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人妻意淫  »  姐妹俩上床与我二凤一凰

上一篇:寝取妈妈 下一篇:我和母亲的故事

姐妹俩上床与我二凤一凰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我婚后不久就夫妻两地分居,只有一年一度的探亲才能够有性生活。这种日子一直持续了许多年。80年代初,交易舞会盛行。周末舞会,我会花几元钱买张票进去,在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拉拉女人的手、搂搂女人的腰,近距离地感受女人的呼吸与心跳……会到家之後,一边回味、一边幻想、一边手淫,也算就过了一回性生活。真惨!

现在多好呀!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花上几百到毛便可以弄一回女人。徐娘小妹、高矮胖瘦、前庭後门、吹拉弹唱、双飞3P……足可尽情尽兴,直至精尽气竭。因此,时下的哥们兄弟恐怕很少不会有我们那样刻骨铭心的经历与感受。

一个晚上,我在跳舞时结实了一个身高和我差不多的女孩,自始至终我们都在一起,跳满了整场与每一首舞曲。散场後,我用自行车驮着她在早春的夜风中把她送回家。後来才知道她原是篮球运动员,现在退役在一家军队的被服厂当工人。从此,几乎每到周末我们就聚会,把城里的大小舞厅都跑遍了,跳舞、聊天、散步、打电话……半年过去,我们越走越近。

那年10月,我们从舞会上下来一起延滨河散步送她回家。

走到大门口,她似乎不太愿意分手,站在哪不停说话,我隐约感觉到今晚将会发生什麽。果然,她说:「同屋的回家探亲了,你要愿意可以上去坐坐。」她住的单身宿舍在三楼,一路上她紧紧拽着我的手一言不发地穿越在漆黑的楼道,开门时我能感觉到她急促的呼吸,手在打颤,平时十分熟悉的门锁竟打不开了国内a视频,还是我从她手上夺过钥匙把门打开。

进到屋里,她背靠在门上,从黑暗中我感觉她在望着我,在期待。

「开灯呀!」我说。

……两人靠得很近,我用手轻轻挽住她的腰,就像是在跳舞。

她投进我的怀抱,双手紧搂着我的脖子,脸贴在我的胸膛上,呼出的热气滚烫我心。

一步一步地,随着她把我向前推移,倒在床上。我能感觉这是她的床,上面弥漫着早已熟悉的气息。

很久以来每当抱着她跳舞时,沉醉在音乐和灯光包围中我就常常幻想和她做爱,甚至有许多次下身的弟弟按耐不住地勃起。

夏天里,穿着单薄,那种硬度在紧靠着的时候她一定是有感觉的。偶尔她也有反应,紧贴我的身体,双眼闭合,呼吸促局,曲终也不愿把我放开。

我们同时用嘴唇找到了对方的,湿吻在一起,我吮吸她微微吐出的舌,恨不能一口吞下去。将近一年没有性生活,此时的我被熊熊慾火烧灼,粗鲁地扯掉她的胸罩,一双手去揉搓她胸。双乳娇小,由於运动的关系却很结实,乳头几乎摸不到。

大概是我用力过猛,她叫了一声:「弄痛我了!」

「开灯吧,我想看看……」叭嗒,床头一盏小灯亮了。

她闭着双眼,脸色潮红。

「可以吗?」我犹豫地明知故问到。

她没有丝毫表示,也没有反抗,我迅速脱掉她的裙子、除去胸罩和内裤。

曾经无数次幻想的裸体一瞬间呈现在目。身高体长的她,皮肤有点褐黑,充满结实、健康的美;乳头几乎只有火柴头大小,难怪刚才摸不着;下体光光的,没有一丝阴毛。

我从头发、嘴唇、脖子、胸、小腹、直到大腿、脚趾遍吻,阴道里不断流出液体,竟然把床单湿了一小块。她仍然闭着双眼,双手把在搂我,交叉在胸前护着双乳,显得紧张、害羞。

顾不了许多,我三两下把自己脱光了,爬上她的身。分开两条腿时,她有一点点本能的反抗,但很快便在我的努力下放弃了。没有任何前戏,没有温存与爱抚,我早已硬挺暴涨的鸡巴,抵到那湿润的洞口就往里戳。她紧张地要收紧双腿,可那太湿润,我的龟头还是进去了。

