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出墙淫情  »  我的女友和妹妹的故事

上一篇:我和表姐的小秘密 下一篇:我射进了妈妈的阴道

我的女友和妹妹的故事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夏天的天气异常的炎热,街边的人群熙熙攘攘

夜晚路边的小摊,吃面的顾客人来人往,刑警队的苏小手机看片1平正在一个人吃面。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坐在了他对面的位置上

「老板,一碗牛肉面」男人喊道

苏小平头也不抬,一边吃着,一边小声的说「队长,来啦。」

对面的男人装作看着手机,也暗暗的说「恩,小平啊,这就是给他们的情报,看完给毁了,这假消息一定能把他们蒙住,明白了吗?」说着悄悄的递给他一张小条。

「王队,明白了」

「小平啊,我知道,对于新分近队的侦查员就执行这样的卧底任务是难为你了,不过,只要你把这次任务完成,升迁是肯定的了,再说那群王八蛋无恶不作要不早点抓了~~~~」

苏小平打断了王队的话「王队,什么都别说了,都是为工作,我明白」

「恩,好样的,记住,明天一早就收网了,今天一定要把他们托住,还有注意安全啊」

「知道了」苏小平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接头地点。

苏小平托找沉重的步伐,仿佛是飘在街上一样。若有所思的思考着:这群该死的社会败类,贩卖假发票,还开色情场所,为了抓他们,害的我做卧底,一做就是3个月,连女朋友都不能告诉,不能见甚至不能打电话,真要命。好在明天就收网了,完事就能跟女友好好解释解释了。想着,快走回了家里。

由于做卧底工作,近几个月苏小平一直没敢回家,这时他最近两个月第一次回家。当苏小平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房门的时候,惊讶的看见两个女人气呼呼的坐在客厅里,一个长头发的一个短头发的,长头发的是自己的女朋友刘菲菲,短头发的是自己的亲妹妹苏小美。

苏小平一看这两人的脸色,就猜到八九不离十有什么事情了。妹妹苏小美首先发难说

「哥,你什么意思啊,菲菲姐都跟我说了,你太过分了,几个月也不给菲菲姐打电话,还老躲着她,什么意思啊。」

苏小平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妹妹,你不懂」说着,急切的走进自己的屋子,翻找着什么。

刘菲菲紧跟在苏小平的身后,焦急的说「小平,为什么最近老是不见我呢,给你打电话也不接,你到底是怎么了」

苏小平似乎是找到了要拿的东西,揣的兜里。回过身,双手搭在自己女友的双肩前温柔的说道「菲菲,有些事我现在不能跟你说,过几天,过见天我在向你解释,好吗?」说着踱步要走出门。

苏小美一步挡在他哥哥的面前气哼哼的说「有什么话现在说,说明白,又要走?你到底要去哪啊?」

苏小平对自己的妹妹无可奈何,他现在没时间跟自己的妹妹解释,一面硬生生的搬开自己的妹妹,一面头也不回的说道「菲菲,天太晚了,就在这里住吧,妹妹,照顾好你准嫂子啊」随着一步步的跑远,声音也一点一点的变小。

