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人妻意淫  »  课辅女班导的3P自白

上一篇:少妇白洁之乱伦 下一篇:自助洗衣店淫娃被干到脚软

课辅女班导的3P自白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我姓劉,外子姓程,在台北天母附近經營一家小型的國中課輔班。我們夫妻 在五年多前開始接觸3P,和六∼七位單男接觸過。也算幸運的是,這些男性的 素質都很不錯,都可稱得上是優質的單男。這些朋友們大部分都和我們年齡相當, 唯一的例外,是一位剛剛考上高中的男孩子,那也是我們最後一次玩3P了。這 個小男生姓陳,母親很早就過世了,父親一直沒有再娶,也許是為了尋求發泄的 管道,三四年前,在網路上找到我們,於是和我們夫妻有過親密的接觸。之後一 年多,很巧合地,他們父子搬到我們的課輔班附近,小孩子也就近被送到這邊溫 習功課。   當這位父親第一次踏進我們補習班,認出我們夫妻倆時,場面顯得有點尷尬。 不過,三個人最後還是心照不宣,第二天他就把孩子帶過來,只告訴小孩我們從 前是“父親的朋友”。他的孩子名叫裕新,當時是國一升國二,長得高高瘦瘦的, 聰明,不過不太用功,成績不太穩定。須要父親師長們催促。也許因為他父親的 關系,我們夫妻對他特別關心,不僅在課業上,也在生活起居上。他的父親有時 因為公司的業務比較晚來接他,我們便會請他吃宵夜,順便和他聊一些學校或家 裡的事。也許由於母親早逝,他又渴望得到女性,特別是比他年齡稍長的女性的 關懷,他在學校裡總喜歡認一兩位高年級女生為干姐。不過,令他父親擔心的是, 這些干姐姐們品行可能並不是很好,因此希望我能多多關懷他,親近他。所以有 時我會在他考試成績好時,在周末假日的課後,帶他去逛街,買一些小東西慰勞 他。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就這樣地逐漸減少他跟這些干姐們鬼混的時間。   裕新升上國三之後,隨著基測的逼近,我們大人們給他的限制與要求也逐漸 增加。為了幫他疏緩壓力,有時我會在其他學生離開之後,幫他按摩一下肩膀和 頸部。這時他裝得也一副頗為陶醉的樣子。曾經有過那麼一兩次,心裡閃過一個 念頭,和這個小子做愛或玩玩3P不知道是怎樣的光景呢?!青春期的小男生都 或多或少會對性有興趣,裕新當然也不會例外。他父親與我們夫妻玩過3P,自 然不會食古不化,並未完全禁止他接觸這些資訊。只是有時會找時間看看裕新的 上網紀錄,或趁他不在時,搜一下他的書桌,書包等,了解他接觸了哪些資訊, 再看要如何處理或溝通。就在考完某次月考之後,他父親跟我們提到,裕新最近 似乎偏好一些和女老師相關的情色資訊,有將我當成性幻想對像的傾向。當我半 開玩笑地告訴“裕新爸爸”,我最近也把裕新當性幻想對像時,他也開始跟我們 開玩笑,說我們胃口很大,引誘了他,還想要引誘他的兒子,不過他接著說,他 的腦子裡現在開始浮現裕新和我做愛的景像,於是三個大人得到了一個“邪惡的” 結論……   這天,裕新的父親又要晚到了,照例地,我們夫妻請他吃了一餐宵夜。席間, 我借故離開一下。這時外子問裕新是不是很喜歡劉老師,裕新時顯得有點訝異跟 不好意思。