「很痛!」她说。

我停下来,抱紧她、吻她,以缓解她的紧张。「别害怕,一会就不痛。」

她睁开了眼睛,望着我。在我的热吻中她信任地点点头,腿部放开了,「我不怕!来吧,我要你。」阴道尽管湿润但是很紧,我狠狠地压下去,进去啦!里面温暖,潮湿……我抽出来再捅进去,只几下就失去控制,在她的阴道里射精,持续了10多秒才完事,很舒服地爬在她身上不再动弹,睡着了。待醒来时我发现仍然压在她身上,鸡巴早已软软地从她身体里掉出来,感觉到床单湿了一片,那是两个人的混合体液。她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看我。

「我是第一次,你信吗?!」她说。

我信,当然相信!「你是我老婆之外的第二个女人。」

那晚,我们谁也没睡觉,一直聊天、做爱。最後一次我是提着她的双脚站在床沿上肏她,肏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她说:「我好想叫啊!」但她始终没有敢叫出来,她竟把自己嘴唇咬破,也把我的屁股掐破了,她达到了高潮,天也亮了。

从此以後,我们经常做爱。她知道我已经结婚,老婆也怀上了,但是没有提过任何要求。说实话,我并不爱她,只是想要的时候才去找她。她是一个十分顺从的女人,从未拒绝我的每一次性交要求,只要我要她就给,不分时间、地点、场合。哪怕是在她来例假时也和我做爱用口交,让我在她嘴里面射精。

有一晚我们在河边散步,我说:「回去吧,想要你。」

「太远了,你能忍吗?」她问。

「不知道,好像忍不住了。」

「就在这吧。」说着,她把我拉在地上坐下,掏出我的鸡巴埋头含在了嘴里。

太刺激、太紧张,好半天我都射不出来。

她见我一脸难受,便撂起裙子,褪下内裤,抓住我肿胀的鸡巴对准她的小屄一屁股坐下去,双手搂住我的脖子上下运动起来,我们两个同时达到了高潮。

也就是这一次她怀孕了。这是她独自一人去做了流产之後才告诉我的,这也是我们长达三年的性生活中的唯一一次。

自从她刮宫之後,很长一段时间都性冷淡,完全没有了以往做爱时的激情,只是任我肏、任我在她身体上放纵,完事後让人觉得索然。似乎她也觉察到了这一点,於是发生了下面的故事。

一年之後,我去了海南工作。

海南刚刚建省,我随一家公司去那开发,工作十分辛苦,有时一天要工作十个多小时左右,上床之後就睡觉,几乎没有了慾望,也没有精力去想女人了。

但毕竟是人,慾望难禁。基本适应了环境与工作节奏之後,生活趋於稳定,淫慾又开始折磨我心。

当年的海南鱼龙混杂,遍地都是小姐鸡,只要有钱、有闲、有精,可以从早到晚不会遇到麻烦。但是,纯粹是一手提货,一手交钱,特别没劲。

我们是住在宾馆里,无论是出门还是回门,只要车一停下,迎宾的不是门童,就是那些鸡婆。一些放肆的,她们的脑袋会迫不及待地挤进打开的车窗、想方设法地往车里钻,有的甚至直接把手伸向你的裤裆。海南气候炎热,人们穿着单薄,因此鸡巴很容易被逮个正着。另一些规矩点的,她们就站在车的周围侯着,待你下车後才上来吊你。这种鸡是最难缠的是她们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几乎会一直跟你到房门口,脸皮厚的甚至反覆敲门或者不停给你的房间打电话。初来乍到的肯定会上当。无论如何,这些鸡都是劣等货色,而且绝大多数都曾患过性病。

曾有北京来的一位客户刚到宾馆就被小姐们堵在车里下不来。这位老兄大概出门久了点,加上被几个小姐轮番地挑逗,硬梆梆的鸡巴被她们从裤裆里被扯了出来,差点就在车里射了。本来说说好先去吃饭,他说要先上房去休息一下,下车挑了两个人就上去了,想是要大一场。我在大堂等了才差不到半小时就见他一步一瘸下楼来。

我问:「爽了吗?这么快!」

他说:「鸟!爷们被小姐耍啦!进门连裤子没有脱完就被她俩放翻了,1200元啊!!!真他妈没劲。」我差点没有笑倒在大堂。这是真正的冤大头!!!