苏小平走了大概20分钟,来到了一片棚户区。来到一栋楼的楼下。

「赵哥,是我」苏小平对站在楼道口一个个子很高吸着烟的一个男人说,他知道这是那群团伙的外哨。

「恩」那个男人点下头,「快进去吧,大哥等你呢」

苏小平快步上了二楼,敲了敲门。门里传来了声音「谁啊」

「是我,平子」

门开了,一个年龄不大,国字脸的男孩开了门。他叫佟轩,说他是男孩不是男人因为他年龄太小了,苏小平约莫他还不到20岁,不知道因为什么就出来混了。

「平哥,回来了」

「恩,大哥呢?」

「里边呢,等你消息呢」

苏小平进了里屋,一个矮矮但很敦实的男人坐在床上,正和一个胡子拉擦的男人打牌。一见苏小平来了,把手里的牌扔在肮脏的床上。说「平子回来啦」

「大哥,回来啦」

「问的怎么样了?」

「打听清楚了,最近条子那边的局长调动,人心惶惶的分不出尽力管我们。我朋友认识条子那边的人,一顿酒搞定的」

一脸胡子的人揉了揉眼睛说「真的假的,我看最近条子那边弄的挺欢实的啊」

「楚哥,那是因为最近查白粉查的严,不是因为我们」

那个矮矮的男人一拍大腿,说「太好了,正好最近客人多,能好好赚一笔呢」

一脸胡子的男人说「大哥,还是小心的好啊,万一平子的消息不准确呢?」

「不能,平子的消息一直都很准的,我信他,上次假发票的事,要不是平子提前知道有埋伏,我们能全身而退?」

胡子男还想在说点什么,苏小平抢在前面说「楚哥,我是跟大哥混的,怎么也不敢胡说是不是,如果~~」

苏小平的话还没说完,忽然门开了,屋里的人一惊,原来是门口放哨的高个男进来了。

「什么事,也不敲门」老大狠狠的说道

高个子急切的说「大哥,大哥,你看,我抓到什么了?」说着推着两个女人进了屋。

苏小平简直腿都要软了,自己的女朋友谭晓晓亚洲第一成和自己的亲妹妹苏小美瑟瑟发抖的站在屋里。

天啊,一定是他们跟踪自己到这里来了,自己都没发现。

「怎么回事」老大皱着眉头说

高个似乎很兴奋,眉开眼笑的说「这两个女人,一直在楼下鬼鬼祟祟的,还向咱们屋里看,我看肯定有问题,就给弄来了」

老大回头对苏小平说「怎么,留了尾巴引来警察了?你认识她们吗?」

苏小平强装着镇定,委屈的说「怎么会,再说你看他们像警察吗,我怎么会认识她们呢,大哥你不信我?」

「不是,不是,大哥怎么会不信你呢。」

「说,你们是谁」老大恶狠狠的对两个吓摊了的女人喊道,口水喷到了她们的头发上。

刘菲菲微微的抬起了头,隐隐的看了自己的男友苏小平一眼,似乎什么都明白了,悔不该,跟踪自己的男朋友,进了狼窝

「对不起,我们俩就是出来溜达溜达的,最近想在这里买个房子,所以就来随便看看」刘菲菲瑟瑟的说

「妈的,鬼话,老子蹦了你」高个拔出枪顶在刘菲菲的头上,刘菲菲吓的几乎把脑袋缩进了脖子里了。

苏小平急的已经手心是汗了。

「操,你就知道掏枪,蹦啊,蹦啊,这是居民区,你个废物。把枪收起来。」老大骂道。

高个瞪了一点刘菲菲。收起了枪

「先把他们弄进屋」胡子男说

高个和佟轩一人推一个把刘菲菲和苏小美推进了里屋。

老大慢吞吞的站了起来,走进了这两个女人。

两人已经吓的不敢动了。老大抚摸了一下刘菲菲的长发,突然,用手抬起了她的下巴。仔细的看了看。刘菲菲已经吓的满脸是泪了,却又不敢多看苏小平一眼。同样的老大也端详了苏小美一会说「这两个都是极品啊,杀了可惜了,送去洗浴中心那把,一定很抢手。」

苏小平身体不住的颤抖。

「我就说嘛,老大,杀了多可惜」高个臭屁到

「就你能说,什么都是你的」说着老大一屁股做在床上「最近兄弟也门忙坏了,估计都憋坏了吧,今天大哥让兄弟门也开开荤吧」说着指了指前面的两个女人说,「选一个吧,好好玩玩」

苏小平感觉手指不由自主的摸到了腰间的枪托,随机又松开了,这屋里除了他还有四个人三把枪,胡子男是个快枪手,连一般警察都不是他的对手,再说在这里动手不光会坏了明天的抓捕计划,还不能保证自己的女友和妹妹的安全。怎么办,苏小平已经是一脑门子汗了

