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人妻意淫  »  三美行

上一篇:女犬宠物饲育 下一篇:青梅竹马的爱情

三美行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粗长的肉棒在小穴中快速抽弄着,女人被耻辱的摆成「V」字型,双腿紧紧盘在男人的肩上,两个肥大的乳房随着姦淫的动作在胸前乱晃,长髮搭在秀丽的脸庞边,脑袋无力的摇摆着,小嘴里发出一阵阵悦耳的吟喔:「用力,插死我,小穴好爽,呃……啊啊,又要洩了」。男人的动作随着浪叫声越发加快,火热的肉棒将阴道旁的嫩肉都操得翻了出来,淫水顺着火龙流出穴外,濡湿的阴毛闪闪发光。

「啪,喔……」,一条白线射上了电脑屏幕,挡住了还在做爱的男女,「妈的,又射了,什幺时候我才能真正搞上一次啊」?纪军啐了一口,他是一家小公司的职员,已经二十初头,却还是处男一个,虽然有女朋友,可对方还不愿献身给他。

「算了,去找文姐要点吃的」,文芳是纪军的邻居,虽然只有三十一二,可丈夫却已去世多年,平日纪军就爱到文姐家中去蹭几餐饭吃,而文芳也把纪军当弟弟看待,还给了他房间的钥匙。

纪军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咦,怎幺会没人呢」。突听「哗哗」的水响传来,原来文芳正在洗澡,往浴室一看,玻璃门上一道婀娜的女性曲线若隐若现,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纪军不由嚥了一口口水。「好美啊」,一时色胆兴起,蹑手蹑脚走到浴室外从门缝向里偷窥,只见一具白嫩的酮体在水中起舞,修长的玉腿,美丽的背脊,更有那一对肥大的奶子,和腿根处那一片带着水渍的阴毛,中间一条细缝在水流的沖洗下不断开合,纪军的呼吸顿时粗了起来。

文芳其实早就知道纪军开门进来,只是以为他来吃东西(确实如此),所以没有叫他。可这时却感到身边有一道炙热,带着肉慾的目光盯着自己。偷偷一瞟,便看见门外一双贼眼正在窥看自己的裸体,只让人浑身发热,腿脚发软。文芳已经三十多岁了,正是需要肉体滋润的年纪,可丈夫已死,阴道已有好几年未曾迎接肉棒的宠幸,整个人都处在找男人的淫蕩和守身的道德交战中。

这时被纪军肆无忌惮的看了自己的酮体,淫蕩的思想顿时毁掉了理智,只想和自己视为弟弟的纪军来场盘肠大战。不由扭动娇躯,将雪白的肉体完全呈现在第四色色人纪军面前,两条修长的大腿轻轻摩挲着,将小穴有意无意朝门缝一露,双手故意在肥嫩的胸部和挺翘的臀部上揉捏,把成熟女人的魅力发挥的淋漓尽致。纪军在门外偷窥本已面红耳赤,更受到文芳有意的撩拨,更是慾火焚身,一边继续偷窥,一边抽出早已硬挺的肉棒套动起来。

文芳听到门后纪军渐渐变粗的呼吸声,自己也是淫水直流,温热的水流沖在阴唇上,打得小穴酥麻无比。再也忍受不了啦,文芳猛然打开浴室门,故作惊讶的叫了起来,只吓得纪军慌忙摀住她的小嘴,胯下悬着的肉棒也贴在文芳的大腿上摩擦。「文姐,是我,我……我对不起」,纪军已被吓得手足无措。

文芳故作害怕道,「小纪,你要怎幺样,快放手」,口里虽然叫着别人放手,自己的手却攀上了男人的腰际,大腿夹着肉棒有意无意的搓弄,一双大奶子抵在男人坚实的胸口上,这番挑情手段岂是血气方刚的纪军能抵挡的了的。

「文姐,求求你,让我……我……干」,纪军将文芳推在墙上,一只手还捂着她的嘴,另一只手则在背脊和挺翘的屁股间抚摸,「好美,文姐你好美,我要你」,粗涨的肉棒在阴道口乱顶着,却找不到入口,粗壮的大腿将女人紧抿的双腿顶了开来,小穴已变得宽鬆潮湿了,一条淫秽的液体悬在肉棒和洞口只见,不能再忍了,文芳体内积蓄了数年的慾火已经彻底点燃,小嘴微启,将男人的手指含在口中允吸,纤手抚上了那让自己燥热的肉棒,引导着塞入小穴中。

「啊,好粗……噢,弟弟,干我,快用力」,淫蕩的声音再也压抑不住,修长的玉腿攀上了男人的腰,屁股随着操弄用力摆动。「快,你的棒子好粗啊,我早该要了,喔」,已顾不上羞耻,雪白的奶子在男人强壮的胸肌上磨蹭,小穴的肌肉不断收缩吞吐着中间的阳具。

「姐姐,好爽,干穴好爽啊」,纪军的屁股用力挺动着,将自己硬挺的阳物一次次用力插进阴道深处,直觉龟头被一团火热的嫩肉包裹着,一张一弛,彷彿有无数张小口在吸允一般,手掌猛地抓住了一个奶子用力揉了起来,嘴含着另一边的乳头咬弄着。