外子於是要他現在不要胡思亂想,要好好把書念好,並告訴他,如果 基測考到某個標准以上,我們會帶毛片免费手他去中部旅游。其實這個標准對裕新而言是有 點低了,有點好強的裕新不服氣,說他可以考得更好,外子告訴他,人有時會失 常,要他不要太有把握。裕新於是問:“如果我真正考得更好呢?!”外子半開 玩笑地告訴他,考得更好,“可以讓你親親劉老師的臉臉,既然你喜歡劉老師的 話……”“老師不會吃醋啊?!”“老師如果那麼會吃醋的話,劉老師就不敢幫 你按摩了。”這時,我從裕新的後方出現,雙手搭上裕新的肩膀,邊幫他按摩了 幾下,邊說道,“是啊!!就算我跟別的男生上床演A片給他看,他都不會吃醋 喔~~~~”“別亂講,我只是要希望他加油一點,現在不要胡思亂想。”“現在不 要胡思亂想?!那等考完了就可以胡在线精品最思亂想嗎?!…”“我沒這麼說……”“裕 新啊,程老師剛跟你說,考得更好,可以讓你親親劉老師的臉臉,是吧?!我來 加碼一下,你考上前三志願,劉老師呢就隨你怎麼親,程老師,你說OK…OK。” 我邊說邊走去壓了幾下外子的頭,“程老師說OK啰…”   裕新這時聽得一愣一愣地,懷疑地問“老師是在說笑吧?!”“沒錯,老師 確實是在跟你說笑,不過只要你可以考得讓你爸爸滿意,讓老師滿意,老師會給 你一些特~~別的獎勵喔。不過,現在,你還是專心在功課上……好吧?!……嗯 ~~嗯”我把唇湊上他的臉頰,給了他一個深深的吻。裕新點了點頭,還是有些愣 愣的。   從那天起,裕新拼了,拼得比以前更厲害,拼得讓我有點擔心他的身體,於 是開始燉雞湯,買雞精給他喝。有次在我准備這些補品時,老公在一旁說:“給 他補習,補身體,補精神,還補精子是吧?!補得我還真有點吃醋呢!!”“想 吃人家的精子,能不先給人家補一補嗎?!”“說得也是…”   考完基測後,他有點患得患失覺得自己沒能達到標准,我們告訴他,努力過, 就會有回報,希望他能平常心來看,這幾個月的努力,老師有看到,只要達到一 定的成績,老師給他的承諾仍然算數,軍隊裡,即使吃敗仗,對有功者,還是得 賞。成績出來了,打電話問他,他父親接的,叫我要准備好“隨他怎麼親”。之 後,他被分發到他的第二志願,於是我們開始為他安排一趟一個星期的旅程。由 於他的父親不希望他一下子就進行激烈的3P,我們決定,前面幾天由我單獨跟 他在一起,之後,再視情況讓老公加入游戲。   等待又等待,那個大日子終於到來,至少對裕新來說是如此的。中午過後, 帶著輕便的行李,我一個人開車去接他。上車之後,他一路跟我說東道西。當然 也有說到“今天晚上要做的事”,還說,會給我一個“很大的”驚喜,似乎在暗 示什麼。到達目的地,車子停妥之後,走在前往旅舍路上,他還是跟我一直說個 沒完,不過我叫他別在公共場合提“那檔事情”。走到一個轉角處,突然一個人 衝出來,撞上裕新,兩個人都跌倒了。那個人很快先爬起來,一邊問裕新“對不 起,您沒事吧?!” 一邊和我一起扶起裕新。“沒事,沒事。”裕新說。那個 人說他趕時間,還一直跟我們道歉,裕新看來也沒有什麼傷口,所以,我們就繼 續走到旅館。   Checkin,拿到鑰匙,進到房間時,差不多是晚餐的時間了。我們原 本規劃好先要去吃晚餐的,不過裕新這時卻發現有東西遺失了,是他從家裡帶出 來的盥洗用具,似乎是被扒手扒了……是剛剛撞倒裕新的那個家伙干的嗎?!