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青春叛逆  »  干爹干我

上一篇:西洋美女莫妮卡超短裙美丝高跟[24P] 下一篇:丰满还是坦克[20P]

干爹干我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我是个快要升大三的学生,我家住台湾南部的一个小乡村,父亲是一个保守的国小老师,妈妈则是家庭主妇,家庭生活小康。三年前我考上了台北某公立大学,我的名字叫小君。


  我在台北没有亲人,父母在景美帮我租了一间色综合天天小套房,一个月连水电和网络费总共一万元,虽然很贵,可是父母说没关系,他们不要我和一堆人住在一起,他们说人太多住在一起很麻烦,现在的女大学生很乱,爸妈怕我被别的女学生带坏,所以宁可多花一点房租费租套房给我住,有时假日父母会上来台北看我。独居虽然很单纯,但是也给了我极大的生活空间,让我有机会为所欲为。


  大一打工时,我认识了一家中医诊所的医师,其中有一个推拿师在我上了大二时认了我当干女儿。干爹在一家推拿的中医诊所工作,他是推拿师,我和干爹认识了两年多。


  大一时的暑假我在北投一家电子公司打工,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一家中医诊所门口,而干爹就在那家中医诊所担任推拿师,有时候下班时,干爹他们中医院的医师们没客人时,会走出来站在门口聊天或抽烟。


  就这样,我时常在下班时会看见他们那些中医师,而我每次经过诊所时看见他们都会笑嘻嘻的,日子久了,他们那家中医院里的人我都认识,院长看到我时也都会和我打招唿。他们看到我每天笑嘻嘻的样子很可爱,总是在我下班时间都会一起站在诊所门口等我。


  暑假快结束时,干爹送给我一瓶灵芝,那是健康食品,他说我一个人在外面住,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健康,我听了好感动。接着,院长和诊所的一些医师们也都送了一些健康食品给我,我不好意思收下,但是他们说:「没关系的!阿妹,如果你用得不错,记得帮我们介绍人来买就好啦!收下!收下!能认识是我们大家有缘,还和我们客气什么?」看到大家对我这么好,我也就心领的收下了这一堆的健康食品。


  大二暑假时又我去那家电子公司打工,于是和中医诊所的医师们也更加熟悉起来。干爹时常带我去买一些生活用品,有时也会买衣服给我,而他对我的好并没有要求回报,让我更加的感动,干爹为了不让我不好意思接受他的好,于是认了我当干女儿。


  但是在几天发生了一件不可告人的事,这是我的真实故事。2008年9月21日,这一天是星期日,上午十点多,干爹打电话找我,说他们诊所公休,他与诊所的几位同事想来我家泡茶,问我方不方便,我一口马上答应了。


  约一个多小时后,干爹和他的三个同事来到了我家,因为已经接近中午用餐时间,干爹他们顺便买了一些酒菜来,我也准备了许多茶点打算在饭后和他们聊天和泡茶。


  干爹的三个同事我都认识,一个是四十四岁的林叔叔;一个是三十一岁的陈大哥,另一个则是五十二岁的吴叔叔,他小干爹两岁。他们一边看电视,一边听他们在讲推拿的技术,老人家们讲着讲着,便个个在吹嘘着自己的技术如何如何的强,于是,是后我干爹对我说:「阿妹,这样好了,我们四个人都帮你推拿一次,让你来当评审,看我们哪一个人的技术比较好。」我笑着回干爹说:「老爸,我又不懂,怎么当评审呢?」然后陈大哥接着说道:「很简单,你感觉我们哪一个帮你推拿时比较舒服,哪个技术就是最好的!」「老刘,你先上,你是她干爹!」四十四岁的林叔叔嘲笑的说着。


  「好吧!」干爹回应着,便起身朝我走了过来说:「阿妹,来!你趴在沙发上,我帮你推背。」我一听便问干爹说:「为什么要趴着呢?」干爹说:「因为趴着比较好推拿。」我便依照干爹的意思趴在沙发上让干爹推拿。林叔叔和陈大哥以及吴叔叔三个则在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


  我趴在沙发上让干爹推着推着,感觉很舒服,潜意识里闭上眼睛享用这免费的按摩推拿之术的服务。干爹一边推拿着我,一边还和他们的同事聊着天。


  不知不觉的,我差点就睡着了,直到干爹告诉我说:「阿妹,现在要轮到腰以下的推拿了哦!」这时才没睡着,我立即回干爹说:「好!」然后继续闭目养神,享受这推拿之乐。其实说是推拿,倒不如说这是按摩还比较真实一点。