「啊,疼」,胸口传来一阵阵胀痛和男人用力过猛的拉扯感,可小穴中的淫水彷彿更多了。用力夹着肉棒,小腹飞快的挺动。「好爽,干死我,用力干啊」,又是重重的一顶,龟头结结实实的插在子宫上。「啊,我要飞了,好……喔……好棒」,如潮的阴精包住了火烫的肉棒。「唔,我也射了」,交合的男女终于缓缓倒了下来。

「文姐,我……对……」,纪军搂着虚软的文芳。「别说了,文姐喜欢被你操,以后你随时可以来找文姐,好弟弟,你刚才把文姐操得好爽,你满足吗?」

「当然,我也干得好爽,文姐的小穴好紧,好棒」,淫蕩的对话让刚刚缩小的肉棒又鼓了起来,四房播播婷「好粗,好长,没想到弟弟你又这幺大的东西,否则我早就找你干我了」。小手抚上肉棒,抓住阳具上下套动着,雪白的长腿在男人腹部摩擦。

「文姐,我要」,虎臂一展,抱着文芳迈进卧室,雪白的肉体摊在床上,两腿大张,阴道还不断分泌着激情的淫液,男人的手指插进了小穴,在阴唇拨弄着,抽插中带着片片浪水。「好弟弟,快给我,我受不了啦」,手探向男人的肉棒,往自己的小穴里塞,男人不为所动,手指的抽插却更加快速。

「说,我是天生淫妇,说啊,说了我就给你」。不行,说了就会永远受他控制了,可小穴的酥痒让人难以抵抗,「不要,求你快给我吧」,双腿早已分开,小腿盘上了男人的虎背,屁股拚命向上扭着,吞吐淫秽的手指。男人突然抽出手指,插进微喘的女人的小嘴,「快说,我是天生淫妇,不然就不肏你」。带着骚味的液体随手指的抽送在小嘴里流过,女人的神智已经不清醒了。

「我……,我是天生淫妇」,小穴又分泌出更多的淫液,嘴巴无意识的允吸男人的手指。「大点声」

「我是天生淫妇」,女人喊了出来,两手紧紧捉着肉棒。

「我干死你」,纪军也忍受不住了,肉棒飞快的在宽鬆的阴道里抽送,女人美丽的脑袋被刺激的左右晃动,长髮披散在被单上,「我是天生淫妇,好爽,顶到子宫了,啊啊啊」,小嘴里不断逸出淫语。纪军将两条长腿扛上了肩膀,将潮湿的阴道更加暴露,肉棒疯狂的抽插着,双手抓住两乳拚命揉捏。「操死你,看我用肉棒顶死你」,女人的臀部随着入屄飞快的挺动。「啊,不行了,我要洩了……」小手突然紧紧抓住了床单,阴道的嫩肉猛力收缩着,将男人射出的白浆吸进小穴中。

「妈的,真爽」,想起昨晚的精彩和今早文芳的口交,坐在办公室里的纪军不由浑身燥热,肉棒将西裤顶了起来,毕竟第一次就碰上那样淫蕩的尤物可不简单啊。

「阿纪,想什幺呢,去吃午饭吧」,小美打断了纪军的绮思,她是倚天空客的头号美女,也是纪军的女友,穿着得体的套装,高挺的乳房将衣服顶起,依稀看得见两个暗红的乳头,修长的大腿露在裙外,略窄的套裙将挺翘的臀部曲线显现出来,美丽的大眼睛正盯着纪军狐疑的看着。

好美,尚未完全清醒的纪军抱住不知所措的小美,将高耸的臀部放在电脑桌上,大嘴覆了上去,左手隔着衣衫揉捏挺立的大奶子,右手却将窄裙捲到腰际,粗壮的大腿将小美抵在桌上无法动弹。「你干什幺,啊,不要」,小美挣扎着,却不知何时傲人的双峰已落在男人手中,阴道也开始分泌出淫液,「这是什幺感觉,好……爽」。

「啪」,清脆一响,纪军脸上多了五个指印。「我……」少女的矜持让小美推开了纪军。「你这是什幺意思,你是我女朋友,为什幺不肯让我碰你」,纪军愤怒的甩开大门向外走去,「大不了回去找文姐」。

「啊,嗯……啊」,纪军推开文芳的家门,一阵熟悉的淫喔声便传入耳中,「难道这淫妇敢找男人?」

纪军愤怒的推开房门,却见文芳正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浑身布满细汗,靓丽的脸上满是淫蕩,双手握着一根长长的电动棒正在抽插自己的阴道。「纪,啊,你回来了,姐姐昨天被你操的好爽,今天你一走我好想你,所以……」,文芳看着纪军羞涩的说道。「快给姐姐,好吗?」

尚未排出的慾火让文芳彻底丧失了理智,抱着纪军的大腿哀求着,朱唇隔着裤子咬着坚硬起来的肉棒。

「这才是女人」,在小美处熄灭的慾火又燃了起来,纪军飞快的脱掉裤子,将鼓胀的肉棒狠狠插进了文芳的小洞。「插死你,要你装清纯,淫妇」,身下的文芳彷彿变成了小美,纪军拚命的抽插肉棒,发洩自己的慾望。

「啊,好爽,小穴好爽,比电棒爽多了」,得到阳具的文芳拚命的挺动着屁股,双手抓着自己的奶子使劲揉搓,「啊,用力,插死我啊!」

三十如狼,果真不错啊。

侧头在架上自己肩膀的长腿上舔了一下,又成功引起身下女人的颤抖,纪军猛地将文芳翻转过来,命令她趴跪在床上,从背后插了进去,结实的腹肌打在紧凑的屁股肌肉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好爽,用力顶,快……快……噢,用力啊!」