「这个吧,这个熟」高个抓起刘菲菲的头发,刘菲菲发出了一生疼痛的呻吟。

「都快熟透了,胡子男」说

说着高个一把把刘菲菲按跪在地上,刘菲菲无助的看着苏小平,苏小平无可奈何,百感交集的看着自己的女友。从自己的视角看去,刘菲菲丰满的乳房若隐若现,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

其它的男人也看到了这一点,高个咽了下口水说「刘菲菲的,以前干的都是小姐,今天他们的居然能干一个良家」说着隔着衣服揉搓起了刘菲菲的乳房。苏小平怎么也不敢相信,眼睁睁看着自己女友要被OOXX,自己却无能为力。刘菲菲不住要摇着头。这时胡子男把手伸向了刘菲菲胸部,一下拉坏了她的衣服。两个玉乳由于没了束缚,一下蹦了出来。苏小平握紧了拳头,可又要故做镇定。

她看见自己的女友眼睛里都流出泪来,苦苦的哀说「求求你,放了我吧。」

刘菲菲不知道,自己哀求是毫无作用的,这群人最近一直忙着倒卖假发票,已经很久没接触到女人了,今天终于遇见了一个,还是个良家妇女,怎么会轻易放弃呢。胡子男让佟轩把住刘菲菲不断挣扎的双手,他和高个两人不断揉搓啊着她的双乳,好像要挤出水一样。刘菲菲痛的不住发出呻吟。苏小平看见自己的女友被蹂躏心里像刀割一样。

这时,高个把跪着的刘菲菲按躺在地上。胡子男腾出的双手,伸进了刘菲菲的短裙里,拉住了内裤的边缘。刘菲菲儿受此刺激狠命的踢动双腿,想保护着自己最后的隐私。胡子男见暂时无法得逞,就用双腿压住了她的腿,一下拉出了黄色的内裤。然后用力将刘菲菲的双腿分开。

刘菲菲仰躺在地上,两条叉开了的大腿中间的地方,是女人最隐私羞耻的地方。刘菲菲只给自己的男友看过,从没给别人展示过,今天却要在自己男友面前被人强行展示。胡子男从她的短裙里看去,阴毛黑亮黑亮的,粉红色阴唇小小的,随着她呼吸微微的开合着。

胡子男直起身子,急不可耐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已经坚挺如铁的阴茎。苏小平看见胡子男的阴茎已经因兴奋的充血发紫,巨大无比的龟头比自己女友的阴唇都要大的多。

「不,不,」刘菲菲看如此粗大的阴茎,不住的扭动着身体。但身体已经被按在地上,无法动弹。

胡子已经迫不及待,蹲了下去,用自己巨大的龟头顶在了刘菲菲的阴唇上。刘菲菲哭的更厉害了,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男友近在自此却不来救自己。这哭声更激发起了胡子男的肉欲。俯下身子,抓住自己的阴茎在刘菲菲的阴部上下翻蹭了几下,突然腰部轻轻一用力,巨大的龟头撑开了阴唇,直刺了进去。

不~~~」刘菲菲痛苦的悲鸣着。

简直是噩梦一样,刘菲菲被一个陌生人强行进入了,还在自己男友的观看之下。

「爽」胡子男也颤抖着发出了呻吟,「真他妈的紧,良家就是不一样啊,太刺激了」。刘菲菲不住的摇晃着脑袋,紧闭着双眼,忍耐着自己被人强行插入。胡子男的阴茎对于她的阴道实在是太大了,阴茎才刚刚刺入一点,刘菲菲的阴部就被撑大了几乎几倍。

苏小平万分羞辱,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自己的女友被强行进入却又莫名其妙的生出欲望,自己的阴茎不由自主的硬了。

胡子男扭了扭腰,稍作调整,猛的用力一刺,噗的一声,阴茎全部插进了刘菲菲的体内。「疼啊~~~」苏小平听见自己女友的惨叫,心如刀绞一般。胡子男也不做停顿,开始猛烈抽插。苏小平万分纠结,不但要装做性趣十足,不能表现出痛苦的表情,还要克制身体不断上升的欲望,他感觉自己脸上已经火热无比,全身如蚂蚁过街,酥麻麻的。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OOXX,这种事想都没想过,如今却活生生地在自己眼前呈现,令得他心理头又是尴尬、又是兴奋、又是恐惧!

