻吟出来。看到妈妈已经有了兴奋的萌芽,我开始加大了手骚弄玉腿内侧的幅度, 渐渐的,骚屄渗出了丝丝蜜汁,渗透在闪闪发亮的粉色丝袜上。 与此同时,我的嘴巴妈妈迷人俊俏的面颊上四处游吻着,最后落在红润温顺 的朱唇上。略微急促的呼出的热气夹杂着令人迷醉的芳香,呻吟声犹如婉转莺啼。 不由得我的心跳加速,一种妙不可言的快感充斥着全身。 她张开了樱桃小嘴,两条柔软的玉臂轻轻搂住我的脖子。我顺势把舌尖用力 送入那充满暖香气的小口中。在嘴里上下前后的转动,与她细腻湿滑的鲜舌甜蜜 的缠在一起,爱的旋律激荡起多多浪花,溅落在四片缠绵的唇下。 妈妈此时已经进入情欲的海洋,越陷越深。紧闭着双眼,粉嫩的脸颊泛起了 微微的潮红,呼吸的节奏加快,气息越来越重。我禁不住愈加贪婪,忘情吸吮着 妈妈湿滑的香舌,吞咽着滴滴香浓的唾液。 我的胸膛紧紧贴住妈妈高耸挺拔的富有弹性的双峰,身体上下蹭动,双手绕 到妈妈光滑的后背上,恣意的游动,早已胀大的鸡巴隔着丝袜内裤,抵住妈妈阴 道口,在门户的周边左右徘徊。 经过连日的开发,妈妈淫荡的本性已经彻底暴露,加上我柔情蜜意的爱抚。 此刻早已是春心荡漾,淫欲高涨,全身更是骚痒难耐,骚屄不断渗透着蜜液,冲 开阴户,不断的浸透在丝袜上,大腿内侧。 「志伟……给我……妈妈……想要」,妈妈又一次在欲海中沉沦了。香舌不 断的加快打转速度,亲密地和我交缠,与此同时,主动分开大腿,抬高位置,让 自己已经湿润的下体紧紧抵住我的鸡巴,不断配合我的动作摩擦着,同时主动用 双乳来揉蹭我的胸膛,用来获取更大的快感。 慢慢的,妈妈的额头上泛起了微微的汗珠,我放开她朱唇,背靠在床背上, 双腿伸平,让妈妈躺在我的胸膛上。伸进粉红色的裙子,左手握住丰满的乳房疯 狂的抓捏。右手开始上下移动,抚摸着妈妈雪白的小腹,柔顺的细腰,隔着丝袜 到了丰腴的肥臀,雪白的大腿上。 当我的手插进内裤,伸入到妈妈的蜜穴洞口时,下面已是湿润不堪,泛滥成 灾,我用手一吮,充斥着香骚的味道。 我伸入阴户的手指上立刻沾满淫液,浓密的阴毛上也变得湿淋淋,我撩拨开 阴毛,分开粉嫩湿滑的大阴唇,拇指和中指插进阴道,挑逗着敏感的阴蒂。 「啊……妈妈不行了……操我啊……啊」 「自己主动摆出求操的姿势,否则罚你一辈子不许高潮」 「啊……不要……好羞啊」 我又一次加快了阴部的蹂躏,而情迷意乱的妈妈终于抵挡不住欲望的诱惑, 淫荡的分开双腿,露出美丽阴户,用颤抖着的手指拨开湿淋淋的阴毛,分开沾满 蜜汁的阴唇,把粉红色的阴道完美的展现在我的面前。同时骚浪的扭动丰腴的肥 臀,一只手疯狂揉搓自己乳房,另一只手则是插进湿润的阴道,摩擦着已如黄豆 大小的阴核,把自己最最淫荡一面,淋漓尽致的暴露在我的面前。 面对如此香艳的诱惑,我再也控制最原始的欲望,提枪上马,准备大战三百 回合。 我把妈妈骑跨在自己的下半身上,右手卧住早已坚挺的鸡巴,调整好妈妈的 位置,让龟头对正肉缝。缓缓把妈妈降下,只听「噗嗤」一声,我的鸡巴终于插 入到妈妈的大浪屄里。 妈妈幸福的闭上双眼,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上下移动着身体,不断的升起和 降低自己的骚逼,两条玉腿则在空中不断的踢蹬;我则是抓着妈妈的酥胸,配合 着妈妈淫荡的动作,腰部发力,挺动着屁股,尽可能让每一次插入,都能直抵妈 妈的花芯。 我一面上下操着妈妈,一边用手搓揉着坚挺的乳房,同时用舌头疯狂的席卷 迷人的香肩,白皙的胸部肌肤,因为充血发硬的乳头。全身的快感使得妈妈陷入 疯狂的情欲中。 大约百余回合,妈妈已是香汗淋漓,到了情欲的边缘。我把手从乳房移开, 固定夹紧大腿的位置,迫使浪屄更加紧紧的将我的大鸡巴裹住,这样一来,每次 的抽插带来了更多的快感。 「好会玩……志伟……要死了啊……啊……操……江秀……警花……啊」 听到妈妈的浪叫,我更加兴奋,抽插的幅度愈加强烈,而随之而来的快感也 成倍的增长。 「我要射死你……射烂你……妈妈……骚逼」 「快……射进来……给妈妈……快……啊……操死我……算了」 随着下体传来一阵疯狂而空白的快感,我的精液呼啸着,朝妈妈子宫深处喷 射过去。而早就兴奋难耐的妈妈也几乎在同时,喷涌出淫荡的汁液,狭窄的阴道 里,我们喷射的液体交融着,我和妈妈同时达到了高潮。 我们尽情的喘息,享受着肉欲高潮带来的快感,我感觉的出来:妈妈的身体 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理智仅仅停留在理论上,只要有充足的时间,妈妈 会一步一步甘心做我的女人的! 想到这里,我愈加得意。哪料妈妈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我突然有了一 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不出所料,是凌昭打过来的,他已经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正 赶过来。 「儿子,快起来收拾收拾,要来客人了,妈妈去洗个澡」。只见妈妈赤身裸 体的爬起来,拿着睡衣快步的走进浴室。 我盯着妈妈的背影开始入神,我从心里开始讨厌凌昭这个名字,让短暂的云 雨巫山的快乐时光戛然而止,心里极度的失望,不爽! (未完待续)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上一篇:路上,车上作者:不详 下一篇:情网 Web of Des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