文芳声嘶力竭的喊着,努力收缩阴唇,夹着男人的肉棒,不肯让阳具从阴道抽出。「啊,是什幺,啊……」

下方的阴道突然被突开,一个长棒物顶在子宫,与男人的肉棒前后夹着花心顶磨。

「太爽了,我不行了」,疯狂的摇动屁股,抽动小穴,小手紧紧抓着床单,文芳转头向后看去,只见纪军手持电动棒从阴道前面插了进去,肉棒仍在臀后抽动着,电棒与阳具同时用力顶在阴道的最深处。「啊,不行了,我要飞了」,如潮的快感从体内传来,子宫已经不能再酥软了。

「啊……」又一次的前后夹击,淫水狂涌了出来,阴道的嫩肉死死夹住了两根棒子,身体有规律的颤抖着,「好爽,我被你操死了,喔,不要……」。阴道的快感又强了起来,原来男人打开了电棒的震动开关,小穴里的嫩肉还在淫蕩中又一次蠕动起来,纪军抽出肉棒晃到文芳的脸前,「文姐,给我舔」,粗大的龟头抵在小嘴上,牵着缕缕精液。

「唔,嘶……嘶」,小嘴被充满了,火热的肉棒在口中抽送着,女人已无法抵挡上下同时的姦淫,香舌捲住口中的阳具舔弄着,贝齿也在棒身上轻咬,阴道则紧紧包裹着电棒,随着震动挺动身体。

「蕩妇,用力舔」,毫不吝惜的扭着女人挺立的奶子,即将爆炸的感觉让男人锁着胯下的眸首,在小嘴中疯狂抽送着肉棒,「唔,啊……」,射了,一条白线飙进了女人的口中,无法容纳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下,又是一层收缩,小穴无声的崩开,再次攀上了高潮。「好爽,好棒」,满足的眼泪滑落脸旁,感激的舔着沾满精液的肉棒。

「姐姐,谢谢你,只有才对我好」

「怎幺,和小美吵架了?」

软软靠在男人结实的怀里,纤手在肉棒上抚弄着,「她和我谈了三年恋爱,却总不让我碰她」

「那是她没準备好吧,文姐教你这样……这样……」

「谢谢文姐」

「只要你经常来陪陪我,我就满足了」。

「叮叮铃」

「我是纪军,哪位?」

「阿纪,是我,我向你道歉」,小美柔柔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嗓子有些沙哑,显然刚刚哭过。

「你找我干幺,还想修理我吗?想装圣女去找别人吧!」

欲擒故纵,这也是文姐教的招数之一,「我可没那幺多三年陪你白耗。」

「对不起,是我的错!」

小美又哭了起来,「我想见你!」

「算了,别哭了,我正在家里,你还是别来,免得我又想抱你」,果然和文姐说的一样,纪军暗喜着。

「不,我马上就来」,电话挂断了。

「文姐,你也在啊」,小美怯怯地走进房里,青春的吊带上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32D的豪乳被紧绷的上衣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苗条的腰上繫着长仅遮臀的迷你裙。

「小美,我听小纪说你们吵架了,便来劝劝,年轻人应该好好相处嘛」,文芳将小美拉到一旁交谈着,顺便给纪军打了一个眼色。

「啊,用力插,我要你的肉棒,操我……喔,好爽」,屋里突然充满了淫蕩的叫床声。怎幺回事?小美疑惑的闻声看去,电视里两女一男正在纠缠着,男人的肉棒在屏幕上看来是那幺巨大,硬挺的在女人敞开的阴道里抽动,淫水裹着的阴毛却被另一女子含在口里舔吸着。「想不想要啊,文姐也会帮你舔的,纪军的棒子可比那个还要大呢」,文芳抱住愣住的小美,手从衣襟处伸了进去,在乳头上画着圈圈,长腿也挤在小美的腿间,隔着裙子和肉棒摩擦小美的阴道。「嗯,文姐,你……不要啊」,小美呻吟着,娇躯却无法摆脱文芳的控制,只能紧抿着双腿扭动。「小美,小纪他让文姐又重新尝到了女人的快乐,你就不想要幺?」

轻轻咬着小美的耳珠,文芳的手指探进了内裤,却发现内裤里还有未乾的余渍,「原来小美你刚才爽过啊,是不是想阿纪呢?」

原来小美在办公室里被纪军挑拨后,体内的慾火却无法宣洩,只有在厕所里用手指将高潮释放,可是那被男人强要的淫慾感觉却让初尝情慾的她无法满足,这才会鼓足勇气来找纪军。

「喔,不要,文……阿纪,救我」,手指伸进小穴了,紧紧的抿着双腿,却将手指送的更深。

纪军在旁看着文芳挑逗小美,早就硬起了肉棒,大步走向小美,双臂一抱,把小美和文芳都搂在怀中,肉棒隔着裤子在小美的屁股上磨蹭着,两只手却在文芳的臀部上游移。「不要,啊,底下流了什幺,啊」,小美叫喊着,阴道里分泌出许多的浪液,身后的肉棒顶在屁股沟里,小穴李的手指还在抽弄着淫水,更何况奶子也在文芳的挑弄下越发胀大。是时候了,文芳脱掉外衣,未着内衣的酮体露了出来,胯下的阴毛密密麻麻,沾满了淫水,纤手一勾,小美的内裤也被脱掉了,臀部一顶,肥大的阴唇紧紧贴在小美的小穴,柔软的阴毛不断摩擦着,高耸的奶子也紧压着小美的玉乳不断旋磨。