刘菲菲的阴道没强行插入,阴道内一点液体都没有,干燥狭窄的阴道承受不住巨大阴茎的摩擦。由于摩擦,阴道开始一阵阵的收缩,胡子男感受着自己的阴茎被一下一下夹紧的感觉,无比的兴奋,更加用力的插入。刘菲菲只能紧闭双眼,不住的呻吟,任人鱼肉。苏小平听见刘菲菲无助的呻吟声,原想这本应当是属于自己私有的,现在却被被人分享了,这更加激起了他的性欲。但他还要使劲控制着,不让坚挺的阴茎顶起了外裤。

胡子男的抽插频率不是很快,但每次插入都很有深度,阴茎几乎都插入到根部。就这样,也不住地道抽插了多少下,突然频率加快,不久就双眼僵直,身体开始抖动。只听啊的一声,胡子男一下摊软在刘菲菲的身体上,抽动着。苏小平知道知道胡子男射精了,他将一股股浓精悉数喷进了自己女友的子宫。由于异常的兴奋,胡子男疲惫地压在刘菲菲背部,粗重的喘着气,胯间阴茎依旧软软的浸在阴道之内,不肯拔出。

胡子倒在刘菲菲身上歇了一会,慢慢的坐了起来。一脸心满意足,十分受用的样子。

刘菲菲感觉到男人的身体离开了自己,本能的夹紧了大腿,卷曲起来。不停地抽搐着,脸上的流出泪痕已经干涸。

可是她不知道,噩梦才刚刚开始,胡子男刚离开,高个就跑到刘菲菲两腿之间,用力拉直了双腿,并且把双腿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刘菲菲刚刚停止的哭啼又开始了,眼泪又从干涸的轨迹上流了下来

「不,我受不了了,求求你绕了我吧」刘菲菲屈辱的说道。

「饶了你,老子还没爽呢,这才刚刚开始呢」

。又是一阵抽插,刘菲菲感到自己又一次被人强行插入了。苏小平看见高个的身体死死的压在自己女友娇弱的身体上,丰满的乳房被不断的揉搓。女友的身体随着男人的抽插,不住的上下移动着。刘菲菲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哀怨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友,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干了百十下,高个发出一阵低吟,一下吧整根阴茎深深插进了刘菲菲的阴道里,并不住的抖动,把精子射了出来。

高个刚起来,佟轩这小崽子流着口水说「大哥,让我也玩玩吧」

高个提着裤子打趣道「你个小雏子,会吗」

佟轩不能老大准许,就退下自己的裤子,拽开刘菲菲的大腿,说「没吃过肥猪肉,还没看过肥猪跑吗。」

接下来就是佟轩就在刘菲菲的玉体上肆无忌惮的弄起来,发泄自己的欲望。

当佟轩从刘菲菲身上爬起来的时候,饱受摧残的刘菲菲已经被干的不住的喘气,近一个小时的疯狂蹂躏和耻辱已经让她接近虚脱的边缘。苏小平看着自己的女友累的连开合的大腿都无力闭紧,白色的精液从阴道了缓慢的流淌到了地上。

当佟轩心满意住的站起来是,高个笑吟吟的说「怎么样,小鬼,爽不,跟着大哥什么样的富都能享」

胡子男提着裤子,说「大哥,太爽了,你要不要来啊」

老大摇了摇手「不拉,我也没这性趣了,主要是兄弟门高兴,小平,你也玩玩吧,看你憋的,满脸通红的」

这时苏小平才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脸由于兴奋,已经通红了。

「去吧,爽爽吧,别憋坏了,哈哈」老大笑道

苏小平仿佛身体被人控制了一样,梦游般的一步一步走向躺在地上赤裸的女友。当他走到自己的女友前时,看到女友满是泪痕怨恨的眼神,竟楞在哪里不知道该怎么做。

正当此时老大在身后说「等等」

苏小平木木的回过头「啊?」

「先别可一个干啊,你看她,都快被干的不行了,换另一个吧」

苏小平的头又一次眩晕,他真想拔出枪和这帮人同归于尽。但是,他办不到,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他呢,他要将这帮人绳之于法,还要解救更多的出台妇女呢。为了这些他必须忍了。