绝不是说假话,我在海南大半年时间就性交做爱过一次。我住的宾馆里有一家桑拿,每当连续工作17、18小时之後,老板就会奖励我去那放松一下,以便於更好地活。每次我都找5号小姐,她按摩手法不错。一来二往也就熟悉了,开始聊天,後来是让我在她身上随意乱摸,加50元给你打个飞机……最後,一天凌晨5点左右我在按摩床上把她上了,没有用套,因为她当时还不是鸡。当时我插进去就射了,吓得她光着屁股、捂着阴部赶紧跑进卫生间去冲洗,出来还只埋怨说:「我正在危险期,肯定要怀上!」从此以後,我再也没有去找她,不知她是否真的中了标。不过,她後来也加入了宾馆门口的迎宾行列。

在海南,我收到了老婆的来信,说是要和我离婚。

我到海南时,老婆已经调动到了我们单位。在我离开之後,我原来的那位「她」菡,给我写了一封信寄到了单位,结果被老婆拆开看了。也就是这事,导致我最终离了婚。

我是不辞而别,菡却对我思念有加。因此我很快就与她重新取得了联系。

那年,大学生闹学潮,海南经济发展受到很大影响,我不得以返回了原地。

航班抵达後菡来机场接我,我们直接去了她家。她已经从单身宿舍搬出,在外边租住了一个带卫生间的单间。

那晚,我俩又重温了初夜的激情。

云雨之後,她告诉我:为她租房的是一个温州人,是做灯具生意的老板,每月大概有一周左右时间和她同居。

可能是有了固定的男人,相似居家过日子,性生活稳定,菡的性冷淡自然消失,并且更加有女人味道,更加懂得如何在床上让男人受用。

她那个一居室大多数时间便被我自然而然地占据了。

女人或许一辈子最难以忘怀的是开垦她初夜的男人,无论时事变迁,依旧难弃难舍。

男人则多数希望得到更多女人的初夜,始终见异思迁,再好的女人也难以长相斯守。

古今中外,已成定论。

菡的确是我碰到的唯一真正爱我、心甘情愿委身於我并想方设法取悦於我的女人。如今她早已为人妻人母。我此时才真正体会到男人如果有这样的女人做老婆是毕生之大幸!!!

随着我和菡坦然地长相厮守,日久则感到平淡无趣了。

过去,每当偷偷从她的宿舍里溜出来时,身心具爽;现在,每夜性交如衣食,很难得再有什新鲜刺激。有时候,明明在她身体里做活塞运动,脑子里却一片空白,或者是胡思乱想。尽管她的性交技巧已经达到了相当水准,但是仍然不能满足我所期望的那种刺激。

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之间的性关系出现了新生。

我喜欢游泳,夏天每日必定要去游泳池泡泡。

菡过去在省队打篮球,因伤退役。在队里时,她有一个名叫春的队友,好的象亲姐妹。我认识菡後不久便认识了春,我们经常吃在一起、玩在一起。春对我十分敬重,因为当时她想报考电大,是我帮助她复习之後如愿考上的。我把春一直当菡的妹妹一样看待,倒也从未有过非分之想。

这年夏天,春所在的省女子篮球队去无锡打全国比赛,回来时送了我两件礼物,一件阿迪达斯体恤、一条同样品牌的游泳裤。在当时,如此名牌的东西并不多见,令我好生感动,心里也似有似无地产生出一种异样的滋味。