「啊,啊,不……」,怎幺可以这样,小美挣扎着,可身体却在文芳的淫弄下放蕩起来,「屁股上是什幺,好烫」,小手摸了过去,「天啊,怎幺会这幺粗?」

惊吓让小美忘记收回放在肉棒上的小手。「喔」,本就硬胀的肉棒被小美的冰冷小手一摸,纪军不由闷哼一声,忍不住了,猛地扯掉小美肩上的吊带,高耸的奶子跳了出来,双掌在文芳和小美两对肥大的奶子上使劲揉捏。小穴好痒,被文芳玩弄的淫洞酥软无比,急需什幺东西来填充里面的空虚,对,就是手中的肉棒。

「我要,把你的棒子给我」,淫慾让清纯的小美抛开了尊严。

「你不是装圣女吗,现在也要我来插,我偏不给,整死你」,双手更用力的扭着小美的奶子,肉棒高高翘起,在小穴外面轻轻点弄,却不肯插入。

「求求你,我不行了,要,啊!」

惨叫声划过,紧绷的阴道突然被火辣辣的痛苦所笼罩,「不要,快抽出去,啊啊!」

「插进去了还想不要,我抽死你」,纪军捉住小美的细腰,臀部用力挺动着,把火热的肉棒送进了阴道深处。「小美,忍一忍就会快活死你,你看文姐想要还没有呢」,纤细的手指在自己的小穴抽送着,另一手则用力搓揉着肥大的奶子,腿根的淫水狂洩,文芳娇喘嘘嘘的对小美说着。「啊,要高潮了」,手指插得更快。

好像不那幺痛了,还有一点点爽?屁股开始自动前后扭挺,肉棒的活动越来越快,小穴已经变得宽鬆了。

「舒服吗?」

「嗯?」

女孩的矜持让小美无法回答,但下身疯狂的迎合已经说明了一切,「啊,好棒!」

「舒服吗,说!」

男人突然停止了抽动,「啊,舒服,舒服,快动啊!」

屁股向后用力挺着,奶子上下波动,晃得彷彿要掉下来一般。

「舒服就叫,我要听你叫」,把女人的手放在她的奶子上用力捏着,胯下的肉棒把阴道顶在墙上前后抽插。

「好爽,用力,我爽死了,啊啊啊!」

屈服了,小美发出淫蕩的娇啼,穴壁的阴唇却更紧的夹住肉棒,「插死我啊,我爱大肉棒」,再也不拒绝了,主动抓着奶子,疯狂扭着身体,花心被肉棒刺穿了,「啊!」

好爽,好美,整个人都要飞了,高潮后的躯体再也无力支撑,缓缓顺着肉棒滑了下去。

「真没用」,扭着奶子,纪军抽出湿淋淋的肉棒走到文芳身前,提起一条玉腿,从小穴刺了进去,「啊,啊,好弟弟,用力插啊!」

丰富的前期早已让阴道充满了浪液,方便肉棒的抽插,「文姐,你的阴道好紧,夹得我好舒服」,把两条弹性的大腿抗在肩上,狠狠咬了一口,纪军猛烈的顶在阴唇上。「啊,啊,太爽了,只要你舒服我就爽了,嗯,快点……」,文芳拚命的摇动着肥大的屁股,努力吞吐着肉棒,「不行了,啊,又洩了」,用力抓着男人的肩膀,小穴扭曲着,彷彿要把男人的射精完全吞进体内。

「好棒」,舔着肉棒的秽物,「弟弟你真棒,把我和阿美都操得好爽,你满足吗?」

「当然,有你们我就满足了」,又一次覆上裸女,惹得美人再次狂洩。

第二天再纪军的办公室里,纪军坐在办公椅上,小美跪在地上口交,一双小手紧握着粗大的阴茎缓缓抚摸,不停上下抽动,把赤红的包皮翻进翻出,露出巨大的龟头,几滴乳白色的精液已跃跃欲出。

灵活的小舌在棒身上来回舔弄,肉棒沾满了唾液,最后小美张口把肉棒吞了进去,模仿阴道的动作允吸阴茎,感到肉棒已经越来越大,裙下的内裤也湿透了。纪军看着小美在自己的胯下摇摆着,美丽的脸蛋上充满淫蕩的表情,肉棒被一种温暖包裹着,「太爽了」,纪军抱着小美的脑袋,用力往腿根一推,肉棒深深插入小美的喉咙。「喔……」,嫩嫩的喉管被顶的有点痛,可一股男人的气味在嘴间发酵,让腿间的小穴更加潮湿。

「阿纪,干我,我要……」,吐出肉棒,小脸紧紧靠在上面摩挲,饥渴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纪军,「怎幺?忍不住了,要插吗?」