「还想什么呢,还要我帮你啊?」老大催促到

苏小平想难道今天要在总目睽睽之下和自己的亲妹妹性交?这可如何是好啊?他斜眼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苏小美已经蜷缩在地上,羞的满脸通红了,身体不断的颤抖。如果说自己的女友是妩媚的话,那么自己的妹妹就是清纯了,在上高中的妹妹兴许还是处女,难到今天就毁在自己的手吗?

「大哥,你们先出去吧,我自己做」

「切」高个和胡子男一切发出了不削的声音,甚至还有佟轩这小崽子。

老大扑哧一笑「行啊,看不来你还这么腼腆,我们几个出去,你来好好玩玩这小妮子」

说着,站起身,拍了拍其他人,胡子男和高个不情愿的出了房间,佟轩也架着刘菲菲出去了。

现在,屋里就剩下苏小平和妹妹了。妹妹依然卷缩在地上。苏小平无奈的走上前去,蹲在地上,像往常一样轻轻的抚摸着自己妹妹的短发,悄悄的安慰道「妹妹,是哥哥不对,哥哥在办案子,今天你也看到了,如果你我不做点什么的话我们谁也出不去。」妹妹依然面不表情的坐在地上。一句话也不说,似乎是吓呆了。

由于屋里没有门,苏小平知道其他人都在外屋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她狠狠心,一下抓起了妹妹的肩膀说「你给我起来」说完狠命的把自己的妹妹甩在床上。苏小美瘫软在床上,苏小平看见妹妹婀娜的曲线,胸部虽然没有自己女友发育的完全,但也十分的丰满。苏小平压在床上不断的向自己的妹妹靠近,苏小美绝望的后退着。突然,苏小平一只手压在自己妹妹的乳房上。苏小美的乳房并不大,苏小平一只手完全能握住,他双手来回的在自己妹妹小而尖挺的乳房上慢慢玩弄着,并用手指轻轻的挑拨着她乳房上的乳峰,那两个小豆豆在自己哥哥的挑逗下慢慢的硬了起来。

抚摸了一阵,苏小平手向下滑去,开始解自己妹妹的裤子,苏小美的眼泪流淌到了自己哥哥的手上了。苏小平在自己妹妹的耳边不住的道歉,说着对不起,但手还不住的脱着自己和妹妹的衣服。很快自己妹妹就脱的只剩下内裤和胸罩了。

苏小美有一双十分修长的美腿,虽然她从小就和自己的哥哥住在一起,可是从没被自己的哥哥这么一览无遗的观看过。苏小平的左手继续留在妹妹的胸部,而右手则开始了对她大腿的征讨。她首先抚摸着妹妹的小腿,慢慢的抚摩上去,一直到达大腿根部,他的手已经此时已经触到了自己妹妹那乳白色的内裤了。

他的一只手依然紧按着他妹妹嘴,一只手却慢慢把她的小内裤向下拉下,由于苏小美狠命的夹紧了大腿,费了很大的劲他才拉下了她的内裤。苏小美全裸在了自己哥哥的面前。

苏小美似乎也放弃了抵抗,停止了扭曲。苏小平看着自己妹妹发育的身体,体会着妹妹熟悉的处女的味道。面对自己妹妹的裸体,强烈的乱伦感充斥着苏小平的全身,想着朝夕相处至亲的妹妹,赤裸的躺在自己的胯下,苏小平本来坚挺的阴茎慢慢的软了下来,他楚在自己妹妹身子上不住的喘息,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这时外边传来了老大的声音「小子,怎么这时候软了?以前没做过啊?用她的手先搓硬了在上,可千万别让她用嘴,小心被咬掉了。」接下来基本都是说他兴许还是处,没干过女人的话。苏小平甚至还隐隐听见佟轩说还不如自己等等话。