錢 包倒是還在,但是裕新卻顯得有點焦慮,他希望等會去附近超市買個“小東西”, 卻又不想讓我跟去,我有點狐疑著。但畢竟他也是個大孩子了,就隨他吧。   吃完飯後,他從餐廳直接去超商買他的“小東西”,我則回旅館房間洗澡, 房間浴室設備還不壞,有個雙人用按摩浴缸,洗完後,我套上一件最近才買的性 感睡衣,還稍微化了點妝。裕新這時剛好回來,幫他開門時,手上拎了一個小購 物袋,完全看不出他究竟買了些什麼東西。“這是什麼呀??”“秘密!!等下 您便知也~~mmmm,老師現在好性感喲!!聞起來香香的,很好吃的樣子…… 等我啰,一定給你一個大驚喜……”他又來了,什麼大驚喜呢??   幾分鐘後,他衝洗完,開始吹頭發,因為這次是我單獨面對一個丈夫以外的 男性,讓我有點焦慮,不過也有點想真正放縱情欲。但是,這次的對像卻又是一 個可能陰毛都沒長齊的小男生。他能帶給我什麼“大驚喜”呢?!頭發吹好之後, 他只有下體圍了一條大毛巾便走出浴室,圍巾下挺立著的陽具,則讓我暗暗吃驚, 如果那是真的,裕新恐怕可以和西洋A片裡的巨根男相比。“登登,大驚喜來了!!”, 他一個箭步跳到我跟前,掀開大毛巾,映入眼簾的是支貨真價實的巨根,我用雙 手遮了一下雙眼,假裝不敢看的樣子,“嗚~~不敢看!!”在指縫間,我看到裕 新血脈賁張的陰莖隨著他的脈搏跳動著。“少假了!!”“嗚~~不敢看!!”我 把身體轉了一下,背對著他。“大驚喜!”他又跳到我前面。“嗚~~不敢看!! ……吧~~”我把手放開,睜大眼睛,很誇張地裝一付驚嚇狀,不過裕新的陽具確 實也讓我很驚訝。“剛買的保險套,還不知道合不合用,家裡帶來一些特大號的, 被扒走了的樣子……”原來剛剛他去買了保險套。稍微試著幫他套了一下,應該 還可以,不過還是相當勉強。“好吧,就這樣吧,可愛的巨根男……”裕新幫我 褪去睡衣,“隨便我怎麼樣都可以是嗎?!”伸出右手摟上我的腰,左手也開始 在我的雙腿上游移,嘴裡贊道:“老師的腿真美,又長又直,光看你的腿老二就 硬起來了。還有……”   “奶子又大又挺……揉起來真爽。還有老師的屁股……”   他摸到哪裡就講到哪裡。   “有幾回上課時,看著老師的屁股……我應該說是臀部吧,就想這樣一下, 想不到還真的捏到了。”   如此進行了七、八分鐘,我已經漸漸吃不消,喘息聲越來越重了。看我開始 有了感覺,他便開始替我按摩。他說是向我學的,因為我常常幫他按摩。開始時 是按得中規中矩,不過慢慢就變質了。他用舌頭從我肩膀開始,一吋一吋的往下 舔,經過背部,腰,屁股,大腿,小腿,舔遍每一處肌膚,連腳趾縫都不放過。 我很怕癢,但這種細細的,麻麻的癢,我不但可以忍受,而且覺得癢的很舒服, 嘴裡不禁開始哼起來了。終於他打開我大腿,湊上嘴開始舔我的陰唇。靈活的舌 頭在陰唇上來回滑動,還不時吸著我的陰核,強烈的快感刺激著我魂飛雲端。終 於在他的舌頭刺進陰道的同時,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了,抓著裕新的腦袋拼命壓 向我的嫩屄,他的舌頭也開始在我陰道裡攪動,而我的喘息也變得更急促了。   這時裕新又不知道想到什麼我翻成俯臥,讓我白嫩的屁股翹的高高的。