「要,要」

「插哪里?」

「插……插下面」,被淫慾控制心神的蕩娃什幺话都说得出,主动解开了上衣的纽扣,两团雪白的乳房被包在红色的蕾丝胸罩中,分外诱人,短裙也在俏臀的扭动中捲到了大腿根部,露出淫蕩的丁字内裤,浪水已经渗出裤边沿着大腿滴了出来,内裤正下方显出一团黑色。

纪军淫笑一声,「小淫娃,看我整死你」,猛地一提,将小美拉到自己的大腿上,火热的肉棒隔着内裤在阴道前抽动,大嘴沿着锁骨滑到乳房上,喊着乳头用力允吸,把整个乳晕都挤得散了开来,手指则滑进内裤在小穴口抚摸早已湿透的阴毛。「不要,那里会湿」,私处被男人掌握,小美只能扭动屁股微微挣扎。

纪军抽出被沾湿的手指,伸到小美眼前,淫蕩的浪水悬在指头上发出淫秽的光芒。

「看,这是你流出的,想不想尝尝」,好邪恶,可怎幺会如此让人兴奋,顺从的把手指含在口里,浪液流进口中,有点甜!人也有点晕晕沉沉的了。「怎幺样,味道不错吧?」

用力揉搓奶罩中挺立的乳头,下身却用力往上一顶,坚挺的肉棒几乎要把内裤都顶进小穴里。

「啊,快干我啊」,小手胡乱的在男人身上摸着,屁股往下挺动,就这样隔着丁字裤套弄起肉棒。「真是个小淫娃啊」,命令人扶着大楼的落地窗站好,双手分开小美白嫩的大腿,把褪下最后一丝遮掩的私处展现在窗下经过的人们面前。「不要,会看到啊」,好刺激,可仅有的一丝矜持让小美扭动着想抿住双腿,可就在此时,男人的阳具猛地从后面插进了小穴,「啊,啊,用力,好爽,快干,干死我把……」

阴道中的快感让小美疯狂摆动着屁股,阴毛在玻璃上摩擦着,小手却反在背后抓住男人的阳具用力往小穴里塞,「真是太棒了,好……爽,啊,用力,你好强啊……」乳房贴在落地窗上,男人的大手罩在上面用力捏着。「叫啊,我就是要让你看看你的浪样,小淫娃,大声给我叫啊!」

加快了姦淫的速度,肉棒飞快的在阴道中穿梭着,结实的小腹打在女人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响声,猛地把小美的头髮一扯,用力在美丽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啊,痛」,被虐待的小美浑身一颤,阴道却也一紧,把阳具困在温暖的包围中,「不行了,快用力肏死我啊,喔……」洩了,小美的小穴淫水狂涌,沾满了肉棒,也随着抽插流到了屁股上、大腿上,还有……纪军的脸上?

纪军跪在地上,伸出舌头用力舔弄着阴道口的朱蒂,大手抓着一把阴毛摩挲着,用力一吸,吞下一口甘甜的浪汁。「太爽了,我不行……又……又进去了,洩死我吧……啊,啊!」

疯狂的摆动着屁股,眼泪都爽的流了出来,口水也顺着嘴角滴在身上,阴道里的抽动让人无法抵挡。「我还没射呢!」

把女人拉得跪在地上,肉棒又一次兇猛的刺了进去,就那样互相跪着做爱,无法阻止的快感又一次把小美拖进了肉慾的深渊,雪白的裸体像一条肉虫一样在纪军的胯下蠕动,口中已爽得叫不出声,只能随着快速的抽插发出阵阵快乐的低泣。终于,肉棒又一次重重顶在花蕊上,将一股又浓又白的精液射进了女孩深处,小美被爽得哭了出来,阴道用力夹着肉棒摇摆着,把男人的精液吞进阴道的深处,双腿夹着纪军的虎腰不断抽搐,和身上的统治者一道泻出真元,享受高潮的快乐。

就这样,纪军夜夜和文芳、小美两人享尽淫乐,午休时则和小美在办公室偷情,入屄的技巧可说是一跃千里,次次都将如狼似虎的文芳和初识情慾、精力旺盛的小美姦得小穴狂洩,娇声求饶。可说是享尽艳福,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还有一个女人会加入他们的生活。

宁芬,二十二岁,倚天空客老闆的女儿,今年刚从国外求学归来,任副理一职,平日冷若冰山,和美丽活泼的小美同样艳丽无比,但因性格原因,只能屈居美女榜第二位,故对小美一直抱有成见,欲找茬将其开除。

这天中午,宁芬因加班中午未回家吃饭,想抓紧时间检查一下公司职员的工作情况,可在经过纪军的办公室时,却听见里面传出阵阵蕩人的呻吟和男人沉重的喘息声,怎幺回事?宁芬悄悄从门缝往里面看去,天哪,两具裸体互相纠缠在一起,女的肌肤白嫩似雪,大腿纤细修长,根部一团漆黑如墨的细毛,沾满淫水,又白又大的奶子高高挺起,上面却还覆着一双巨掌揉捏搓弄,再往上看,美丽的小脸……啊?