苏小平知道不能再拖了,他抓起了妹妹的手,苏小美的手已经变的冰凉冰凉的,当他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瘫软的阴茎上时,苏小美身体抽动了一下,这也许是自己妹妹第一次接触男人的阴茎。苏小平没有理会,把住妹妹的手上下摩擦了起来。果然很见效,在自己妹妹手的刺激下,阴茎很快又硬了起来。苏小平马上压在了自己妹妹身上,快把苏小美的胸部都压扁了。苏小平对自己妹妹轻轻的说「妹妹,对不起,哥哥要进去了,哥哥会轻轻的」但是苏小美的双腿还是紧紧的夹在一起,苏小平找了好几次机会想挤进双腿之间,都没成功。外边有传来轻视的笑声。苏小平听见外边的声音,把心一横,屁股抬高,对准自己妹妹阴道的位置,使劲的砸了下去。

「啊~~~~~~」苏小美一阵呻吟。苏小平感到自己的阴茎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他知道自己进入了妹妹的身体里了。苏小平感到妹妹的私处有无数的粘液,原来自己的妹妹也在克制啊。

苏小平继续施压,阴茎不断的深入。苏小美双眼依然紧闭,呻吟了说「哥哥,轻点,我还是第一次」

「恩」苏小平小声的回应了下

由于阴茎不断的深入,不久就探到了阻力,苏小平知道这是自己妹妹的处女膜,只要自己在稍微一用力,自己就变成自己妹妹的第一个男人了。苏小平忘了外边目光的窥探,腰一用力扎了去。苏小平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苏小平知道是自己妹妹处女膜被刺开的疼痛。由于是第一次,苏小美的阴道收缩的很厉害,苏小平的阴茎被夹的很痛快。他不断的抬起自己的身体,又落下,忘情的抽插着。

苏小美似乎痛得昏了过去,只是用力的抓紧哥哥的背,承受着自己哥哥的抽插。苏小平一边抽插一边俯头亲吻着妹妹的香唇。一股处女的芳香气息,钻进口腔。

苏小美被干的浑身发抖,紧闭着双眼,呼吸急促,在抽送中,阴道口旁竟然冒出了片片鲜血。

兄妹两人,一前一后的抽打着,两个人的呻吟声同时把彼此带入

高潮,苏小平终于射出来了。把一波又一波的精液射在妹妹的阴道里,妹妹也不断颤抖着,而苏小平将阴茎拔出来时,多馀的精液和妹妹处女的鲜血混合着从阴道口旁边缓缓流出。当苏小平的身体离开了妹妹时。苏小美马上卷曲起了身体,隐隐的发出哭啼的声音。苏小平怜惜的抚摸着妹妹被汗水打湿的秀发,不知如何去安慰已经被我夺去贞操亲人。

这时外边的几个也走了进来。

「怎么样,过瘾了吗,呵呵」老大说「把他俩带出去,看好,一早就送到洗浴中心去」

看着妹妹和女友被带了出去,苏小平都不敢抬头看他们的眼神。

第二天早上八点,胡子男和高个强行将苏小美和刘菲菲,装在了车上,拉到了洗浴中心。

苏小平知道早上9点30分是警察收网的时间,8点20分车就开到了洗浴中心。胡子男将两个女人押进了楼上,苏小平听见由老鸨子给他们换上了小姐的衣服。苏小平祈祷着千万不要有客人来。不巧,一个常客到了,他叫黑子,是本地恶霸,苏小平知道他也是一个要被抓捕的对象,看来一会的抓捕行动会有很多大鱼。