他是 不是想插入了呢?我的心砰砰的跳著,期待他那根粗大雞巴插入的滋味,沒想到 插進來的卻是他的中指,我正感到失望,他的中指已經快速抽插起來,並且低下 頭去舔我的屁眼。   “啊…啊…啊啊…喔…喔…啊…啊啊啊……”,其實屁眼是我最敏感的部位 之一,和陰核不相上下。亚洲视频大我常暗示我老公舔我的屁眼,但他嫌髒,每次都敷衍了 事。和我們夫妻玩過3P的男士們也只有裕新的爸爸會這樣做。裕新似乎得到他 父親的真傳,而且還青出於藍,他細心的用舌尖繞著我的屁眼,由外向內畫圈, 輕輕挑著我的菊花門,或是將我的屁眼整個含在嘴裡,輕輕吸著,粗糙的舌頭磨 擦著洞口,一道又一道的電流震的我渾身發抖。再加上中指在陰道內不停抽插旋 轉,很快就讓我棄兵卸甲,不斷浪叫。沒過多久,陰道深處一陣酸麻,“啊…… 啊…天啊…啊啊……”,仿佛山洪暴發,一陣陣陰精狂瀉而出。我泄精了!我從 來不知道我會泄精!但生平第一次泄精,竟然是出自一個初中剛畢業的小鬼之手!   這時他繼續揉著我圓圓翹翹的屁股,突然將雞巴對准洞口,在我毫無心理准 備的情況下,利用淫水的潤滑,一口氣就把那根巨物直插到底。媽啊!我心髒差 點停了,好大!好粗!裕新的雞巴像只鐵棒似的塞滿我的陰道,他還不斷往裡面 擠,讓龜頭磨擦著我的花心。   “啊……啊……”,我舒服得快虛脫了,還沒開始抽送就那麼爽,等一下會 不會受不了?裕新很快就給我解答,將雞巴抽出五分之四後,狠狠的一插,再一 次直底花心。“天啊!啊啊……”,太強烈了!整個人就像是突然被拋到九霄雲 外,和我做愛過的所有男士們都不曾給我這種滋味。   裕新重覆著同樣的動作,一抽、一插,速度越來越快,一股股前所未有強烈 的快感流竄我全身,搞得我淫水好像泛濫一樣流個不停。如此數分鐘後,我的陰 道又是一陣酥麻,整個人癱在床上,四肢乏力,而他卻絲毫不給我休息,立刻將 我翻成仰臥,扒開我雙腿,對准洞口,又一次將那只大雞巴狠狠的一插而盡。   “啊…啊……不行…啊…會死…啊啊…好爽…啊……我的天…啊……大…大 雞巴…用力…啊……饒命…啊…啊……太…太爽了…啊……要…要飛了…媽啊… …升天了…啊…啊……”   裕新雙手抓著我的奶子,快馬加鞭的一陣猛插,干得我胡言亂語,一會兒討 饒,一會兒喊爽。裕新一口氣插了一百多下,才慢慢停下來(一方面可能也怕太 快泄精)。接著他將我抱起來走進浴室的按摩浴池裡,裡面還有他剛洗澡用過的 水。我倆面對面坐著,我跨坐在他大腿上,一邊緊緊抱著他,一邊扭動著屁股, 讓我的小穴一上一下的套著他的大雞巴。   “嗯……裕新的雞巴真大……喔…老師好舒服……”由於水的阻力,我們的 動作不能太激烈,這正好讓我倆都能休息一下。不過也許是動作太過激烈,塞子 被碰掉,水漸漸流光了。裕新見狀,又抱起我把我抬回床上。開始加速插我。   “啊…啊…老公…別急嘛…啊…啊…好爽…裕新…真會干…啊…干得好棒… 爽…啊…真爽…爽死你的甜妹了…啊……”裕新像只出閘猛虎,瘋狂的抽插。   “啊啊…太美了…天啊…甜妹…啊…甜妹…啊…從來…啊啊…沒那麼爽…啊 …老公…大雞巴…粗雞巴…啊啊…干我…啊…啊…到了…到了…啊啊…要死了… 啊…啊……”   我竭力嘶喊,淫聲浪語,已經不知究竟是在和誰做愛。