那不是小美吗?没想到平日清纯的小仙子居然如此淫贱,大白天居然和男人在办公室偷情,看不收拾你。

正欲推门而入,可是一阵浪叫却阻止了前进,「啊啊啊,不行了……嗯,好爽,哥,你的棒子好粗,顶得我好爽啊……」,这幺丑陋的事有什幺好爽的,好奇心让宁芬又低下头向里窥看,只见小美攀在男人身上,双腿紧紧圈住了男人的臀部,把男人抵在墙上,纤细的小腹飞快的摇摆带动丰满的屁股前后挺动,又大又软的奶子正被男人含在口里,上面沾满了唾液的痕迹,一双小手则紧紧抓着双肩,籍着男人强壮的身体挺动娇躯,眼角渗着泪水,小嘴还在不断呻吟,吐着浪语,脑袋彷彿发狂的摇摆着。

「她的屁股怎幺摆的那幺快?」

仔细向小美的臀部看去,一根又粗又长的黑色棒状物在小美的阴道里飞快的抽插着,把小穴外的阴唇都操成了艳丽的粉红色,每一次的深入都带出小美一声满足的歎息。天哪!那是什幺?那幺长和粗的东西在阴道里难道不痛吗?偷偷瞟向肉棒的主人,一身结实的肌肉,身材高大,大概有1.85把,难怪能将娇小的小美抱在怀里姦淫,面貌似乎很英俊,略带邪气的脸庞散发着无比的魅力,胯下粗长的肉棒更是勇猛无比。

轻轻碰了碰自己的小穴,嗯,好酥,双腿险些软掉,怎幺好像还有些液体从小穴流了出来,粘在腿上好不舒服。「啊……我要死了」,怎幺回事?迅速看去,只见小美紧紧抱着男人浑身颤抖着,奶子在男人的胸膛上摩挲着,阴道仍夹着肉棒不愿放鬆,怎幺我也觉得……兴奋?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宁芬紧抓着衣领跑回办公室,脑海仍然充满了刚才的画面,双手不自觉的探入裙底,这……怎幺内裤会是湿的?我怎幺这幺淫蕩,宁芬羞愧的哭了出来,可小美和纪军做爱的影像却再也挥之不去。

当晚,宁芬洗完澡粘在卧室的落地镜前,92-49-92的魔鬼身材在镜中一览无遗,未着寸缕的酮体充满了淫邪的魅力。这是我第一次看自己的小穴呢,从镜中看着自己胯间的黑色森林,浓郁的阴毛排成三角形,中间一条淫靡的肉缝,在洞口还有一粒小肉珠随着微风抖动。「这幺小的阴道怎幺能容纳那幺大的肉棒啊」,纤细的手指情不自禁的伸向胯间,在阴毛上抚摸,着是什幺感觉?

好麻、好痒,不小心碰得阴蒂一颤,整个人彷彿被电击一般抖动不已,好爽,手指用力按着阴蒂揉弄着,喉间溢出一阵阵呻吟,看着镜中自慰的自己,我这是干什幺,可手指带来的快感却让人不能停止。那是什幺,为什幺会有水流出来,一条浪液渗出肉缝,沾湿了宁芬的手指。

我好淫蕩啊,镜中人的脸上春意盎然,那是我吗?中指缓缓伸进阴道里,有点紧,可很快在淫水的滋润下宽鬆了。

「啊,嗯,爽啊」,开始叫春了,没想到小穴竟然能挤进一根手指,而且好爽,彷彿要把阴道里的嫩肉吸出来一般,难道那肉棒插进来的感觉比这更爽吗?手指越插越快,喔……不行了,我要爽死了,手指好像变成了肉棒在阴道抽动。「啊,啊,爽……爽啊」,第一次达到高潮,居然是用自己的手指,看着镜中沾满浪水的大腿,宁芬第一次觉得好兴奋,也好淫蕩。

第二天中午,宁芬匆匆租了几盘A片带回家中,「啊,好强,用力,我要洩死了」,女主角淫蕩的叫声和夸张的姿势让宁芬面红耳赤,天啊,腿怎幺可能折到背后,手指无意识的在阴道中扣挖,手掌摩擦着阴唇,大奶子在床单上磨蹭,好爽,宁芬已被淫慾控制了心神。那个男主角的棒子好像还没有纪军的长,阴唇被操得翻过来了,倒在床上看着电视里正在姦淫的男人,自己好像变成了女主角,而男主角居然是……纪军,小穴彷彿正被那又粗又长的肉棒姦淫着。啊,喔,不行,还不够爽,又伸入一指,还不够……

抓过身旁的遥控器插进了阴道,喔,好粗啊,屁股摇摆起来,另一只手用力揉搓着乳房,冰冷的遥控器被温暖的阴唇纠缠着,「啊,啊,爽死了……」

和电视中女主角同时叫出声了,阴道一阵抽搐,高潮过后的宁芬看着手中沾水的遥控器,天啊,我都做了什幺,脑海中却浮现出纪军英俊的脸庞和粗大的肉棒,「好像要」,带着满足和羞愧的泪水,手指仍插在私处,宁芬缓缓的睡去。

接下的数日,宁芬在偷窥、A片、手淫中饱受淫慾的折磨,而在自慰时脑海里总不自觉的想起纪军强力姦淫小美时的勇猛,让人如火焚心,直到这天机会来了。

「纪军,开会时间马上到了,请做好準备」,宁芬推开纪军的办公室门走了进去,「又是一个想见他的借口」,宁芬自嘲着。

咦?怎幺纪军的呼吸那幺重,难道生病了,迅速步到纪军身边,「天啊,你们在做什幺?」

还沉迷在淫慾的二人被猛然惊醒,躲在桌子下替纪军口交的小美将脸靠在纪军腿上不敢面对宁芬,而纪军俩忙站起来欲解释,可却把依然硬挺的阳具露了出来,还顶在近在咫尺的宁芬的大腿上,引得她浑身一颤,淫液骤得一洩,「就是它,好像要」,盯着赤裸的肉棒,宁芬说不出任何话。纪军慌忙把肉棒塞进裤子里,坚挺把裆部撑得老高,「副理,你听我说,我们……」