菡在一旁笑道:「春,怎么什么都没给我买啊?」

「这是谢师的礼物!你懂吗?」春有些脸红。

稍微一阵沉默之後,菡说:「既然你送了游泳裤,干脆我们陪他去游泳。」

三人一同去了运动学院的游泳馆。

当时已经是晚上。平时游泳馆都是下午对外开放,晚上供运动员训练。

在她俩轻车熟路的带领下,我们顺利地进去了。

我穿上了春送的裤子走到池边,发现她们已经在水里,向我招手。

纵身跳如水中,我迅速游到姐妹俩身旁。

两个小时过去,训练的人陆续散去,池中只有我们和其他少数人。管理人员关掉了多数照明灯,留下正中的一盏亮着,游泳池里一下变得昏暗起来,一、二米以外的人就晃如在雾中。

春是一个游泳好手,不停地在水中来回浮游。我有些累,和菡站在池边等。

菡离得我很近,几乎贴身。我突然产生冲动,一把将她搂住,吻了过去。

「想要?!」菡耳语。

我的鸡巴涨大着贴在她的腹部。

她拉我游到没人的角落,将我的鸡巴掏出来,头潜进水下一口叼住套弄起来。

很快地我反应达到高点,她抬头出水缓气时说:「千万别射了,我也想要。」

春似乎发现了我们,游了过来。

「我们回去吧。」菡说。

「对,到宿舍去洗洗,池水不净。」春附和道。

第一次去女蓝的宿舍,上楼时我有些紧张。春似有觉察,说:「没事,刚比赛回来,好多人还没有归队。」

春的寝室里一共四张床,布置的十分整洁,没有丝毫多余的装饰,到处充满着运动活力,人人婷婷开唯有一个床头放有一个大型的布老虎。

「春属虎。」菡对我说。

「你们先休息,我去洗澡,待会没有人了你们再去。」春说着端起面盆关门出去。

菡转身将我推倒在春的床上,撂起裙子,原来她竟然没有穿内裤。她一把将我的短库退至膝盖,一口含住我的鸡巴吮吸起来。开始我有些担心春进来,但是很快便勃起在她的嘴里。紧接着,菡一屁股坐在我身上上下动起来,并很快进入亢奋状。受她的影响,加上特殊环境里性交产生的刺激,我也迅速地射了。

由於刚游过泳,加上又做完爱,我竟一下就睡了过去。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我朦胧地意识到有人在轻声说话,清醒过来。

睁开眼,看见室内灯已灭,窗外泻入的亮光下,菡和春正坐在床头悄悄话。

我的裤子已被穿好,身上盖着一条毛巾,屋内散发出淡淡的香气,两个沐浴後的女人坐在一旁。

一切,使我彷佛置身梦境。

「你真的这么爱他?」

「……唉,有些东西说不清楚,感觉!我和他在一起感觉特好,在别处是怎么也找不到的。」

「我不太懂。是不是因为你的处女是给了他?」

「不完全,我和他在一起觉得自己是真正的女人,我能享受到快感、高潮!和那个人没有,只有一种被奸的感觉,完全是为满足他的性慾。」

「这个好像有点道理。我从来没有感受过什高潮,只是偶尔觉得里面很痒、很热,刚有点感觉,小付就射精了。每次都是这样。这是不是高潮呢?」

「不!高潮应当是欲死欲仙、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嘴喘息、每一寸皮肤都触了电……」

「啊!!!我从来没有这种体会。」

女人们在性经验方面的交流永远比男人直率,她们几乎无所不谈,哪怕是做爱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丝感受、每一份快感,都会彼此共享。

「刚才我好像看见你从他跟前水里钻出来。」

「是,我在水里和他口交。」

「啊!……」黑暗之中,我仍然能觉察到春一脸的愕然。

那晚,菡与春的窃谈因发现我醒来而中断,也就彼此告别分手。

一周午後。

我在菡家中和她做完爱午睡正酣。

房门突然开了。

肯定是菡的包身老公回来了!我猛地惊醒,从床上一跃翻身而起,抓起扔在地上的衣裤欲奔向卫生间。同时,菡也被吓醒。

「你这个坏蛋,不敲门就进来,想吓死我们?」听见菡的戏谑声,我才回过神来。

原来是春开门进来。她有这的钥匙,原本我们都知道,菡曾告戒她开门时一定要先敲门,以免误入引起尴尬。今天,不知是她忘了还是故意为之。

场面的确令人尴尬,我和菡均一丝不挂,春进退两难。

毕竟是姐妹,双方心有灵犀。

「春,进来吧,别不好意思,他光着屁股你那天晚上不是也看见过嘛」春犹豫着,还是关门进来了。我连忙钻进卫生间去。

刚才和菡完事後就睡了,现在觉得下身有些不适,我便打开水冲洗起来。待洗过穿戴齐整又才回到卧室里。

菡光着身子穿上她的睡袍,乳头、阴毛隐约可见。

她们彼此对对方的裸体早已见惯不惊。但是,毕竟我在场,春似乎有些自然,见我出去脸一下就红了。

菡此刻也起身下床走进卫生间,撂下一句话:「我洗澡,你们先聊聊。」聊?聊什,怎聊!