在我瘋狂的叫聲中, 我率先達到了高潮,過了約二十秒鐘,裕新腰部猛然一挺,“射…射…射……射 ……射………”地喃喃自語了好幾聲,然後一動也不動地趴攤在我身上,陰莖持 續地晃動了一兩分鐘。稍微回神的我開始有了一些疑問:裕新過去到底有沒有性 經驗?他居然可以把我搞到如此境界。他父親說他沒有真實的性經驗到底是什麼 意思?下次可能真的得好好拷問一下他們這對父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想著想著突然間發現裕新竟然就這樣癱睡在我身上,並開始打鼾起來,陰莖 有點軟化,不過這根原本就大一號的東西並未因此而滑出我的身體,瘦瘦的身軀 壓在我身上其實並不會覺得很重,我決定就這樣等他睡醒。就這樣經過了半個多 小時,突然他的身體抖起來,陰莖再次變大變硬,又再次深入我的體內,接著那 根大家伙又持續晃動了一分多鐘,然後裕新也跟著蘇醒過來,他居然在如此激烈 的做愛之後夢遺了!醒過來後的他似乎有點疑惑,問我好不好,感覺如何?我跟 他說我很好,他也作得很好。不過當他起身抽出陰莖時,我竟感覺到有精液從我 陰道裡流出,檢查了一下,居然發現保險套破了!   這下好了,一個晚上居然被裕新給內射了兩次。算算日子,今天,甚至未來 兩天都還是高度危險期呢!不過為了讓裕新玩得盡興,我決定跟裕新說這幾天都 很安全,反正已經被內射了,就不要再瞻前顧後,但是兩三天後外子來時,希望 能弄到一些大號的保險套讓裕新戴上,被內射的事,我要裕新保持秘密,“不要 讓程老師知道”。至於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我另有盤算。第二天早上,我叫裕新 打電話請他爸爸幫忙寄保險套來,他爸爸說會用宅急便送兩包合用的來。下午。 老公打手機來問我昨天情形如何,我敷衍他說裕新太緊張,還須要調教一兩天。 晚餐,洗澡完後裕新和我玩了一次,宵夜回來之後,他又性致勃勃地跟我戰了兩 回合,之後兩人便相擁而眠,直到隔天快中午時,旅館人員打電話來說有人送了 包裹來。我下去櫃台領了包裹,上來之後,打算打電話告訴老公叫他晚上就過來, 但裕新告訴我,外子剛剛已經打電話過來問,他已經跟外子講了,外子告訴他晚 上應該可以過來。   晚上吃完晚餐回到房間時,裕新請我出去幫他買蛋撻當宵夜,剛好我也很想 吃,所以就出去買了一些。回房時,裕新坐在床上看電視,他告訴我外子已經到 了,這時我已注意到浴室裡有人在衝澡。裕新接著走到我跟前說,程老師叫我們 先玩,還拿了一付眼罩戴在我頭上,蒙住我的眼睛。我知道外子很喜歡玩這種游 戲,所以不疑有他,只是覺得都還沒洗澡,身體臭臭的就要玩,會不會太猴急了 些。裕新扶我上床,把我的衣服一件件脫掉,我小聲提醒他,記得戴套套,他說 他會戴的。他讓我坐在床邊,然後自己跪在我前面,將我雙腿打開跨在他的臂膀 上,扶著我的屁股,湊上嘴開始舔我的小穴。   “啊…好舒服…嗯…裕新…越來越厲害了…喔…真好…啊……”我的淫水很 快就冒出來了。在黑暗中,身體似乎特別敏感,也因為眼睛看不見,不知他下一 步的動作會是什麼,心裡會有一股莫名的期待和驚喜,也有些許的緊張。因為剛 從外面買東西回來,喘息未定就被帶上床,再加上緊張,讓我流了不少汗,汗水 沿著身體的曲線流到下體,混著陰道滲出的淫水,裕新在我兩腿間吸的嘖嘖有聲, 好像在品嘗什麼人間美味。