  当我闭目养神中,隐隐约约感觉全身突然热了起来,说不出的感觉,很美妙的感觉。接着,干爹又告诉我:「阿妹,正在要推拿大腿以下了哦!」我一听便要起身,告诉干爹说:「不要!」这时大家都笑得好大声。


  干爹看我不想要再继续给他推拿了,便低头告诉我说:「阿妹,不要怕!不会怎么样的。我是你干爹,你是我干女儿,我们又不是外人。」我想想:『也对!』于是又趴下来让干爹继续按摩。


  当干爹的手开始摸到我大腿内侧时,软软的沙发顺着干爹一上一下的按摩而起伏着,不知不觉一股成人综合网热流涌上胸口直达全身。渐渐地,我感觉到下体有东西流出来,心想:『噢!不要停!』我的大腿被干爹按摩得欲火焚身,相信此时我的脸都早已通红了。


  此时干爹可能已经查觉到我的变化了,他低头问我:「阿妹,舒服吗?」我直点头:「嗯,舒服。」干爹一听,手又往我大腿内侧向上探去,每探高一些便问我:「推这里舒服吗?」天哪!我全身欲火在勐烈地狂烧着,没想到竟然被干爹按摩会让性欲大发,顿时已经不顾自己和干爹的关系了,我淫荡地发出:「嗯……嗯……」的低吟。


  干爹见状又低头对我说:「阿妹,舒服吗?」我又直点头。


  干爹说:「舒服的话就叫出来没关系,我们是父女,又不是别人。」在客厅的林叔叔和陈大哥以及吴叔叔,他们还在聊天聊得很大声,显然他们并没有发现我现在淫荡的样子,因为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大,加上电视机的声音,所以一时还没发现吧?


  干爹也发现其它人并没有注意到我们两个人,于是动作更大胆起来,手越来越往我大腿内侧的上面摸去,最后,干爹的手拨开我的内裤后直捣我的阴穴,一只手指头轻轻弄我的阴唇,天哪!我已经全身又麻又酥了起来,淫水早已犯漤成灾了!


  干爹用中指摩擦我的阴核,无名指和小指慢慢地直捣我的阴穴!天哪!我从来没这么快感过。干爹长期帮人家推拿的关系,他的手指又粗又大,被干爹的两根手指头这么一进一出的摩擦,加上阴核不断地被干爹的中指摩擦着,简直高潮到了极点。


  接着,干爹另一只手偷偷地伸进我的乳罩中,轻轻摸着我的乳头,这使我再也顾不得在场有四个男人了,终于不断发浪的叫着:「嗯……嗯……」我已经忍不住叫出声来,从「嗯……嗯……」变成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淫荡得再也不管什么了!此时我的意志越来越薄弱了,竟然产生一种想被干爹大干一场的幻想!我好想把手伸到后面抓着干爹那根肉棒!


  而干爹也感觉到了我现在的需要,他又低着头告诉我:「我们去房间,我同事都在看着你呢!」这时,我才感觉非常羞耻,于是马上起身进了房间,干爹跟了进来。


  一进房间,干爹便急急地脱掉了我的洋装,我一丝不挂的站在干爹面前,任由干爹全身抚摸。虽然干爹的老态让我心中感到很恶心,但此时被干爹弄得全身发浪,生理需要让我顾不得那么多感受了。


  干爹把我推到床上,脱掉了他身上的衣服,把我整个人压在下面,继续按摩我,只是刚才在客厅只按摩背部和下体,进了房门就方便许多,他可以尽情地按摩我的前面。


这里只有精  干爹趴在我上面,又揉又捏又吸着我两个敏感的乳房,此时我的乳房和乳头早已开始变胀、变硬……接着干爹改变姿势跪在床边,然后把我一丝不挂的身体往床缘边拉下来,让我的上半身在床上,下半身在床下,他拨开我的双腿,跪在地上用舌头轻轻地舔弄我的阴核,还不时将舌头插入阴道里搅弄着。


  我真的不想让干爹干,这样以后我怎么做人啊?心中虽然这么想着,但是生理的需求却让我失去了理智,竟然一直期待着干爹快拉出他那一根热热的肉棒,然后狠狠地往我淫穴里干下去!噢!是的,此时我只想被干,不管跪在我大腿内侧那正又吸又舔我热磙磙阴穴的舌头是谁的,此时,我只想被狠狠地干一场!