尴尬语塞中,春在卫生间叫我:「把我的衣服拿进来。」我连忙藉机离开。

实在是因为突如其来,毫无思想准备,才不知所措,颇为尴尬。

当晚,我们在菡家中一同做饭晚餐。饭後,大家又打开啤酒长应畅饮直至深夜。

「太晚了,我该回队上去了。」「呀!过12点了,队里早就关门啦。」菡下意识地看看表说。

春楞了,望着我们不知如何是好。

菡若有所思地说:「就住这,别走了。」当时,我心里面突然泛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似是而非。

菡拉起春一同进了卫生间,不知俩姐妹在里面说了些什麽,那谈话内容对於我至今仍然是一个没有揭开的秘自拍偷偷拍密。

他们出来後,菡说,你睡沙发,我们睡床。

灭灯後,她俩宽衣躺在床上说着悄悄话,我睡在沙发了想听却听不清楚,迷迷糊糊中,我胡思乱想了一阵便进入了梦乡。

彷佛之中,一处风景入画的地方,我裸身舒适地躺在如茵的草地上,两个身材修长,相貌美丽的女人在我左右,一个在温柔地吻我,另一个在吮吸我的鸡巴,俩个人还不时亲热地说上几句自己的感受……

「别怕,你把它含进去,会有非同一般的刺激。」我猛地清醒。

是菡在说话。她抱着我的头在怀中,春傻呆地蹲在沙发前,正看着我的下身。

原来,我的裤子已被脱去,鸡巴硬硬的挺立着。

见此情景,任谁也难以自禁。我全然不顾地翻身下地,一把搂过春按在地上狂吻起来。

春开始挣扎着反抗,但是在我赤身裸体的强行进犯下渐渐地被唤起了身体内潜藏的本能反应,任我为所欲为了。菡在我一阵粗鲁地放肆之余,把我放平在地,咂咂地吮吸我的鸡巴,并抓过春的手揉搓我的睾丸。

这是我平身第一次和两个女人在一起亲热,兴奋异常。

我早已熟悉的菡的身体,便把将春抱起扔在床沿。

春被刚才的口淫场面所震憾,失却了自我与羞涩,阴道里满是潮湿。我一下就顺利地肏进她的小屄。

当着菡的面,我紧一阵慢一阵地在春的小屄里里肏着,充分享受着润滑、温暖的快感。菡就躺在旁边,一会我探头过去湿吻她,一会又把春的乳头吸进、龇舔。

美哉!妙哉!

这种与两个亲如姐妹的女人交媾的感觉难以用任何词语描述。

菡毕竟是经历了两个男人,性的慾望强烈,眼见我在肏她的好姐妹,自身更是慾火焚身。

忽然,她把我从春的身上推下,骑在我胯上,把着我的大鸡巴,一下子坐进去,在我怀里疯狂的上下套弄起来。

春是单纯些,见此状便不知如何是好,手足无措。

菡动着,轻轻叫唤:「春,亲他、亲他!」我忙揽住春的脖子深吻,迷乱中的春本能地伸出舌尖,被我一下噙在嘴里吮吸。

三人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喘成一团。

春不知何时双臂紧紧把我的头抱住,我的手也忙不迭地左右捏搓她那对乳房。

一会,我又坐起身,将春抱在腿上让她的阴道向下套住我的鸡巴,端起她的屁股上下套弄着;一会而又插入菡的浪屄疯狂地猛肏……这场三人做爱性交持续了好一阵,我最终难敌。当我叫唤着:要射啦、要射啦!春立刻抽身弹起,我鸡巴发射了,菡连忙把它含住,任我在她嘴中完成了射精。待我疲软下来才放口。

过後,我和春不时地约会肏屄,春说是我让她感到高潮的乐趣。我们三个也曾有过多次三P交媾。

如今,这两姐妹均已经嫁人,从而也就断了联系。

每当我回想起那些令人销魂的情形,总是有许许多多的、挥不去的甜美。
【完】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上一篇:寝取妈妈 下一篇:我和母亲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