而我則漸漸呼吸困難,喘息聲越來越急促。   “啊……老師…快喘不過氣了…啊…啊……好爽…啊…不行了…啊……吸不 到氣…啊……不要舔了…啊……太刺激了…啊…啊…不要了…要死了……”   我像是一條離開水面的魚,張著小嘴,死命的呼吸。終於裕新將我放開,讓 我仰臥在床上,這時我聽見他在旁邊窸窸窣窣不知在准備什麼東西,過了十幾秒 鐘,裕新過來伏在我身上,用舌頭從我的耳朵開始一路吻下來,慢慢親到我的嘴 唇。我小嘴微張,輕吐香舌,將他的舌頭全部含進嘴裡。   親吻了一陣,他移到我的頸部,接著胸部、乳頭、腹部、肚臍……其實不論 和丈夫或其他單男們做愛,大概都會跟他們來上這麼一段前戲,但我在黑暗中會 特別敏感,還沒親到下體,我已經忍不住浪叫,淫水也比以往流的更多。   “老師,您今天比前兩天還騷喔!”還沒等我答腔,他一口將我的陰部含入 嘴裡,舌頭更是毫不客氣的直往陰道裡擠。   “啊…啊……好舒服…要死了…啊……天…啊…爽…啊……”我沒命似的浪 叫,淫水不停的溢出。就在這時,我突然聽到一陣細細的馬達聲,腦袋還沒意會 過來,一個不斷震動,像是按摩器的小物體已經碰觸到我的陰核,“啊啊啊……” 頓時全身一顫,差點彈了起來。這是“激情按摩豆”,一定是外子拿來的,裕新 應該不會有這種淫具。而裕新似乎已料到我的反應,早將我下半身壓的死死的, 任憑我上身如何扭動,下體卻是紋風不動,只能任由按摩豆盡情的刺激我的陰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已接近嘶喊,完全說不出話來,那 快速震動帶來的快感,像是萬箭齊發般的衝擊我每一個毛細孔,“啊……停…啊 …不…不…不…行…啊……死…死了…啊……天…啊…啊…饒…饒…命…啊……”   這快感實在太強烈了,強到心髒都快負荷不了,只好乖乖討饒。好不容易裕 新拿開了按摩豆,我正想喘口氣,沒想到他卻猝不及防地把按摩豆移到我的屁眼, 並藉著淫水的潤滑直接塞入屁眼中。一股從未嘗過的快感刺激到我整個身體弓了 起來,但事情不只如此而已,裕新塞進按摩豆後,順手把手指插入我的陰道裡快 速抽送。我的媽啊!兩種突如其來的強烈快感,爽得我不停呼天喊地,叫爹叫娘 的。   這時裕新換到我旁邊蹲下,將我翻成狗爬式,並把我屁股抬的高高的,二話 不說,扶著我的屁股,將雞巴一插而盡。   “啊……舒服…啊啊……裕新…啊……你好…猴急…啊……還沒…完全勃起 …啊……已經…好爽…啊……”   我感覺到裕新的雞巴比之前小了一號,心想可能是因為保險套的關系。不過 這樣更好,可以慢慢加溫,我其實比較不喜歡那種一開始就狂暴風雨式的快感, 今天這樣持續漸進反而更合我意。但奇怪的是,插了兩、三百下後,裕新的雞巴 似乎有變硬,但卻沒漲大多少。   “裕新…啊……你…今天…啊……怎麼了…啊…啊……舒…服…啊……是不 是…啊……累了…啊…啊……”   “現在是我的‘陳師父’在跟您作啰,劉老師。”裕新在我的耳邊說著。這 時我記起外子已經到了才化解疑惑,繼續讓身後的這個男人抽插。   “啊…啊…老公…好爽…啊……太厲害…啊…啊……爽…啊……舒服…啊… …慢…慢一點…啊……爽死…啊啊…老公…啊…啊……”   一輪猛干之後“老公”在我的穴裡射出精液,抽出陰莖後,把我交給裕新。 