  「来吧!干爹,快来干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骚穴完全崩溃了!」干爹的双手并没有闲着,继续搓揉着我的乳头。


  「啊……啊……不要停!干爹,不要停!」我失态的叫着,感觉得到我的淫穴中已经淫水波涛汹涌的直流,但是干爹那根肉棒还没有动静,春心荡漾的我已经接近疯狂了!我越叫越大声,也顾不得客厅里那三个干爹的男同事,林叔叔和陈大哥以及吴叔叔他们是否听到我发浪的淫叫声了。


  「干爹,快~~我要!我再也忍不住了!」


  干爹很坏!他明知道我要他干我,可是却问我:「阿妹,你要什么?说!」「干爹,你好坏!」我答着。


  干爹从地上站起来,用他那又粗又大的手抱着我的腰说:「快!说,你要什么?告诉干爹,我们是父女,没什么不能说的啊!快说!我的小公主,你不说,我要出去和我同事聊天了哦!」「干爹,你好坏!人家……人家……人家想要嘛~~」我发嗲的小声说着。


  「想要什么啊?说啦~~」干爹捉到我现在的弱点,知道我现在欲火正在狂烧着,直逼着我说出我想要被他干的话来。


  「人家……人家好痒啦~~干爹……」我只好求干爹了。


  干爹见状还不罢手,他接着问我:「阿妹,你哪里痒?要干爹用什么帮你止痒呢?」「干爹,你真的好坏!人家下面痒啦!」「这里吗?」干爹又用手指搅弄我的小骚穴的问着我,我直直点头。


  「啊……啊……啊……啊……好舒服……别弄了!啊……别停,我快死了!啊……」我再次高潮的受不了。


  「阿妹,说求求干爹快干我!不说我真的要开门出去了哦!」干爹轻轻的对我说。他要我说出:「求求干爹快干我!」干爹说完把脸贴向我的乳房中间,两只手用力把我的乳房挤到他的嘴巴里,粗暴的吸吮着我又热又硬的乳头,我快要瘫痪了!


  「啊……啊……啊……干爹,我快要死了~~求求你快干我!用力地干我!快!快……」现在我只想被干!和谁都行,我已经发疯了。


  「干爹,快!快插我!求求你!干爹~~」我现在骚得像一条发浪的母狗。


  「啊……啊……啊……啊……啊……啊……啊……求求干爹快干我!啊……啊……啊……啊……啊……啊……」我刚说完,就听到「噗嗤」一声,干爹的大阴茎用力插进我淫穴了!


  「啊~~」我大叫了出来。刚刚被玩了那么久,现在真的被干了,简直就是上天一样。


  「啊……好舒服!不要停!用力……啊……干爹,用力插我,我快死了……啊~~啊~~啊~~啊~~干爹,用力!用力一点插我!干我!快!再快一点!干爹~~」我发疯似的语无伦次的淫叫声越叫越大声,再也顾不得被客厅那三个男人听到了,反倒心里还有一种欲望,希望他们听到我此时淫荡的叫春,天哪!我淫荡得就像一个娼妓!


  「干死你!啊……阿妹,你好会夹,好紧,啊……」干爹爽到不行了!


  「阿妹,干爹想要干你一辈子!好爽啊~~要射了!我不行了……啊~~」干爹大叫一声,买单了!但是,此时的我还要更多。


  「人家还要嘛!人家还要嘛!干爹~~干爹~~」我发嗲的拉着干爹摇来摇去,但是显然的,干爹已经不行了,累得说不出话来。


  干爹累得趴在我身上休息,不管我苦苦的哀求着他起来再干我。几分钟后干爹起身穿好衣服,说:「阿妹,干爹老了,不行啰~~下一次吧!来,起来,穿好衣服出去,客厅里还有同事呢!不能一直丢下他们不管吧?」干爹穿好衣服便打开房门出去,不料当干爹打开房门时,正好撞上他三个同事。原来他们三个男人早就站在房间门外偷偷的听我们大战的声音,而且,我还没把衣服穿上,全身仍是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发浪,这个样子全被他们三个男人看得一清二楚,我觉得好丢脸!都快羞耻死了!


  干爹看到林叔叔和陈大哥以及吴叔叔三个男同事站在门外,便大声骂他们:「你们在干什么?去去去!去客厅泡茶去!」然后把我的房门关了起来。


  「哇!老刘,你真行!连你干女儿都上了!你还行吗?哈哈哈……」我听到客厅中的三个干爹的同事在取笑我干爹,这时我更不敢开门出去,打算等他们都走了再出去,我想以后我再也不敢见到干爹的这三个男同事了。


   【完】

上一篇:西洋美女莫妮卡超短裙美丝高跟[24P] 下一篇:丰满还是坦克[20P]