「哎呀,黑哥,还就没来吧」高个迎上前去赔笑到

「啊」黑子似乎心不在焉,眼睛四处寻找着什么。「有新来的吗?」

「有啊,昨天才弄到的,昨天~~~~~」说着对着黑子耳语了几下,两人同时笑了出来。

苏小平感到怒火中烧。

「行啊,两个都要」

「两个都要?」高个惊讶道

「对啊,看」说着拉出两个彪形大汉「这是黑龙江来的哥们,也来玩玩」

高个的个在这两个人看来简直不算是高了。高个咽了咽口水,走进套件,拉出了苏小美和刘菲菲。

两人都已经换上了超短的裙子,和低胸的上衣了。白色的内裤和乳房若隐若现。苏小平看见这三个嫖客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三个人拉住了苏小美了刘菲菲,二话没说就推推搡搡的进了房间。苏小平扣紧了自己手指,日本毛片免他很想拿出枪把这些人都打死算了,但他知道不能,他只能等待大部队的到来。

屋里传出了男人的笑声和呻吟声,还不时传出自己女友和妹妹的痛苦的哀嚎和呻吟声。进40分钟,三人迈着八字步走了出来,搓着牙,看样子回味不穷。接着苏小美和刘菲菲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苏小平看见刘菲菲的一手紧握小腹,一手拿着破碎的内裤挡在衣不遮体的胸前,私处隐隐的露出白色的液体流到大腿上,而自己的妹妹,也是一手拿内裤压在胸前,一手吾着小腹,她的脸上和头发上,甚至嘴里都渗出白色的精液,天啊,她才20岁啊。当她们两出来的一瞬间,三人的目光对视了。苏小平似乎要说点什么。刘菲菲和苏小美猫着腰,被赶回屋等着下一个客人。苏小平痛苦的底下了头。

不久,佟轩突然狂跑进来,上气不接下起的说「条子,条子,门口全是,快跑,后门。」高个,胡子男,还有三个嫖客,惊慌失措,一奇向后门跑去。不过刚才后门口就看见了眼睛血红,牙齿咯咯响的苏小平堵在门口,还没等他们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啪 啪 几声枪响,佟轩,和三个嫖客已经倒在血泊中了,黑子的头都被打碎了一半。

「为什么。」胡子男惊讶道

「我是警察」苏小平咬牙说道。胡子男仿佛能听到苏小平的牙齿的声音

「别杀我,别杀我」两人跪在地上

「你们非死不可」苏小平拿着枪对准了她们的头

「为什么,我们投降了,警察不能乱杀人」

「为什么不能,你们非死不可,我也让你死了明白,昨天那两个女的,被你们侮辱的是我的女朋友,被我侮辱的,是~~~~~是我的亲妹妹」说着啪 啪,两声枪响,两人的头盖骨几乎都被子弹打碎了,白色的脑浆混合着血蹦的墙上到处都是,只有眼睛瞪得大大的显示出他们死前一瞬间诡异的惊讶。

苏小平迅速跑上了楼,跑进了苏小美么和刘菲菲待的房间,他们听到枪声,以为又要出什么事,已经吓的蜷缩地上,相互依偎在一起了。苏小平二话也没说,迅速的找出两件衣服。给她们披上,「警察马上就到,你们快走,昨晚和今天的时对谁都不要讲」说着拉着惊恐的妹妹和女友,踩着一地的尸体,从后没跑了出去。

案子结案了,虽然这个团伙的老大趁乱跑了,但是其余人员尽数被击毙。苏小平利了一等功。晋升为督查,但是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晋升道路,付出了多少代价。今后他将如何面对自己的女友和妹妹呢?(完)

好久没写了,最近不忙所以编了个故事给大家欣赏。本人看的H小说比较多,一直不喜欢毫无情节,毫无铺垫,一上来就OOXX的乱伦文章。这篇故事个人感觉还是比较有情节的,既然是故事就是虚构的,是假的,YY的,所以请各位不要攻击笔者本人。说真的写H文很累,如果我写的好,各位喜欢就请留言鼓励,你们的留言将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和奖励。如果不喜欢也请留言,说说不足和自己喜欢看的题材,给我以灵感。最后感谢各位耐心读完本人的败作,也感谢性吧,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展示自己的H文。
【完】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上一篇:我和表姐的小秘密 下一篇:我射进了妈妈的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