「别收起来,我要」,宁芬在心中吶喊着,淫水流得更猛了,透出内裤流了下去,纪军的话一句也没听进去。

「副理」,纪军还在解释着,却觉得裤脚被拉了一下,低头一看,小美正指着宁芬的大腿窃笑,顺指看去,只见一缕白浊的浪液顺着大腿发出淫靡的光芒。

「难道……」,纪军心念一动,突然伸手在宁芬的屁股上一抓,将她搂入怀里,好软好大,「啊,你做什幺,快放开我,不然我要叫了!」

宁芬在纪军的怀里使劲挣扎着,可心中的恶魔却让她就这样沉沦,纪军邪笑着伸出一指,「副理,你流了这幺多水,就不需要我帮忙吗?」

把浪液在宁芬的小嘴一擦,把女人的屁股紧紧贴在自己的腰部,肉棒隔着衣裤在女性的私处摩挲。

「不行了,底下好爽,我要……」,淫慾战胜了廉耻,男人的挑逗比自己手淫强了无数倍,臀部开始不自觉的摆动,让阴道收到更大的摩擦,「奥,不要,放手啊!」

柔弱的低吟没有任何说服力,反而更加刺激男人,「不要?可你把我的手夹得那幺紧,我怎幺放手呢?」

什幺!我夹他的手?天啊,他的手什幺时候按在我的阴唇上了,好痒,快用力啊,把我的内裤脱掉,屁股疯狂的扭动着,脸靠在纪军的肩上,想要阻止溢出口的浪叫,浑身酥软无力,只能随着纪军的手掌颤抖,突然,屁股一凉,天,内裤被脱了。「阿纪,副理的内裤很风骚喔」,小美把宁芬的内裤脱了下来,在手上玩着,还用力嗅了一下,「好香喔,宁姐的浪水滋味肯定不错吧」,脑袋沿着修长的大腿舔了上去,香舌在小腿、屁股上舔着,最后顶在粉色的阴唇上用力吸允,把浪水吞进了嘴里。

「啊啊,不要,那是什幺,啊……」宁芬被阴道快感彻底淹没了,肥大的奶子也在此时落入了男人的大嘴,上面沾满了唾液。「好髒,好爽,我……我要,干我吧!」

这是失身也没什幺好说的了,被上下玩弄的感觉让宁芬急欲得到纪军的肉棒,两手无力日本 色情的抱着小美的脑袋,将其往自己的小穴按的更深。

「副理、纪科长,开会了」,门外的叫声惊醒了淫蕩的三人,我都干了些什幺?恢复神智的宁芬倒在纪军身上嘤嘤哭着。「别哭了,刚才不是很快乐吗,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是呀,纪哥哥的棒子可厉害了,总是把我和文姐操得爽死过去,有你我们就能报仇了呢!」

纪军和小美纷纷安慰着宁芬,过了半晌,才有纪军扶着腿脚酥软的宁芬往会议室走去。

是夜。「我们回来了!」

纪军抱着羞怯的宁芬走进了房间,小美和文芳纷纷迎了上来,「宁姐,以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阿纪,你小子不赖啊,又钓着一个这幺漂亮的美眉」,两人叽叽喳喳的便要脱宁芬的衣服,吓得宁芬直往纪军背后躲。「你们别闹了,小宁还是处女呢」,纪军说出宁芬刚才告诉他的事,「你俩乾脆表演给小宁看看,谁演得好,我就赏她五百大棍」

「好哥哥,赏给我吧!」

小美抱着纪军的大腿,用口咬开拉链,在棒身轻咬,眼睛充满了淫蕩。「小美怎会如此淫贱,好像小狗一样」,宁芬的身体也燥热起来,双腿无意识的摩擦着,小穴开始分泌浪液了,美臀抵在纪军的裆部,「怎幺这幺热啊,让人想脱掉所有的衣物」。

纪军踢开小美,笑骂道:「小淫娃,快去,否则我三天不干你」

「什幺吗,有了新人就忘旧人」,小美口里嘀咕着,却还是听话的爬到文芳身边,「芳姐,阿纪不要我了,你可要痛我啊」,像一只慵懒的小花猫,小美窝在文芳怀里摩挲着。

文芳将小美拉起,樱唇霎地贴了上去,香舌微吐,在小美口中挑逗着,不时把那条小舌也勾出唇外,在外面舌战。过了一会,两人不再满足口上的淫戏,双手在对方身上抚摸着,欲解开衣裙,文芳把小美的热裙捲到腰际,伸手在肥大的圆臀上捏了一把,「小浪蹄子,又穿着这幺淫蕩的内裤啊,来,让姐姐满足你」,纤手在仅能遮住小穴的丁字裤上一勾,便将小裤裤褪了下去,中指狠狠的刺进小穴抽动起来,每次抽出还不忘在阴蒂上拨动一番,爽得小美弓起身子,头高高昂起,发出放浪的叫床声。文芳乘胜追击,低下头去,在小美的阴唇上不断挺动小舌,舌头捲成筒状在阴道里又刺又舔,配合着手指的抽送,在小美身上製造一波又一波的狂野高潮。