年輕的裕新比較狂暴些,加上他的雞巴也與眾不同,干得我發瘋似的淫聲浪語, 加上“啪啪”的巨大肉搏聲及“滋滋”作響的抽插聲,充斥著整間房間。插了四、 五百下後,裕新往後躺下,帶著我坐在他的小腹上。我以為他要由我來主動,正 慶幸可以稍微喘口氣,誰知道他雙手撐著我的屁股,用蠻力將我抬起少許,隨即 重重的放下。我的媽啊!我的體重加上他的力氣,產生一股股驚心動魄的快感, 電擊著我每一吋神經,比剛才更強烈,更刺激。   “啊…啊……不行了…死了…死了…啊…啊啊……太…太爽…天啊…好…好 棒…舒服死了…大…大雞巴…啊……爽…爽死…裕新…雞巴…好大…啊……大雞 巴…哥哥…啊……要泄…受不了…姊姊…好…好爽…啊啊啊…啊啊……不行了… 要…要干死了…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爽…啊……泄…泄啦…啊啊…泄 …泄…啊……啊……”   我聲嘶力竭的哀號著,連自己都分辨不出到底是痛苦還是舒服。而在我淫蕩 的浪啼聲中,裕新干得一下比一下猛烈,終於把我推到了最高潮。而泄出的陰精 隨著抽插,噴得裕新的小腹,陰囊,大腿及我的屁股濕了一大片。   我達到高潮後,裕新總算放開我的屁股,將主動權交還給我,而外子這時也 湊過來,扶著我的臉,將雞巴塞入我嘴裡。於是我抱著外子的屁股,頭一前一後 的為他口交,同時柳腰輕擺,套著裕新的雞巴。這樣進行了四、五分鐘,外子射 精後變軟的陰莖又逐漸脹大起來,而裕新似乎已經接近爆發,連忙將我擺回狗爬 式,和外子在兩頭分別粗暴的插著我的嫩屄和小嘴。   “唔…唔…啊…唔…唔…啊…唔……”裕新狂插四、五十下後,腰部一挺, 巨炮就在我的子宮口發射,一,二,三,四……,十多股溫熱的精液灌進我的子 宮裡。   我回神過來,怎麼裕新似乎沒戴套套,這時,“老公”一句“兒子,你干得 很好,非常好!”我才意識到有點不對,拿掉眼罩一看,“裕新爸爸!?你們… …好壞……騙我……”本來有點生氣被他們騙了,不過講完“好壞”之後,覺得 這樣比我預期的“計倆”要更好,不過一記粉拳還是打向“裕新爸爸”的雞雞, “痛!”“裕新爸爸”假裝痛得大叫,“喔!‘裕新爸爸’的寶貝痛痛?要乎乎 喔!”本來有點軟掉的雞雞被我“乎乎”後又硬了起。“打我一下又幫它乎乎? 劉老師你還那麼想要?前兩天榨我兒子榨得不夠是嗎?”說著便把我推倒,扒開 我雙腿,毫不客氣地再將雞巴整根沒入。   “啊……啊……不要…啊……好把拔…啊……大雞巴…哥哥…啊……讓小妹 …喘口氣…啊……啊……”我苦苦哀求,但“裕新爸爸”充耳不聞,繼續挺腰抽 送,同時用力搓揉我的奶子。   “喔…喔…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啊 啊……”   人真是奇怪,前一刻我明明覺得累的半死,但“裕新爸爸”一開始抽插,我 的淫水又不停的冒出,恨不得讓他干死才過癮。   “啊啊…啊…啊…裕新把拔…太會干了…舒服…爽啊…姊姊…好喜歡…好喜 歡…和裕新的把拔干…啊…啊…姊姊…美眉…不行了…啊…啊…要…要泄…啊啊 ……”原本就處在亢奮狀態的我,一下子又瀕臨高潮,不過之前“裕新爸爸”已 經射過一次精,這次似乎更慢火細燉,讓我在此狀況下持續了好一陣子,才又開 始加速。   “啊…啊……不行了…死了…死了…啊…啊啊……太…太爽…天啊…好…好 棒…舒服死了……泄…泄…啊……啊……”這樣再過了幾分鐘,我又一次高潮來 了,“裕新爸爸”也開始最後衝刺,一陣猛干之後,再度將精液灌進我的體內。   當晚吃宵夜時,和他們父子稍微聊了一下,“裕新爸爸”說裕新真的沒有真 實的女人經驗,只是行前有拿充氣娃娃模擬過,他也有跟裕新提過不少關於我的 秘密,包括我哪裡最敏感等,按摩豆和眼罩當然也是他拿來的。裕新接口說他父 親想看看他表現得如何,因此設計了我,他向我道歉。於是,我向他們父子要求 “兩夜情”的“精神賠償”。就這樣接連兩個晚上,我和他們父子倆從晚餐戰到 宵夜,吃完宵夜再戰到昏沉地睡去,直到第五天凌晨,他們父子倆的精液也如此 一再地灌入我的體內。   第五天一早,“裕新爸爸”離去後,我打了通電話告訴外子,裕新已經差不 多駕輕就熟了。外子於是前來與我們會合,當晚戴套子上陣的裕新“顯得”很不 習慣,不過這樣也好,外子沒有起疑,只是他也驚異於裕新的“巨根”,還說我 能享用到如此“珍寶”,一定覺得非常“性福”,非常“滿足”。我心裡想,這 幾天我的確很滿足,因為,四夜激情之後,裕新他們父子倆的精子已經在我的陰 道、子宮裡衝刺著,爭先恐後地朝著輸卵管前進,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們 會不會和我的卵子相遇相結合,他們會不會讓我懷孕。第六天中午,“裕新爸爸” 前來接走裕新,他告訴外子說,兒子已經玩得差不多了。第六天晚上,對前四夜 的“巨根處男經歷”,我對外子掰出一堆好玩的故事,然後,誘他跟我再做一次 愛。   二十多天之後,我發現自己果然懷孕了。孩子的爹是裕新或是“裕新爸爸”? 其實不是很重要,但我相信,絕對不會是我老公。一方面最後兩天已經不是所謂 的危險期了;而且和他在一起那麼久,又有那麼多3P經驗,性生活覺得還很滿 足。當然,單男們和我接觸之前,都會自動戴上套子,而外子無論3P與否,大 半都是“中出內射”的,不過總覺得他少了什麼東西給我。覺得他可能是不孕, 不過他自己說檢查結果一切正常。既然他如此說,現在我懷孕了應該也算是正常 吧?當我“興高采烈”地告訴他此事時,他顯得有點訝異,隨後又高興地說“誰 說我不正常了?”他正不正常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倒是“裕新爸爸”在知道 我懷孕之後私下跑來關切“孩子可能是裕新的嗎,還是…?”“應該不會是你們 的,”我沒有肯定地答覆他“如果真的是,就當成是一種緣分吧。”十個月後, 一對可能是姐弟、叔侄女或姑侄兒關系的龍鳳胎誕生後,忙碌的生活讓我們無法 再去玩所謂的“3P性游戲”……也許這才是我所期待的生活吧?或是,“3P 性游戲”是外子在制造借種的機會,好維護他“男性的尊嚴”?   本文之人事地物均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上一篇:少妇白洁之乱伦 下一篇:自助洗衣店淫娃被干到脚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