「啊,用力,刺进去啊,好爽,嗯……文姐,你的舌功越来越棒了,弄得我好爽啊,啊啊!」

小穴抽搐起来,双腿紧紧抿住,把文芳的舌头和手深深夹在阴道里,浓浓的阴精源源不断的流入文芳口中。真香啊,嚥下一口浪水,文芳起身脱掉衣服,胯下的阴毛已滴满了水珠,缓缓落在地上,拨开小美的大腿,将小穴压在小美的私处上,两团濡湿的阴毛紧紧贴合着不断摩擦。左手抱着小美的一条玉腿不断抚摸,偏过玉首在大腿上舔着,右手则按在自己肥大高耸的乳房上用力揉弄,口中也开始发出激情的呻吟。小美当然无法逃出文芳的控制,大张着双腿,流满浪液的阴道使劲挺动,可爱的阴唇一张一合操得翻了开来,两手在地上乱摆,奶子就像溜溜球一般上下摆动,「喔,爽死了,我要死了,文姐,快用力啊!」

纤足猛地一直,显示了主人的高潮。

好淫蕩,观战的宁芬心跳加速,胯下淫水乱涌,酥胸急速起伏,就连被纪军拉在腿上也不自觉。「看来我还不如两个女人有魅力喔」,调笑的在女人耳边哈了一口气,把耳珠含在口中一咬,害得怀中美女一颤,成功回过神来。

「你什幺时候……」,看着男人和自己赤裸的肉体,宁芬嚥下一口唾液,双手抚上男人古铜色的健美肌肉,火热的肉体贴在一起引发出阵阵淫潮。纪军把手绕过宁芬的小腹,拨开了胯下的肥大阴唇,手指伸入其中快速抽插,另一只手在美乳上使劲抓弄,无恶不作的嘴则在女人的背脊上允吻舔吸,製造出一团团吻痕,留下满背的记号。

「啊啊啊,不行了,要爽……哥,快干我啊」,阴道中的嫩肉使劲吸着手指,「比我自己做时爽多了」,肥臀左右摇摆着,修长的双腿不知不觉敞了开来,骑在男人粗壮的大腿上前后摩擦。手指越动越快,越进越深,「啊,快,再快点,我要洩了」,屁股用力夹弄手指,猛然一紧,喉咙溢出一声尖叫,「啊,爽……太爽了,好舒服」。等等,刚才好像还有一声尖叫,是谁呢?撑开爽闭了的双眼,朝前看去。

上帝,她们在做什幺?只见小美和文芳正上下挺动着,两个阴道间,居然有一根……电动棒?塑料的电棒不断震动着,上下两端被两个淫蕩的小穴包裹着,两具美丽的胴体不断起伏,四座丰满的玉乳紧紧挤压着,装作男人的文芳在小美身上用力挺动肥臀,把电棒吞进吐出,每次深入,两人都发出癡迷的浪叫。

「我要,我也要棒子干小穴」,宁芬盯着纪军的肉棒,双眼发出无声的邀请。

「想要,自己做」,把宁芬的小手放在粗大的肉棒上,从桌上取过一瓶液体,在小穴上涂了一些。「这是圣药喔,保证你爽歪歪」,被擦了印度神油的阴道好像被万蚁叮咬一样难受,双手拚命抓住肉棒上下抚摸,好痒,忍不住了,提臀顶在阳具上,双手拨开阴唇坐了下去。「好痛」,破身的痛苦抵不过春药和慾火的折磨,忍着剧痛套弄着肉棒,紧绷的小穴在肉棒进入的一剎那登上了第一次高潮。

纪军不给宁芬丝毫的喘息,双手托住女人的屁股,臀部飞快的向上挺动,把肉棒一次次用力插入阴道,双手抓住女人的奶子使劲扭咬。「不行了,好爽,用力插啊,插死我把!」

屁股越动越快,「啊,我要洩了,爽……爽死了!」

初次被肉棒顶上高潮,宁芬爽得哭了出来,阴道还紧紧夹着尚未射精的肉棒。

「纪哥哥,你好强啊,操得我好爽」,躺在男人怀里撒着娇,「我还没射呢,还能干吗?」

轻轻点点头,宁芬把自己彻底交给了眼前的男人。纪军把宁芬放在地上平躺着,自己坐在肥大的屁股上,把肉棒从后面狠狠插了进去。「啊,啊」,好爽,这是什幺姿势,好像骑马一样,而自己就是一匹母马,无力摆动屁股迎合肉棒的抽插,只能大声喊出自己的舒爽,「大肉棒,插死我吧,我是马,是匹母马,快点肏死我」,肉棒又一次深入,顶在子宫里,连续百余下重击后男人射了,又浓又白的浆液射在花心上,女人只觉一股暖流袭过,阴道又一次收缩,人精疲力尽的缓缓睡去。

纪军又抓过已高潮数次的小美和文芳,再次与她俩缠绵,又分别射了一次后才相拥而眠,临睡前还把疲软的阳物塞进宁芬的小穴中。从此,四人过着夜夜笙歌,白天偷情的放蕩生活,在倚天空客形成一则佳话。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上一篇:女犬宠物饲育 下一篇:青梅竹马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